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運動裡如何在「資源共享」和「尊重作者創作」之間取得平衡

2019/8/28 — 14: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書生支持這場運動裡的「資源共享」概念。所以,除了一些共同擁有版權的文章或作品書生無法個別作主外(例如刊出在收費媒體的文章),書生歡迎任何人「手動轉載」或使用本人關於今場運動的作品,加返一個「credit/來源」給書生則可,甚至若然當初不知來源是書生因而無法加上 credit 的話(例如從圖片中看不出是出於「書生百用」),事後加返就沒有問題。

政治學家 Sidney George Tarrow 認為,「資源及信息共享」是抗爭陣營內部的重要合作元素。當各方愈保留自己的信息和資源,信息愈不流通,將會破壞大家的合作,亦會在多方面影響運動。書生認為,這場運動的特點之一正是香港人拋棄了「絕對私有財產」的觀念,大規模無條件分享各種資源,包括金錢、食水、裝備、影片、圖片、文字和信息。大家不計較個人得失,互相共享資源和補助有需要的人士,這其實在高度資本主義社會裡,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對書生來說,這甚至比運動持續至今更加難以想像,絕對是香港一項奇蹟。

當然,資源共享的基礎是來自於雙方(或創作者)的同意。所以,書生鼓勵大家多走一步,主動分享自己既有的資源或信息給大家,並事先聲明自己有什麼作品可以免費共享。書生也希望大家盡量包容一些轉載者或二次創作者,若然對方不是惡意侵犯版權,圖謀私利,就盡量包容。

廣告

書生試舉兩例,挑戰下大家的道德直覺。第一,在未得同意下轉載對方的圖片或影片,但有加上 credit,這有問題嗎?第二,大家有時會指責為「偷片」(加大字大圖)」或「CAP 圖+COPY 報道內容」(例如為左唔益某些紅底媒體)配上一些個人看法的「轉載手段」,我們應該完全禁絕嗎?若然你兩個答案皆回答「是」,那麼你可能已無法接收原有你接收到的絕大部分信息,因為今場運動裡大量社交媒體使用以上兩種做法,甚至可以說是信息得以廣泛傳播的主要原因。你以為你平時在臉書上看到的影片圖片都是第一手或經過雙方同意才「轉發」的嗎?少年,你太年輕了,答案很可能是相反:幾乎沒有。(例如 01 鬼節係深水埗警署影到有警察「鬼叫」果段片都比好多人加大字大圖係社交媒體度出,大家都係照 SHARE)

書生並不是要大家侵犯版權(但又老實說,書生一直很懷疑所謂知識產權和版權的絕對合法性),也不鼓勵內容農場(但又老實說,你以為傳統媒體沒有內容農場化嗎)。書生絕對尊重創作者的個人努力和貢獻,他們付出了很大的心力在裡頭。我們絕對應該回饋他們,回饋的方式自然是給予 credit(尊重作者創作和努力),同時用實質金錢支持他們(否則無法建立創作誘因)。

廣告

然而,我們也需要開始反思一下那些傳統無法接受的傳播手法。我們正經歷著一個信息革命的時代。傳統媒體愈來愈難生存,正是因為信息傳播的範式變得極為驚人、快速,而且不可阻止。如果用今次運動做例子,大量信息源自社交媒體 tg、連登,他們無論在生產(或再生產)信息的方式、傳播手段和傳播目的皆與傳統媒體不同。如果這些消息發佈者和大家恪守傳統媒體的傳播倫理,將會變得一無是處,亦無倫理可言。

信息共享(資源共享)的概念正是一種回應信息革命的方式。當然,這條倫理界線仍然相當模糊(正因為模糊所以我們常常不自覺陷不一致的取態),甚至在學術界來說也是相當新鮮和激烈爭辯的事情。這場運動裡,如何在「資源共享(從而促進運動)」和「尊重作者創作(同時讓他們獲得收入)」之間取得平衡,是個大家必須要面對的挑戰。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