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消特首兼任大學校監,二十四年前的訴求!

2015/9/2 — 21:38

背景圖片來源:香港大學

背景圖片來源:香港大學

9月1日晚上,九千多位港大畢業生,以選票表達了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關注。當中七千六百多票(超過八成),支持須修改香港大學條例,取消由行政長官兼任港大校監的安排。

特首不做大學校監的建議,並不是今天突然出現新事物,更不是有些人所說的針對某人作為特首的反彈。早在二十四年前,1991年的香港大學學生會,為紀念大學成立八十周年,成立委員會研究大學教育及發展問題,發表了「香港大學改革報告書(三號)」,其中一節指出,港督不應繼續擔任香港大學校監。首先,這種安排充滿殖民地色彩! 殖民地宗主國為了嚴緊操控高等學府,因而以政府首長領導大學的做法,根本並非宗主國英國的傳統。英國歷史悠久的公立大學,如牛津劍橋等,校監乃由德高望重的社會人士或是學者,透過選舉機制產生,此外如美國、澳洲等的公立大學亦如是,不會由政府的行政首長兼任。再者,當時的學生亦憂慮回歸之後,中國政府將透過特首的校監角色,干預大學的運作。

回顧港英殖民政府創立香港大學之時,雖口號是堂皇的「為中國而立」,但實情是要「培養買辦特權階級,是在人民當中製造矛盾分裂」[1],因此,必須由殖民政府首長緊握大學決策權力,具體事件例如:香港大學校監港督盧押反對設立中文系,因此直至40年代才有第一位華人教授許地山;1988年香港中文大學在學生及至校長高錕均表示反對之下,由港督委任的校務委員會成員及主席,最後通過了「四改三」學制。凡此種種,反映了由政府首長擔任大學校監,就是令當權者可以「合法地」操控大學、操控人民思想學術自由、干預院校自主的安排。不過,過去除了上述幾次重大事件外,作為大學校監的港督,大多仍選擇保持低調,以免操控大學的問題過於突顯,觸發社會爭議。再者,校監本身除了是大學的首長外,同時擁有操控大學運作的實權,如委任大學最高決策機構「校務委員會」主席及部份成員,就以香港大學為例,24名校委會成員有高達7人由特首委任,加上校委會委任的6名成員,完全可以組成一個親政府的大學管理層。

廣告

1991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已經提出,大學校監應由校董會內成員互相選舉產生,從而避免政府有太多機會藉港督干預大學的學術活動;並且要求在大學條例中,應訂明即使港督作為大學校監,只是一個象徵性的領導[2]

大學是學術研究培育人才的地方,縱使或多或少使用著公帑,但大學求知育人乃面向國民及至全球,而非一個政府官僚機構,因此,學術自由獨立自主乃大學之道,毋庸爭議。

廣告

香港回歸了,但殖民年代遺留下來干預大學自主的特權制度,今日的特區政府竟然毫不臉紅地照單全收,甚至行使得比殖民者更粗暴更赤裸! 這正好提醒大眾,必須及早修訂大學條例,還大學學術自由的空間。因此,今天香港大學評論會通過的決議,不過是二十四年前所提出的訴求一個遲來的一小步。

 

[1] 馮可強, 《帝國大學 從歷史看香港大學的本身的本質》, 刊於學苑(1972)

[2] 《香港大學改革報告書(三號)》, 香港大學學生會 (199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