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釋」之謊:護法達人譚惠珠

2017/9/30 — 18:34

資料圖片:譚惠珠

資料圖片:譚惠珠

昨天我們從英國密檔揭露,譚惠珠於1984年提倡以年報監察聯合聲明,很有可能為香港成功爭取英國發表《香港半年報告》的始祖。今日她回應時指,「最重要大家跟基本法,香港就無事」,展現她如今身為基本法「護法」的本色。繼續翻看歷史檔案,我們卻看到另一個譚惠珠,其言論相當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對基本法有著與今日港人同樣的擔憂。不知今日的譚惠珠看到能否相認?

1984年12月5日,行政立法兩局非官守議員代表團與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會面,譚惠珠對基本法與中國憲法不相容的問題表達擔憂(possible incompatibility between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the basic law),尤其是香港「人權保障」(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的問題,強調需要確保香港的生活方式與自由維持不變。但到了今天,當中國憲法與基本法涉嫌出現矛盾時,她卻搬中國憲法出來「衝擊」基本法。在一地兩檢議題上,政府建議西九龍高鐵總站撥出位置租借給內地機關,內地執法人員甚至擁有全面執法權,涉嫌違反基本法,但譚惠珠卻強調人大常委可依中國憲法,設定香港制度,人大的決定會將基本法的灰色地帶一一解決,彷彿不用處理背後的法律爭議,明顯就違背了她當日的立場。

廣告

1986年9月10日,譚惠珠以行政局議員身份會見戴卓爾夫人,其中一項議題是討論如何確保基本法如實反映聯合聲明所涵蓋的內容。她指出,中英聯合聲明充滿灰色地帶,很多條文並沒有清楚訂定(problems were being experienced in grey areas where the Joint Declaration made no specific provision)。當中尤為困難的是,基本法和中國法律的關係不明。故此,屆時誰掌控基本法釋法權便變得相當重要,究竟是香港法庭,還是中國法庭? (A particularly difficult issue was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Basic Law to Chinese Law. For instance, who would interpret the Basic Law, the Hong Kong courts or Chinese courts?) 今日看來,這是否代表譚惠珠當年也擔心中國法庭(註:今天全國人大擁有釋法權)的釋法會影響香港的自治?

戴卓爾夫人當時認同譚惠珠的觀點,指英方需要盡全力確保聯合聲明以及談判過程中所作的承諾得到妥善監察 (We must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ensure that commitments made in the Joint Declaration and in the negotiations leading up to it were fully observed.)

廣告

昔日的譚惠珠曾為香港人出謀獻策,擔憂中國會透過釋法處理基本法的灰色地帶和法制矛盾,今日卻認為事事釋法就可以全面解決問題,徹底打倒昨日的自己,甚至試圖撇除關係,指過往在港英行政局的言論並非個人意見,而是集體決定。但行政局的「集體負責制」一向要求議員承擔責任,其言論亦清楚記載在歷史檔案上,冇得咁易走數。

參考資料:
FCO 40/1673 -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K), Folio 968
https://goo.gl/kYivv7(暫只供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研習借閱)(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PREM19/1796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8, Folio 1, PDF p.15-18 
https://goo.gl/SSBhkt (暫只供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研習借閱)(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香港電台(2016-10-22)譚惠珠:該釋法時就釋法

蘋果日報(2017-7-28)譚惠珠「人大有權定香港制度」 搬《基本法》經濟民生條文撐一地兩檢 與袁國強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