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運動必須開闢文攻戰線

2019/7/29 — 18:17

【文:Thomas Tang】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議題已經不再侷限於反送中修例。黑警多次違法開槍及襲擊平民反映警權過大問題;市民將黑警問題訴諸法律顯示監警制度失效;元朗恐襲凸顯新界官警鄉黑問題;沙田衝突中新鴻基出賣港人,提醒我們在重要關頭,地產商始終會站在政權一邊;社會出現 200 萬反對聲音而無一個高官問責下台,更反映民主治港的必要性!

除了繼續在各區以地區議題動員,這場仗究竟還可以如何擴展下去?答案(之一)就是武鬥之餘,開闢文攻戰線,在林鄭正式蒲頭之時,一併痛擊特區政權及其統治盟友,而十月的施政報告正是這個政治機會出現之時。

廣告

可以預期,十月的施政報告一定會開展多項所謂利民指施,同時以「明日大嶼」及大灣區等計劃,製造發展假象,利誘一眾只求食買玩的港豬。如果我們繼續依賴傳統的抗爭模式,等官員先提政策,再提出否定,然後嗌一輪「林鄭下台」,這等同變相承認此政權的合法性。因此,我們必須另闢戰線,一方面繼續推進反送中運動,一方面重奪屬於人民的行政權力。

今年四月,泛民在真假法案委員會爭議中的「繼續開會」行動實現了真正的民主議政;7.21 抗爭者更富遠見地表示考慮成立臨時立法會,捍衛香港民主。我們要將這兩個行動加以延伸,在林鄭十月出招之時,提出《民間施政報告》。事實上,在一眾有心人的努力下,民間社會過去幾年已經在多項政策範疇上取得豐碩的研究成果,並發展出一系列抗衡式論述。我們要乘反送中運動的氣勢,在十月將民間政策研究的成果發揚光大,提出民間治港藍圖,例如改革警隊、改革監警會、廢除丁權、收回棕地(斷鄉黑財路)、訂立檔案法(追究官員責任)、重新審視現有跨境基建規劃、改革市建局、規管二手樓空置(斷地產商財路)、發展本地農業、發展社區經濟、檢視單程證制度、改革大學校董會、改革大學教資會、甚至提出民間立法會籌組方案及民間普選路線圖…… 之後,透過傘運後建立的社區組織網絡,以全民共議形式,討論及對比民間報告與官方報告的優劣,並將市民意見納入民間報告,落實真正的民主諮詢。

廣告

即使現實地說,短期內沒有一項《民間施政報告》的政策能真正實現,我們起碼能夠實驗政策制訂及議政全面民主化的實質操作方式,而這正是落實真正民間自治的重要一步。只要我們將民間政策制訂及議政程序和理念玩得熟練上手,到時民間自治就不再只是口號,而是一套有實質內涵的政治生活模式。正如前線抗爭者在一次又一次的示威中學習如何應對催淚彈、傳物資、築路障,我們也要在未有法律上(de jure)的獨立之前,先玩熟如何實質上 (de facto)獨立自治。

無可否認,所謂「民間」,並非一個同質的群體,而是包含不同的利益,引伸出千差萬異的意見。因此,我們更要百花齊放,要有左翼版施政報告、XYZ 黨版施政報告,甚至連登版施政報告,務求做到給香港人的政策,由香港人提出,由香港人審議。同時,這亦是一個機會,讓民間社會透過上述全民共議的程序,實驗如何民主地商議及辯論,整合多元利益及意見。這樣更可以向政權及藍陣營示範,處理異議是透過理性討論,而不是打壓、暴力和殺戮。

一直以來,特區政權、建制派及一眾土豪劣紳均以「建制」之名,行「專制」之實;以「建設」之名,謀取私利,「破壞」平民生活環境及掠奪港人生活資源。當林鄭希望在十月翻身,我們就要以更大力度反擊,將反送中運動全面過渡至民主自治運動,向特區政權及一眾「專制派」全面開戰,十月圍城,光復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