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口裡說不也不敢

2019/1/13 — 18:04

資料圖片:李慧琼

資料圖片:李慧琼

【文:中產平民】

假如有一天你遇到倫敦金騙案,你會怎樣做? 正常人當然是報警求助。但有些人的邏輯很特別,一方面他們會對騙徒的行為感到不滿,但另一方面又會將貴重財物乖乖奉上,當身邊有人呼籲一起報警求助,他們又會表示行為過於草率和不負責任。以上事件,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但對於選民來說,當類似的情況發生,就是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林鄭月娥一句調高領取長者綜援資格年齡是得到各位議員批准,建制派在之後幾日群起表示不滿。但做完戲之後又如何?當泛民主派提出泛民建制聯手,透過要脅政府反對下月公佈的財政預算案,迫使政府撤銷有關綜援調整的決定,建制派立即縮沙。黃國健表示建制派不會如此愚蠢,因為議員並無理由因為單一項目而否決整份預算案。李慧琼也表示,如果泛民建制聯手考慮否決預算案,是過於草率及不負責任 。眼睛雪亮的觀眾應該很清楚, 建制派的所謂不滿不過是幾句台詞,大家無需過份認真。別說建制派不夠膽否決下一份財政預算案,就算表示考慮聯手否決也不敢提出或者附和,因為他們就根本沒有反對的勇氣。坦白說,現在不是叫你們斷言一定要否決下一份財政預算案,只不過叫你們擺一擺姿態,向林鄭月娥作出警示,但你們也不敢。假如我是林鄭月娥,也不會蠢得為你們對長者綜援資格作出修訂吧。修訂或押後實施有關政策,對林鄭月娥有什麼好處?反正她能否連任都是中聯辦話事,各位建制派選委,你們在特首選舉投票時,真的有靠自主意志去投票嗎?還是去做一個橡皮圖章?在立法會也一樣,中聯辦說要通過的法例,你們別說投反對票,就算棄權了你們也不敢投,缺席的話更可能會被問罪。如果林鄭月娥要強勢管治,怎會蠢得貿貿然 押後有關措施。反正自己已經洗濕了頭, 將責任推到立法會議員之上。

廣告

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已經不能夠反映建制派的情況。因為他們連口裡說要脅林鄭月娥否決下一份財政預算案也不敢。想他們對政府的議案投反對票簡直就是妙想天開,因為贊成或反對,早就有人決定了結果,他們不過是執行者。誰又會對一班毫無自主意識的橡皮圖章有期望?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