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運動對中國之論述

2019/9/5 — 12:4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鍾廣仁】

反送中運動展開已逾 80 天以上,林鄭月娥政權及相關利益集團不但沒有反省,更逾加瘋狂,壓迫香港市民。加上國內部份國家機器加入,令局勢升級,令本來是一個地區事務,如今已演變成為國家以至國際層級問題。

面對不斷更迭的情況,香港各界,尤其是大部份收到負面影響的民眾,在面對香港自己(勇武、和理非、泛民、溫和建制派、傳統建制派…)、國際,也陸續因應不同形勢,發展出不同的論述,策略和應對。但對於中國,現時的論述則傾向指中國專權、內爭、打壓等條件反射及傳統對抗手段;對於提出論述,與國內非極左勢力,則著墨甚少,多是將中國論述一體化,或視之為權力鬥爭的不同部份,好像沒有打算與國內不同的集團溝通似的。本文試圖勾劃出國內可以溝通或互相利用的『非極左派』,提供一個特別與他們對話的初版的反送中運動論述,務求增加已方勝算。

廣告

對中國論述需要的原因

要維持一國兩制的存在,及其精神。

廣告

很顯然,到 8 月底,香港已失去運作能力,除了日常運作之外,其根本之三權分立制度己經大受破壞。

就算現況不會繼續差下去,香港己經不能再發揮原本的功能、香港人面對的生活、困難將會是無可修復,更何況林鄭政權變本加厲,欲推出如緊急法等惡法、警察濫捕、與黑社會合作等…香港若再不能 180 度改變,無論是現況繼續或再向下沉淪,香港必亡。

影響的不會只是香港,亦肯定會大幅度負面影響中國。中國現時經濟下行情況不樂觀,若失去香港的金融能力,中國就算仍可以應付,也必會大傷元氣;更何況外國勢力必會乘機攪局,影響中國與世界各國的關係及形象,最嚴重的是會否內部也產生危機?

顯然現況對香港和中國也是七傷拳,相信相當部份的香港和中國人不願意有此結局。

但如何能夠避免攪炒?

相信能令國內『非極左勢力』以外的力量,與香港的主流能夠有共同目標是關鍵。沒有他們,必敗;有他們,有機會勝。

他們是誰?他們是否存在?

很簡單,若果不存在,818 時便出解放軍/武警、今天便立即跟據何君堯的說法,出了緊急法了。

其實在 721,情況急劇變差后,林鄭政權、中央政府及建制派發出不同而又相矛盾的訊息,包括梁愛詩、田北辰、林大輝、環球時報的中央政府的較為善意的放話、林鄭、警察、與國營企業有關的企業的解僱、甚至警察在 831 的瘋狂行等。

訊息為何如此混亂?

若不是口蜜腹劍,應該最大的機會是有一堆人將香港推倒,從而不會被清盤/得到利益。仍夢想不會被清盤的,當然是首推林鄭、部份警察吧(雖然怨憤難平,但筆者仍堅持不會 3 萬警察也全有問題。而且這部份有關用辭的論述,也有其重要性,稍后會再詳談)。除了這些人之外,萬一局勢降溫平息,誰最有利?相信是極左的持分者,和在國內現時當權者的對手。

在香港,我們開口埋口說的是黃籃是政見,黑白是良知。但經過 721 後,兩三個星期的發展,明顯地這套論述在國內產生不了作用。那麼國內看什麼?利益。

利益可以是兩面的,包括誰得利及誰受損。

先說誰受損。香港遭殃,中國的經濟一定大傷。就算由今天起,林鄭政權的荒腔走板只此而已,香港的聲譽及營商環境已被她及其羽翼大幅破壞,如果推出惡法,香港的主權、信貸評級立即下跌,金融市場即死。影响香港之外,國內的企業必受重創。中國經濟大傷的話,誰受損?肯定是習總政權吧,輕則民怨四起,聲威受損,重則國家內亂。受傷一定是當權者。

誰得利?當然是習大大的對家。我們不妨想多一層,打擊對手,上兵伐謀,其下攻城。那需要自己出手?借刀殺人,漁人得利。借香港來令中國受創,肯定不是香港人,但更大機會是國內政敵。雖然誰是兇手我們那可以知道(江派、太子黨、團派、其他)?但利益就是令習總的執政困難,已是事實。尤其是愈極端,愈得到利益,這些就是元兇。他們這集團當中,有的是當前鋒爛頭卒,有的是啦啦隊,有的是軍師,有的是阻礙復元的關鍵人物,大概誰有的份,呼之欲出。

重點是中國不是鐵板一塊,而是有不同的利益集團,亦因此,香港人與祖國對弈,也需要靈活,不能當所有人也是敵人。

勝敵益強

知彼知己,才能百戰不殆。香港回歸 22 年,先是經歷泛民代議節節敗退,加上建制派烏合之眾,自主權一步一步下降;14 年雨傘勇武、泛民不容;自決派被 DQ 等,到反送中由勇武的無大台新科技集體人腦式領導、再融合和理非、泛民;附加林鄭、黑警濫暴濫捕、警黑合流,令基層、淺籃以至全加入香港人陣線。其實除了本身的正當性、參與者的創意、決心、正當性之外,更大因素是林鄭政權錯誤百出,令原先不是反送中運動的支持者也促成更大的團結。

但為何沒有拉壟中國?相信主因有四,1.相信中國部份當權者有份參與,沒有信任基礎;2.對國情不熟悉,不知從何入手;3.一國兩制,我們是保持自主權,目標不是改變中國,主守。

我們宜互相學習,尤其是對人的戰爭,跟祖國學習,獲益必良多。其實對家學習能力亦很高,由傳統FB文宣,至各媒介的技法跟足我方,加上錢多,雖然我方仍佔有極大優勢,但不是完全佔據媒介制空權。

但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有極大空間,提供與中國『非極左勢力』對話的論述。

綜觀近月的對家的文宣,不難看到主旋律包括愛國、反獨、穩定、經濟發展等,以上數點是差不多所有對家文宣也見到的元素(曱甴、打警察、廢青等多見於本地極左勢力。這群人不是對話的對像,可以不理),而香港的評論則多將國內影響定性為利益集團鬥爭、權鬥等指涉。

就先當中國不理籃黃黑白,只問利益,將香港前途當作商業談判的話,客觀而言,我們與『非極左勢力』也有不少共通點,包括

非極左勢力        我們必須愛國               除了最近急轉直下以外,很多人也是愛國愛港

反對港獨           主張港獨的,100人也不知有沒有

香港有價值        一國兩制                              犯法要罰

香港有價值        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    犯法要罰

對於大部份香港人而言,首先,要獨立的要求根本不在討論之列,除了本身的務實意識之外,絶大部份人的利益也與一國兩制掛鉤。其實在 721 元朗之前,大部份香港人的共通點也只是接受輕度的衝擊,以保護在當時仍存在的自由、法制、公平等等。就是林鄭政權連同極左反中央勢力,加上濫權警察、黑社會等集團,以破壞香港的手段,短時間及大幅度地摧毁香港的根基,香港人才群起反抗;及至現在,被他們破壞的香港,除了短期以外,中長期赖以為本的經濟、法治等,肯定難以恢復。此現狀無異於香港人親眼目送香港已被推上絶路,所以對香港人而言,再差也差異不大,現在再多壓迫,反抗的機會成本不高;但對於相對反映負面效果的經濟因素包括外商投資、外國勢力利用香港對祖國之攻擊、主權/信貸評級以至對國內企業的沖擊…現在還未殺到來。

此玉石俱焚的結果,在8月至今的局已是林鄭+極左+濫權警察+黑社會繼續加推,坑害香港及中央當權派;當中香港人的角色已經完結,剩下的只是中央當權派會否也決定將香港從世界舞台及中國未來發展中除名。

還可以做什麼?

如果分析正確,身為香港持份者及真香港人,在大方向上沒有太多思考上的煩腦(竟然仍支持林鄭政權 + 極左 + 濫權警察 + 黑社會組群也沒有腦,亦毋需思考)。既然是背水一戰,精力可以放在戰略及戰術上。

在香港內部及國際上,香港同伴表現出色,一起繼續在自己崗位多走兩步一起參與便行了;反而對國內,我們有一大片空間可以發掘,包括:

確定敵人:以戰爭的角度而言,將 14 億人全部歸納為敵人,就算 500 萬是真香港人,與 14 億人鬥,勝算不高。更好的策略是學習祖國的壟略一大撮,打擊一小撮。14 億人是否全是鐵板一塊,還是可以找出一部份我們可以對付的,和能令我們短期打得敗的對手?

直接的敵人不是中國共產黨。

直接的敵人是林鄭政權 + 極左勢力 + 濫權警察 + 黑社會。

敵人的敵人是我們的朋友:確定敵人之后,就可以找敵人的敵人了。

誰對國家有害?誰影響國家利益?誰分裂國家,尤其是國家和香港的關係?誰想攪局攬炒?誰打破國家形象?

他們也常常學我們,我們也可以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

更何況國家不會是敵人,令國家與香港受損的才是敵人。

提出香港對中國論述:

我國文化,博大精深。就以孫子兵法,道者,令民與上同意也,既可以與之死,可以與之生,而不畏危。

國家大事,人人有責。

身為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下,看到自己家園被破壞國家繁榮安定的流氓利益集團恣意妄為,實在不得不站起來,為中國,為香港出力,保護一國兩制,保護國家免受奸人所害。

一切毀壞香港一國兩制的人,包括

林鄭月娥及其主要司局長

極左禍國力量包括梁振英、何君堯等

濫權濫捕之黑警

集體提請中央及與中央當權者有良好關系之管道,要求徹換上述涉事人等,委派商任官員,繼續香港事務,尤其是修補中港關系及回復香港功能。

我們亦必需令國家安心,尤其是和理非先行第一步,提出香港對中國論述,及快速整合團隊(但不與前線切割),向中央確認守護一國兩制的決心。
抽出真正想要玉石俱焚的利益集團,集中與他們對戰。

我們亦有對國家談的正當性,不會被『屈』成極左集團的港獨指控;雖然現在很難(尤其是被對家操控了這麼長的時間,尤其是年輕國家與年輕人的互信基礎被破壞),但不能不做。

今天很多真香港人也義憤填膺,但這個時刻更要沉著應戰。甚至就算在商言商,兩者也是合則利,一起對付分則利的敵人,成功的話,關系可以一步一步修補。

作者自我簡介:從事金融業務,對軍事亦有一定程度認知,關心香港及中國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