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8/10 - 9:30

反送中之源頭減廢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月前看過部落客友人 YFL 的一篇文:當 seafood 老了後,教人怎樣與時並進,優雅地老去,不致淪為人見人憎的老屎忽。

說得文雅一點,即是廢老。

反送中運動漸趨激烈,一眾廢老、廢中的無知,漸漸地浮現,與持相反意見者,掀起一場世代之爭。

廣告

(持相反意見的,不止是年青人,像我輩大叔,或者是一些有腦有思想的老年人,與其說為世代之爭,自從 7.21 元朗恐襲後,應該變成有良知 VS 無良知的對決。)

聽過有不少朋友在社交網站,或者見面時訴苦,與家人的立場相反,每次打開 CCTVB 的新聞,其家人總是大罵示威者;而當我的朋友嘗試與他們理論,最後演變為吵架,不歡而散,連吃餐飯都有壓力。

這是大家最常見的情況,畢竟家人是沒有選擇,沒可能斷絕關係,最多在社交媒體上 unfriend。

與其無了期地吵鬧,不如同化?

我們的一代,或者年紀細我一點的父母,大多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又或者未受過教育(包括我老豆老母,當然有無良知,教育程度高低又不是絕對,你看看那些高官,那位建制派議員就知),面對如此固執的家人,你未必可以在口舌之爭佔上風,但可以在日常生活裡面做點手腳。

(1) 借意幫家人檢查電話。

打開家人的電話,沒有安裝蘋果、立場 app,就幫他們安裝,蘋果要課金?沒問題,幫佢哋比埋又點話;經常用微信,與其同樣地廢的朋友通訊,剷掉它;長輩圖?自己設計一些曲線標語,傳送到他們的電話裡面。

(2) 不看 TVB。

我知這樣是有點難,慣性收視不可能一下子打破,如果沒有收費電視,可以安裝 NOW 或有線,這些錢真的不要慳;否則,看港台或 ViuTV,慢慢地養成習慣,杜絕偏頻的報導。

(3) 如果他們有訂閱報紙,請改訂蘋果。

又是很難的一件事,與看電視一樣,閱報習慣並不能在一時三刻改變,如果你家人只看大公/文匯,難度就高一點;看明報/星島/東方,或者會比較容易轉會。

(4) 停止給家用。

我想是最有殺傷力的方法,說這番話,係要有條件,起碼你居住的地方,是屬於你名下/或者是你負責交租,否則,隨時被逐出家門都似。

以上的例子可用在家人身上,其他人呢?

同事。

不幸地,我的工作環境,絕大部份是藍絲,尤其是下屬,差不多全部都是學歷不高的大陸新移民,同事的 WhatsApp 群組內,有些更經常分享撐警,與及紅媒的假新聞,歪理當真理。

有一次,某同事說示威者是曱甴。

我即係拿瓶殺蟲水給她,著她殺蟲。

「我就係妳口中的曱甴,夠膽妳就噴我!」

結果,此同事被我滅聲。

不合作運動當日早上,有同事因交通受阻而遲到,遷怒於阻礙地鐵行駛的人。

我:「明知有呢啲運動,你哋又要返工唔罷工,好心就早啲出門口啦;或者搭其他交通公具,總有路返,不過呢,呢日遲到係無問題嘅。」

同事:「我點知啫。」

我:「你無留意新聞咩?」

同事:「邊有呀。」

只懂拿起部手機打 Candy Crush,見到示威者佔路又喺度呱呱嘈,明知近期的環境千變萬化,又沒有意識去提高驚覺,真的話你廢,又怕你嬲。

作為上司,我罵完之後,他們會知驚。

陌生人。

最近相信大家在不同地方,總會遇過不少廢老/廢中,舉個例,不合作運動當日,有孕婦在地鐵月台身體不適,造就了一段 juicy 的話題,那些藍色媒體,又有機會大造文章,上演律敦治產科續集。

如果明知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而要非出門不可的話,為何不選擇其他交通公具?或早一點出門?坐的士/call UBER、小巴、巴士,總不是只得地鐵可選擇吧?

腦袋不懂變通,咁你真係好廢。

朋友。

慶幸我個朋友圈子裡面,差不多全部都是同路人,因政見而反面的,暫時未有,只是有些中立的港豬,經不起我在社交網站暗串,對號入座而 unfriend 了我,玻璃心,不只是大陸人,沉默的中立,亦然。

除了一個深藍立場的食友,之前他不時參與我的窮 L 飯局,後來他在其社交網站,發表一些涼薄的言論,最後我忍不住踢他走,禁止他在我的飯局出現。

「我飯局裡面的全部都是你口中的曱甴,你唔好再來。」我在他的社交網站,留下這段訊息。

深藍者(亦可歸裡為陌生人)。

不時在公開場合聽到,這班只會坐在屎坑看世界的廢老廢中,說年青人收錢做嘢,說元朗被打的人抵死,又話送中條例快點通過,行得正企得正,根本不用怕。

其實聽罷不用動氣,你要反擊的話,平心靜氣地攻擊其要害。

「不如我比一萬銀你,你跳落去?」

「係呀,每位示威者都有 $8,000,你又唔參加?莫非撐警會仲多啲錢?」

「你真係覺得行得正企得正無問題,試下你上大陸比人屈叫雞,好彩你走得甩返落嚟,當送中條例一過,你就會被遞解上去,到時你唔好喊。」

「你試下當晚坐喺去元朗的列車入面,比人打到變豬頭,你會點?」

如果他們反駁:「我比人打,都係比班黑衣人累死。」

既然如此,無須花口水同化,直接送去哥連臣角,火化去也。

高官。

一個葉國謙,一個葉劉,說示威者背後有高人支持,說懂得開記招,有贊助,運用社交媒體去通訊。

現在是甚麼年代?這不是只能依靠大台的年代,時代不斷在變,科技日新月異,而這班正享受收成期的廢中廢老,卻企圖去用自己的無知,去妖魔化班年青人,廢到無可救藥。

寫到長篇大論,我都自己覺得寫得有點廢。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