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擊的吶喊聲

2019/10/17 — 12:00

【文:石黑】

九月十四日遮打花園十二萬人在一排搖旌下呼叫口號,搖的卻是別人家的國旗。從未見過一個城市唱別人的國歌唱得那麼帶情感,這不只痛苦與無助的哭號,還帶著最後的希望與反擊的吶喊聲。是去到甚麼樣的境地才會由一開始明知訴諸外力無效而現在對國際歇斯底里地吶喊?

香港人崇優,盡受英美思維培訓五十年,既與北面神洲人民隔膜愈深,就不會覺得會有北人站在正義的一方,就像人們永遠不會要求野獸們能進行邏輯推論。經此一役,就算筆者深諳中國文化與歷史,此生也不會認為自己是個中國人。

廣告

人類歷史上週期性地會出現極邪惡的極權或威權政府作毁滅人類之事,只是港人不幸跌進這個週期之中,成為中共民族逼害政策的受害者之一。我們沒有可以輸的籌碼,因為我們本來就已經一無所有,以前一切安定繁華皆是浮華。試想一下,二十年後極權警察與藍絲廢老都老去死去,剩下的就只有曾受酷型與性暴力的年輕人繼續面對極權的恐怖,這城市還有未來嗎?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議案要分別在美國參眾兩院通常及總統簽署才能生效,而此次議案卻是近年民主共和兩黨難得的默契;總統特朗普亦多番公開評論香港問題,不管評論內容如何,可看出就算獲議會通過《新疆人權法案》的新疆也無受到如此重視,說明美國人甚至全世界都知道香港的重要性。而此議案就是香港人反擊的起點,不但喚起港人不要再對2047存有幻想,也還香港前途問題變成全世界的前途問題。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香港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