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逃犯條例》修訂戰役時序

2019/5/31 — 16:15

【文:莫哲暐】

自十三萬人上街那天起,我便覺得應該要有人記錄整個時序,相信對將來研究會有幫助。由於好像未見有人做這回事,便自己用wisenews尋找主要事件、言論。暫時時序紀錄由二〇一八年二月八日到目前為止。如有錯漏,歡迎指正。當事件落幕,希望可以有完整的時序。

(更新至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二〇一八年

廣告

二月八日,港人情侶潘曉穎和陳同佳到臺灣旅遊。

二月十七日,潘曉穎被殺,疑犯陳同佳潛逃回港。

廣告

三月十三日,陳同佳在香港被捕。

十二月十三日,臺北士林地檢署正式通緝疑犯陳同佳,然而港、臺之間並無引渡協議。

二〇一九年

二月十二日,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和周浩鼎連同殺人案死者母親召開記者會。該母親表示希望修例堵塞法律漏洞。李慧琼表示希望各黨派支持修例,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

二月十三日,政府召開記者會,宣布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容許「一次性」移交逃犯至無長期協議的地區,包括中國大陸。

二月十四日,保安局展開為期只有二十日的公眾諮詢。

二月十五日,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討論修例。涂謹申批評做法是衝擊法治。李家超拒絕單次處理臺灣案件,表示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二月十八日,立法會舉行新春午宴,民主派議員集體杯葛。毛孟靜批評修例是賣港最大一招,比《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更嚴重。

二月十九日,林鄭月娥聲稱修例是要堵塞漏洞,並表示收到死者家屬五封信,認為如果社會讀過有關信件,一定會覺得要盡力協助。周浩鼎聲稱修例是要還家屬一個公道。

二月二十日,李柱銘撰文表示,當年起草《基本法》時與大陸法律專家就移交逃犯問題達成多項保障權利的原則,而主權移交後港府一直遵守有關原則。其批評修例是借刀殺人。

二月二十一日,臺灣陸委會表示不同意港府以「一個中國」為前提修例並與其交涉。

二月二十五日,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臺灣對於修例無資格說三道四。

二月二十六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首都開腔,表示修例是為了彰顯公義。湯家驊表示香港多年來未能與大陸達成移交協議,非因兩地法制差異,而是大陸不願意。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表示要視乎修例細節方才可以評論,但認為修例或會影響雙邊協議。


三月四日,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批評政府的建議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違背以往原則和承諾。公會建議修訂《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擴大香港「域外法權」,以處理臺灣的殺人案。同日,條例修訂公眾諮詢結束。

三月六日,民主黨議員涂謹申、朱凱廸議員、人民力量議員陳志全和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赴臺灣與陸委會和朝野政界商討有關引渡問題。美國商會向保安局表示對有關修訂有強烈保留。

三月七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聲稱有關修訂由臺灣提出。臺灣陸委會反駁指責其一派胡言。經民聯建議保安局刪除修訂中有關商業的罪行。

三月八日,有報章報導有商界認為該修訂非中央下旨,因而表達異議。

三月九日,《明報》訪問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陳認為現行逃犯移交安排並無漏洞。

三月十日,民陣和民主派到中聯辦請願。

三月十二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出席南區區議會時,強調修訂通過後,法院會把關。香港眾志成員到場示威抗議。臺灣立法院通過時代力量提出的臨時提案,要求陸委會及法務部積極與香港政府協商,以制定適用範圍僅限於台、港兩地間的逃犯引渡協議。《蘋果日報》刊登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的專訪,林表示修例猶如頭上一把刀,自己無法不思考離開。

三月十三日,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陳智敏表示,在港潛逃的中國重犯達三百人。公民黨楊岳橋議員和譚文豪議員到臺北與陸委會副主任邱垂正及法務部代表會面。兩人引述臺方表示,曾三次向港府求助,未獲回應。

三月十五日,香港眾志成員到政府總部靜坐示威,九人被捕。

三月十七日,中共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表新聞稿,促請外國尊重香港法治和立法規程。

三月十八日,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國會代表團成員訪港,與立法會議員會面,對修訂表示關注,並認為一國兩制受到挑戰。同日,劉鳴煒出席劉慧卿主持的網台節目,拒絕評論修訂,表示「你又唔係唔識我老竇」。

三月十九日,香港總商會與李家超會面。會後總商會主席夏雅朗表示修例不應過急,政府應詳細諮詢公眾。

三月二十日,中華廠商會與李家超會面。廠商會會長吳宏斌會後表示,李家超答應剔除部分與商界有關的罪行。

三月二十三日,歐盟駐港澳辦事處主任促請港府延長諮詢期。

三月二十四日,學術自由學者聯盟聯署反對修訂。

三月二十五日,《明報》刊登臺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的專訪。邱表示,若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將考慮發出旅遊方面的警示

三月二十六日,政府舉行三合一記者會。李家超宣布,剔除修訂中九條有關商業的罪行,並提高門欄,只處理可判刑三年以上的罪行。林鄭月娥稱修例是受到同理心和憐憫心驅使。《星島》集團主席、政協何柱國表示,有商界朋友擔心修例後會被捕,籲政府不要衝擊普通法:「讓香港有良好營商環境,之前有人說在大陸做生意,一回到香港就『成身鬆晒』、如沐春風」。

三月二十七日,公民黨楊岳橋議員提出《要求政府擱置設立中港移交逃犯安排》議案,被否卻。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當地時間二十六日)會見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以及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與莫乃光。佩表示擔心修訂影響在港美國人和企業的利益。大律師公會批評剔除九條罪行未能釋除公眾疑慮。經民聯梁美芬議員在電台節目表示,政府願意剔除九條罪行皆因商界較有實力爭取。

三月二十九日,美國商會發表聲明,表示即使剔除九條罪行,仍然深表關注。

三月三十日,譚惠珠接受電台訪問,表示大陸司法水平與制度越來越健全,批評部分港人「坐井觀天」。民建聯周浩鼎議員在《城市論壇》中批評有人到臺灣教唆當地政府反對修例,遭通常的涂謹申議員嚴辭反駁。《蘋果日報》刊登臺灣大陸委員會港澳蒙藏處處長杜嘉芬的專訪。杜重申,假若修訂通過,會考慮發旅遊警告。杜亦認為部分臺商或會撤出香港。

三月三十一日,譚惠珠在電台節目表示,大陸推動「陽光司法」,更稱中國法制獲得先進民主國家所接受。


四月一日,劉鑾雄(大劉)向高等法院就修訂提出司法覆核。劉一方表示,假若修訂獲得通過,他將面對不公判刑,被迫流亡海外。劉在二〇一四年被澳門法院裁定行賄及洗黑錢罪名成立。

四月二日,政府向立法會成交有關修訂的條例草案。林鄭月娥批評示威言論偏離修訂內容,堅持不會撤回草案。大律師公會再度發表意見書,批評政府的「漏洞」說是誤導。公會指出,大陸與香港無移交安排,皆因兩地司法制度不同,以及而大陸未能保障人權。又批評政府未能解釋剔除九項罪行的理據。公會建議擴張「域外法權」處理案件。

四月三日,條例修訂草案完成首讀,鄭若驊強調修訂後移交逃犯非行政長官「話晒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會見傳媒,指修訂獲三分二民意支持。民主黨首次要求林鄭月娥下台,承擔政治責任。

四月四日,《蘋果日報》報導,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表示,有意見認為他在修訂後可能被引渡,他認為有關評論合理。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表示,有民意擔憂與大陸的移交安排,實屬可笑、無稽。

四月五日,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發表報告,指出修訂等爭議令人擔憂香港走向「一國一點五制」。臺灣陸委會重申不接納香港以「一個中國」原則與臺灣交涉,並呼籲港府虛心聆聽意見。

四月七日,《蘋果日報》刊登田北俊的專訪。田表示自由黨「絕對有可能」反對修訂。自由黨主席鍾國斌出席論壇,引述大陸官員表示,以往小規模賄賂或送禮是情有可原,但違法。鍾建議政府澄清有關問題,並提倡設立「豁免期」。傳媒人胡力認為修訂後,到大陸採訪的風險將增加,香港傳媒或減少有關採訪,國際傳媒也會考慮把亞洲總部撤出香港。

四月八日,中國外交部表示,堅決反對其他國家借修訂造文章。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吳秋北批評香港反對派和英美勢力企圖借此把香港變成顛覆中國的反共基地,拖中國發展的後腿。鄭若驊表示,修訂難免出追溯期。全體法律界選委發表聲明指出,《逃犯條例》排除大陸,並非漏洞。聲明又指出修訂將出去立法機關的監察功能,而政府明顯有其他辦法處理臺灣殺人案。另外,英國十四名國會議員聯署要求政府關注修訂。

四月九日,台北律師公會發表聲明,批評港府的修訂「將台灣逕認為中國之一部分」,是「完全無視於國際現實」。香港律師會上京會見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其間提出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擔憂。七名民主派議員推出立法會長三角考察團。

四月十一日,英國保守黨議員Fiona Bruce在國會緊急辯論中關注修例,認為此舉將對一國兩制造成無可挽回的破壞。英國外交部亞太部國務事務大臣田銘祺(Mark Field)回應表示,英國駐港領事已要求港府澄清,並建議進行長時間的諮詢。

四月十二日,陳同佳在高等法院承認殺人及四項洗黑錢罪行。李家超形容修例是「相當心急」,並謂質疑者應該「想像受害人是自己家屬」。立法會決定就修例召開法案委員會,秘書處要求議員在三日內決定是否加入。

四月十五日,李家超表示即使修例趕不及處理臺灣殺人案,仍須堵塞「漏洞」。

四月十六日,民主派議員建議政府以「日落條款」方式修例。林鄭月娥表示修例不能不設追溯期。

四月十七日,條例草案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由最資深的涂謹申議員主持。其間多名議員提出規程問題,質疑開會日期及秘書處的通知倉促,違反慣例。工聯會郭偉強議員因冒犯主持而被趕離會議室,成為史上首位被趕的建制派議員。該會議未有選出主席。香港各界商會聯合會建議提高修例檻,由香港法院可判處三年的罪行,提高至可判七年刑期罪行。加拿大外交部發言人Guillaume Berube在傳媒發表聲明表示,加國嚴正關切修例。

四月二十日,林鄭月娥批評外國對修例的理解是人云亦云。英國駐港總領事賀恩德表示關注修例。

四月二十一日,謝偉俊表示把草案直上大會的做法,將令議會失去公信力,淪為橡皮圖章。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亦表示做法「未必可取」。

四月二十四日,雨傘「九子」案判刑,陳健民、黃浩銘等呼籲群眾四月二十八日上街遊行反對修例。民主派議員發表聲明要求林鄭下台。

四月二十五日,楊岳橋宣布提出私人草案,賦予法院域外法權處理殺人案。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與民主黨會面,表示會持續關注修例。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出走臺灣,抵達臺北。

四月二十六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指修例將危害香港特殊地位。

四月二十七日,李家超在報章撰文回應民主派,表明反對設日落條款或以單次方式處理臺灣案件。

四月二十八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遊行返修例,十三萬人上街,為近年最大規模抗議行動。湯家驊在無線節目中表明,反對者只是喊口號,不理解條文內容,政府不應該讓步。

四月二十九日,殺人案疑兇陳同佳洗黑錢罪名成立,被判入獄二十九個月。《星島日報》發表社論,謂政府應該果斷暫緩修例。田北辰提出「外人移交,港人港審」方案。二十二名集建測規園界選委去信謝偉銓議員,要求其保障行業利益。

四月三十日,草案委員會舉行第二次會議,涂謹申繼續主持會議,並未選出主席。建制派議員隨後去信內會要求發出指引,改由建制派最資深議員石禮謙主持。


五月三日,內委會召開特別會議,毛孟靜批評李慧琼並無徵詢所有委員而召開會議,手法下流。李逐毛離場,民主派上前阻止。會議在混亂中結束。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撰寫三萬字文章,質疑政府的修例方案,並認為田北辰的建議值得支持。立法會法律顧問曹志遠向保安局提出二十五項疑問,要求澄清。

五月四日,內委會再度開會,李慧琼把四名民主派議員逐離場,混亂中通過指引由石禮謙主持法案委員會。湯家驊反駁陳弘毅的建議。

五月五日,涂謹申標明會主持合法會議。尹兆堅表示將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修改《刑事司法管轄條例》,擴展香港法院域外法權。

五月六日,民主派議員批評秘書處越權,要求與秘書長陳維安會面不過,其後向陳發出律師信。建制派最資深議員石禮謙聲稱獲秘書處通知,成為主持,並擅自把會議延期至該星期六。委員會主持涂謹申議員表明會議如常在當日進行。會議開始,秘書處涉嫌乖離職守,拒絕提供支援。會議期間,委員之一,新民黨容海恩議員試圖佔領主席台不果,隨後離開。委員會決定不接納內委會發出的指示,其後選出涂謹申為主席,郭榮鏗為副主席。

五月七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連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召開記者會。鄭若驊批評田北辰、陳弘毅、楊岳橋、尹兆堅以及陳文敏提出的方案全部「不確切可行」,而政府的方案「可取」。李家超則表示不能再「鴕鳥」。

五月八日,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當地時間五月七日)發表報告,指假若修訂通過,北京能進一步侵蝕香港的高度自治,損害美商在港利益,可能違反《美國-香港政策法》多項條款。另外,國際商會香港區會去信立法會議員,認為修訂有嚴重缺點,敦促立法會擱置修例。

五月九日,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其反駁謂有人認為《條例》是刻意排除大陸、是怕大陸法制,批評這些言論「全部都係廢話」。林鄭又表示過往的政府確實是「鴕鳥」。毛孟靜斥責林鄭「講大話」,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趕離會議廳。其後有另外六名民主派議員被逐,其中胡志偉爆發,痛斥林鄭「唔死都無用呀八婆!」同日,有立法會秘書處保安員在譚文豪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控訴秘書處政治欺凌。臺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表示,即使香港通過修訂《逃犯條例》,但在赴港或在港台灣人被移送到大陸的威脅排除前,台灣政府都不會同意移交陳同佳。邱再重申,臺方曾三度提出司法請求與會商要求,港府均不回應。

五月十日,傳媒報導,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認為涂謹申主持的是合法會議,合乎議事規則,而石禮謙主持的不是正當會議。

五月十一日,涂謹申召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建制派企圖同時間召開非法會議,由石禮謙主持。民主派前一夜通宵在會議室守候。早上會議期間,雙方爆發衝突。建制派佔領主席台不果,嘗試到另一個會議室開會,被民主派再度阻止,最終敗回。期間數名議員跌倒,范國威昏迷送院。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聲稱當天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

五月十二日,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建議解散法案委員會,直接上大會恢復二讀。

五月十四日,法案委員會再度召開。建制派議員進入會議室後不久,石禮謙宣布會議結束,繼而離場。主席涂謹申其後建議民主派、建制派和政府舉行三方會談,共商解決辦法。石禮謙則表示無法再召開會議,並致函內委會要求指示。陳方安生引述德國副議長Claudia Roth指,假若修例通過,德國或取消長期逃犯移交協議。

五月十五日,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聯同十一名前主席發表聲明,對政府「一意孤行」「感到十分遺憾」。又指出假若修訂通過,將打破傳統保障,並批評「法官把關」說屬誤導。同日,湯家驊會見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會面,會後引述張說修訂屬「合適、合理、合法」。中聯辦領導班子會議亦發稿表示,修訂「既有法理依據又有現實迫切需要」,「是落實基本法的應有之義」。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提出與建制派協商,可討論重選委員會主席,甚至「一筆勾銷」。

五月十六日,民主派建制派舉行雙方會談,少於半小時後便結束。建制派批評民主派無誠意,民主派則堅持涂謹申為唯一合法委員會主席。毛孟靜澄清「一筆勾銷」論旨在引發討論。《星島日報》轉軚,發表社論謂中央支持修訂的立場清晰,並批評民主派促美國干預是別有用心,「給外國可乘之機,給中國添亂」。另外,臺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批評修例是「披著羊皮的狼」。林鄭月娥態度強硬,表示「無可能撤回」修例。

五月十七日,中聯辦召見港區人大代表以及全國政協。會面後,政協施容懷引述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謂,修例「必定要成功通過」。人大代表王友嘉引述指中央反對「港人港審」。人大常委譚耀宗則表示,王志民要求人大政協團結一致,「支持特區政府依法修訂逃犯條例」。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向各堂區發出支持,表示修訂引起恐慌和撕裂,籲請教友為求主幫助基督徒盡忠職守,以「減輕修訂『逃犯條例』所帶來的傷害」。

五月十八日,《明報》報導,田北辰表示假若反對「港人港審」的原因涉及政治,「要重新考慮」。鍾國斌則指出從來無反對修例。陳日君樞機出席講座時批評中聯辦粗暴插手,並指修例絕對是傷害香港。人大政協黃英豪和吳秋北領導的「撐修改逃犯條例大聯盟」擺街站收集簽名,又聲稱網上聯署已有三十一萬人參與。

五月二十日,李家超宣布,由於法案委員會「無法正常運作」,因此「迫不得已」向立法會內委會要求將條例草案繞過法案委員會審議,直接在六月十二日直上大會恢復二讀。梁君彥認為做法並無違反《議事規則》。鍾國斌轉軚,稱不反對草案直上大會,認為可以令議會重回正軌。前內委會主席劉健儀批評做法犧牲議會傳統,「飛晒所有程序」。

五月二十一日,林鄭月娥表示,要求把法案直上大會是「艱難的決定」,又謂有「外部勢力」干預,把事情提升到一國兩制層次,因此中央介入是「理所當然」。田北辰認為直上大會做法太急,形容是「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同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訪京團,表示修例「有利於彰顯香港社會的法治和公平正義,中央政府完全支持特區政府所開展的工作。」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公開自己和李東昇獲得德國提供政治庇護。黃表示公開是為了令港人反對修例。

五月二十二日,大公報和文匯報頭版報導,湯家驊引述張曉明表示,修例後移交範圍將包括「中國公民或外國人在國外針對中國國家或公民犯罪而身在香港」,以及「香港居民在香港觸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

五月二十三日,田北俊表示,中美貿易戰升級,香港難免要作出犧牲,歸隊以示團結。

五月二十四日,歐盟駐港澳辦事處及歐盟成員國的外交代表想林鄭月娥發出外交照會(diplomatic demarche),並與其會面,表示修例將影響在港歐洲公民。立法會內委會在建制派佔多數下通過撤銷法案委員會,把法案直上大會恢復二讀辯論。美國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當地時間二十三日)向林鄭月娥發出八名國會議員的聯署信,要求香港當局撤回這項立法修訂。

五月二十五日,林鄭月娥謂與歐盟代表會面時,聽不到對修例的意見,批評對方「似是立場宣示」。周浩鼎引述殺人案死者家屬指希望可盡快通過修例。

五月二十七日,涂謹申向林鄭月娥下戰書,邀請其公開辯論。林鄭拒絕。多國領事拜訪立法會。會面後郭榮鏗謂多名領事質疑為何要修例,李慧琼則聲稱有領事同意修例卻未能舉出例子。李家超到訪香港總商會,商會表示希望提高修例門檻至可判七年刑期罪行。

五月二十八日,繼英皇書院、天主教正委會後,多間教會、大學、中學等發起網上聯署,反對修例。其中包括臺灣殺人案死者潘曉穎的母校以及林鄭月娥等高官的母校。其後亦有社區群體如師奶等加入。

五月二十九日,劉鑾雄(大劉)撤回司法覆核申請,發出聲明指自己是「愛國愛港商人」,「衷心希望香港社會保持和諧穩定」,並表明減少社會爭拗,已「作出了他個人的努力」。《路透社》引述三名資深香港法官,批評修例不可行,將令法庭承受北京的壓力。親共團體教聯會發聲明批評多校聯署是「企圖利用師生作政治表態,嚴重破壞校園安寧」。張建宗批評法官不應評論政治事件。民間人權陣線與警方商討六月九日大遊行大安排。民陣後來發表聲明,批評警方「大石壓死蟹」,要求他們以維園草地作起點,並拒絕開放東行線。商討破裂。保良局羅氏基金會中學校長陳榮光在早會批評學生發起的聯署屬虛假文書,有人被冒認,聲言會報警。

五月三十日,三十九名建制派議員聯署提倡把可移交罪行的刑期提升至七年,並且必須由中央機關申請。湯家驊表示七年略為過高。傍晚,李家超宣布接納建議,提出六項修訂,包括把刑期提高至七年,以及以聲明方式表明港府只會處理由當地中央政府提出的移交要求。被問及那機構屬於臺灣的中央政府機構,李家超未能回答。而部分罪案例如管有兒童色情物品、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等性罪行被剔除。英國和加拿大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批評修例將損害香港自由。英國、美國、德國、加拿大、奧地利和馬來西亞六國十五名議員聯署,促請港府撤回修例。已有超過二百多間院校的校友和學生發起聯署反對修例,當中包括傳統左校。田北俊表示反修例遊行人數重要,因為北京關注人數以判斷事件有多嚴重。

五月三十一日,林鄭月娥被問及修例後無法處理臺灣案件,其表示「修例後會睇下」。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修例,田北辰要求保安局在六月二十七日投票前回覆其提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