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運動的新階段與「共和主義」在香港的開枝散葉

2019/8/11 — 10:26

「反送中」運動進入另一個階段,於8.5的全港大罷工和在不同區域同時發生的大型衝突之後,港澳辦於8.6又再一次地針對香港問題,召開了記者會。我們從這次記者會,可以大概知道(或推測得到),中央對此運動,在進入到新一階段之後的態度和應對之策略。

首先,中央很明確說出了,這次運動已經由和平示威,演變到是少數人的「極端暴力」行動,並挑戰了「一國兩制」的原則。中央的此說法或對運動的重新定性,跟林鄭政府之前的記者會一脈相承,並且可推斷他們已經認定這些「極端暴力者」,如同恐怖分子那般(而政府是絕對不會和恐怖分子進行談判及讓步的)。所以,要林鄭答應五大訴求的任何一點,哪怕是要她「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在這一階段已幾乎沒有可能。

其次,港澳辦將抗爭者劃分為前台的「激進暴力分子」,居中的「被誤導之普通市民」,以及幕後的「香港內外的反中亂港分子」;從這一說法,與他們提到的經濟下行壓力(又是用到運動未開始之前的經濟數據來矇騙大眾),與林鄭政府最近的記者會也有著一定的呼應,就是要分化抗爭陣營,將「激進暴力分子」邊緣化(老共很喜歡用的一招)。

廣告

另外於近期之內,雖然我傾向覺得中央是不會出動到解放軍,但這次港澳辦不排除有此可能性,並說什麼14億中國人是強大後盾(可能要更進一步發動對香港的輿論戰和暗中派人下來「攪局」);由此我覺得,中央與他們縱容下的黑警,對這場運動的打壓力度將會更加加大,包括不惜製造白色恐怖(浸大學生會會長因買鐳射筆而被捕),或進行大搜捕、大拘捕。

而在另一邊,抗爭者於這階段之中,也有跟以前不一樣的行動,以希望出奇制勝、扭轉此僵持的局面,這包括:

廣告

大型示威依然會繼承進行,以凝聚士氣、聚焦某一訴求(可根據形勢適時變換),令到整個運動不要「散掉」。但勇武的方向,已經從陣地戰轉變為游擊戰(或較大型的陣地戰次數會變少),皆因政府對付示威者的武力在不斷升級,甚至水炮車都可能即將出動,從而會有更多參與抗爭的前線或「中後防」受傷;再加上具辨認之作用的顏料/液體若噴射過來,會令到大量聚集的人,很難避開,容易使到很多示威者「中招」、及被警方於其它區域辨認得到。且警方拘捕行動會更加瘋狂,而陣地戰又不利於大家撤退,一下子就可能會讓很多前線被拘捕,令到肯去衝的人,將會愈來愈少,抗爭成本卻愈來愈大。

市民到葵涌警署門外聚集,聲援 7.28 上環衝突被捕人士

市民到葵涌警署門外聚集,聲援 7.28 上環衝突被捕人士

而關於這階段的游擊戰,抗爭一方都漸漸明白到它的精髓:並不是要在各區「分散」,卻是要不斷靈活地「游動」!例如他們「快閃」包圍警署,引致警方出動並發放催淚煙驅散,跟著示威者be water地「散水」,令到警方很難地一下子就能拘捕到很多人;且附近的居民會因此感覺被打擾,激起街坊的不滿、或走出來抗議,讓警員產生更大的壓力。而這游擊戰除了在空間上「游動」之外,抗爭者也開始在時間上靈活地「游動」,像他們會不定時地包圍警署,或於一天之內,不止一次地開展「快閃」行動。

其次,抗爭方嘗試了「三罷」,希望給政府造成更大的壓力。但8.5的「三罷」,被不少市民抨擊「阻人返工」、「阻人搵食」,令本來支持「反送中」的人也開始不滿這行動、抗爭陣營開始被分化……但我覺得,「三罷」依然有其進行的必要性(可以每隔三到四個星期一次),且適度地對交通進行阻塞,也是必要的。我們或者從影響效果來說,單獨一天的「三罷」是「象徵性」遠大於它本身對經濟的影響,但若有數十萬人參加,其對政府所產生的壓力,應該是大於現階段那,即使有超過百萬人走出來的大遊行。而在發動「三罷」時,要進行阻塞交通的配合,除了是因為令更多人「被三罷」之外,更重要是為原本想參與「三罷」的人,提供更合理的不返工、不返學之理由或藉口(因為交通阻塞),也同時讓很多被阻塞返工的老闆,能更體諒到自己的下屬,為何會因交通阻塞之理由而不返工。

8.5 三罷,政總,立場新聞圖片

8.5 三罷,政總,立場新聞圖片

至於會讓市民反感的問題,抗爭者可以在繼承第一次「三罷」前的文宣/跪地宣傳之基礎上,再進一步爭取更多市民的理解、並進行更多的醞釀,以及檢討一下第一次「三罷」做得不好的地方;即使肯定會有更多人因此而「割蓆」,或令到本來反對的市民更加反感,但「三罷」確是能為整場運動,帶來類似被電擊般的刺激作用,且能夠更有效地「抵抗」政府想令運動漸漸沉下去的策略。

而當「阻人返工」會失去一些民意支持的時候,抗爭一方也想到了在這階段的不合作運動唔係要影響市民,而係要方便市民!他們提出可通過在「快閃」去佔領紅隧或其它隧道時,「順便」拆走隧道的收費亭,以令到市民過海、過隧道不用付費;又或者通過「癱瘓」地鐵站的方式,促使港鐵可以開放特別通道,讓市民能夠免費搭乘地鐵、並爭取那些更在意自己眼前利益的市民支持。但這樣的行動確實是比較難地去進行及持續、或實現其目的,如「癱瘓」 地鐵站需要很多人去參與,且當地鐵站「人頭湧湧」,給市民的第一觀感就是依然會「唔方便佢」、「阻住佢」,就算真的可以幫他們「慳到」車費,都未必能獲得他們的支持。

而林鄭在這陣子不斷地與商界接觸,並於8.9攜商界一齊出席記者會。她這樣做,除了是想靠經濟的武器來穩定民心、籠絡更多「務實」的市民支持、及希望促使「和理非」盡快「散水」之外,也再一次反映出政府對商界的特別重視,並憂慮他們現在所憂慮的。因此,如我上文提過的,當政府想分化抗爭陣營,其實抗爭陣營也可以反過來去分化商界與政府的關係,讓商界給政府壓力;而抗爭者亦似乎在這階段,更注重往此方向去尋找抗爭的突破口,包括發動「和理遊海港城」活動,以特別的方式去影響商家做生意,從而迫使他們,都成為有訴求要向政府表達的一分子!

但其實在這些刻意去針對商家的活動之外,抗爭一方持續的遊行示威、或於各區的游擊戰等,都會令到商鋪關門、大集團利益受損(市民可藉此「契機」多幫襯小店,使到他們的生意比以前更旺也更有「彈藥」去抗衡大集團的威脅);再加上政府/黑警自己一手造成的黑幫橫行之局面,令到人心惶惶、外商擔憂,而元朗等地區的樓價也開始下跌,影響到大地產商的實際利益。所以要借商界之力量去給政府施壓,不僅是要將矛頭直接對準他們,也需要像上述那樣持續地進行非針對他們的抗爭運動,或引致政府、黑警犯錯,讓商界都對他們的行為產生反感的話,則能夠更有機會,令到政府妥協。

以前的香港人,或許是會偏向對自由主義的追求,而所謂的自由主義,即是強調對個人權利的保障,並在不妨礙其他人的條件之下,給予各個不同的人最大可能的自由。可由之前的反「國教」,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促使香港人從自己的私領域中走出,與其他個體一起去追求及保護大家所信仰的「共善」;而這次「反送中」運動,更是進一步地令到共和主義在香港開枝散葉,不少的香港人都能夠將對政治責任、對社會公義之維護,置於自身利益之上(勇武派可以幫香港人擋子彈,而和理非又會無私地為前線提供物資與食物等),畢竟共和主義認為:「覆巢之下無完卵」,一旦政府、社會崩壞後,所謂的個體自由,也會受到嚴重的干擾。

而正是由於共和主義在香港的盛行,令到公民有更高的道德規範、覺得自己需有更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且凝聚了一種「集體性」的意識、增加了大家對作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與驕傲之感、及對自己故土的精神聯繫與熱愛……這一切一切,都能夠如助燃劑一樣,讓此次運動雖在現時陷入較為膠著的狀態,卻依然沒有就快被熄滅的趨勢;而無論這場運動成功與否,雖然都會重創香港的經濟,但由此令到大家的「集體」意識更加被喚醒、年輕一代的潛力被挖出,卻是能為香港往真正光復的方向,起到了積極的向前推動之作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