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東北撥款遭警毆打 社民連黃永志控曾偉雄 索賠償

2015/2/7 — 17:05

黃永志去年6月20日,再出席立法會外的反東北撥款集會,講述被警方毆打經過。 ( 網絡片段截圖 )

黃永志去年6月20日,再出席立法會外的反東北撥款集會,講述被警方毆打經過。 ( 網絡片段截圖 )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議員助理兼社民連副秘書長黃永志,指去年參與反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集會時,遭警員毆打及非法禁錮,他入稟區域法院,向警務處長曾偉雄索償。至於索償金額,需要與律師商討再決定。

立法會去年6月14日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立法會大樓外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多名市民在立法會示威區靜坐抗議,被警察武力清場,多人被捕、受傷。黃永志事後撰文,披露遭押上警車後,警察拉上窗簾,然後毆打他。

黃永志文章節錄如下:

廣告

….我們這晚經歷了只會在電影情節才會出現的黑幕 — 我們在同 — 警車中的5 名被捕示威者被眾多警員圍毆。

當我及其他示威者一被押上警車,就見有其他警察陸續拉埋窗簾,關了燈的昏暗車廂是為了令人認不清那些警員的面貌?而心裏也有預感會發生什麼似的。我被安排坐在後排,而當警車門一關上、車一開,前面那些警察就像發難一樣,開始向示威者狠狠地拳打腳踢,隱約看見他們扯頭髮、掌摑、打頭等等。同時發狂的警員不斷向我們大叫粗口,問候父母,亦大聲呼喝指問我們是來自哪幫黑社會。到底誰是「暴民」?

初時我隱約看見前面那些警察的暴行,我也就立即被大力打了幾下頭和面,要求我頭要向下,勿望向前。但前面與旁邊傳來大力打頭發出的聲音、連環撞擊的聲音、掌摑的聲音、身體被大力撞向車窗的聲音、心口被打而發出的砰砰聲,這些聲音都太大聲、太熟悉了!我以為只會在電影情節出現,卻竟親身經歷!聽者亦痛!

「哦?你係唔係就係啱啱嗌咪嗰個呀?你頭先唔係好威㗎咩?」然後就聽見一拳的聲音。「出聲啦!做咩唔出聲呀!頭先好多嘢講架你!做咩依家好似死狗咁呀!」然後又是聽到另一次拳打腳踢的聲音。「X 你老母!X 你老母!X 你老母!」又再來另一連串痛入心靈的拳打聲。「你係邊X度嚟?做咩X嘢嚟香港搞我個場呀!你係邊度嘅黑社會呀?」又再來不斷的拳腳聲!

這個車廂裏充滿的是憤怒與恐懼的空氣。那些你只會在新聞或電影看到對被捕者動用的私刑,竟然真的發生在你眼前及身上。我們肉在砧板上,當時警察可以令你恐懼的方式實在太多了,例如:警察問你知錯未。唔知?再打!你唔夠大聲回答?再打!你沒有叫聲阿sir?再打!

….拳打腳踢繼續維持了好一段時間,似乎直到那些警員也累了才減少。下車前,警察也很「關心」大家,例如再三問前面一名示威者面上的那個傷痕是否皮膚爆拆,當他再三回答是,才准許他下車。下車後才在燈光下見到其他幾個同伴,其中一人已被打至披頭散髮、頭破血流,這時,警察倒很關心他,帶他抹去頭上與眼角長長流下來的血迹,才讓他離開警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