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蒙面法對反送中運動有利

2019/10/4 — 17:38

要來的終究來了,林鄭政府果然採納行政會議那班蠶蟲師爺的屎橋,借「緊急法」過橋,立《禁止蒙面規例》,他們大概以為勝券在握,準備開香檳了。

說他們蠢,有很簡單的幾個理由:

一﹑林鄭目前最大的難題是什麼?

廣告

是恢復香港正常的社會秩序。要恢復秩序,唯一辦法是與香港市民和解,市民心裡有火,到處找你麻煩,你如何恢復秩序?沒有反蒙面法,滿街火光,每天傷人捕人,政府固然沒臉見人;立了反蒙面法,可能沒有警民對峙的場面,但很顯然,勇武派不會退縮,他們會找到更多方法去製造麻煩,而和理非也會坐不住,用他們的方式直接與警察交手(太古城數百居民面斥警察的場面以後會經常發生),如此,香港如何平靜下來?

香港平靜不下來,林鄭恢復社會秩序的難度只會更大,不會更小。香港社會無法恢復正常秩序,林鄭在中共眼裡就永遠都是扶不起的阿斗,那她還能猖狂到幾時?即使中共還暫時死抱著她,到第一任完結,她也要收拾包袱走人。

廣告

反蒙面法救不了林鄭,她只是又一次黔驢技窮了而已。

二﹑反蒙面法客觀上保護了勇武派:

本來,在港九交通要道警民對峙,警察佔絕對優勢,他們有武器,可以合法殺人捕人,勇武派很難正面抵擋,每次衝突都以勇武派損失而告終,警察受損程度基本上可以忽略不提。至今為止,已經有一千多前線勇武派被捕,受傷的更不計其數,可以說,反送中運動以來,勇武派損失很大。

現在好了,反蒙面法出爐,勇武派在街面上無用武之地,很難與警察正面衝突,他們正好可以避免更多損失,而採用更靈活機動的抗爭辦法,與警察在港九新界大街小巷去周旋。

試想想,勇武派個個換下黑衣,脫下面罩,人人隱身在人群中,變成遊兵散勇,到某些地方,一轟而起,一轟而散,東幹一票西幹一票,警察聞訊趕到時,勇武者早已逃之夭夭。警察疲於奔命,窮於滅火,警察不在,勇武者自可橫行,警察來了,他們又四散逃逸。因為穿了便服,不戴面具,一閃身就在市民中間消失無踪,再加上市民的主動掩護,警察要抓捕槍擊,比以前更不知要難多少倍。如此,不僅勇武派保存了實力,作更長久的鬥爭打算,警察也無法從反蒙面法中得到什麼便宜。

三﹑反蒙面法一公佈,更多和理非走上前線:

太古城和理非集結對付警察的場面,大家都看到了。和理非動嘴不動手,人人便服一度,直面與警察對峙。他們人多勢眾,警察又沒有理由輕易下手。不論在什麼地方,警察一出現,就在和理非市民的包圍之中,他們施展不開,唯有呆站捱罵,捱到受不了,只好收隊了事。如此一來,警隊由主動攻擊變成被動受辱,要動武又沒有動武的理由,不動武又一肚子氣沒地方出,時間長了,警察也很難頂得住。

連和理非都挺身與警察對峙,林鄭想借反蒙面法恢復正常社會秩序,豈不是發白日夢?

四﹑冤仇越結越深,曠日持久,香港沉淪,等於攬炒:

林鄭想到反蒙面法這個主意,原以為一舉擊潰勇武派,沒想到弄巧反拙,更慘的是,她與香港百萬市民之間的冤仇卻越結越深。官民結難解,社會不安寧,香港對中共的利用價值直線下滑,中共非但沒有從她的反蒙面法得益,反而更惹美英等西方國家反感,隨時有更辣的對策侍候。到頭來,中美貿易談判又橫生枝節,中共吃更多虧,最終,都要拜林鄭所賜。

從一開始,勇武派的訴求就是「攬炒」,起初,「攬炒」的訴求並不太受和理非的支持,事變百日,和理非因政府的冥頑不靈,竟也慢慢接受了「攬炒」的理念。林鄭迫不及待推出反蒙面法,無可避免將香港拖入萬劫不復的絕境,客觀上幫助反送中市民實現「攬炒」的願望,這可是林鄭們始料未及的事。

等到香港社會衝突不可收拾,西方國家群起制裁,中共外資輸入渠道枯竭,經濟如履薄冰時,那時回頭看,攬炒固然會讓香港人承受災難,但對中共造成的傷害,也可能讓他們承受不起。既然非如此不能絕地重生,當然只有抱在一起死,看誰能死過返生。

很奇怪,如此簡單的道理,一條妖法只會「倒自己米」,為什麼林鄭和她的蠶蟲師爺都沒看出來?他們如果不是被仇恨蒙蔽了心竅,一定是天生的弱智之輩。說來也是,如果他們稍微理性和聰明一點,香港也不會給他們搞成這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