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口說「港獨成不了事」,心中是「怕得要死」還是「恨不得佢死」?

2016/7/23 — 13:49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的時候,以輕藐的口吻說:「那些港獨成不了事」。但姿態上還是要作出了調整,要安排一見泛民的代表,首次承認本土意識也屬正常。很明顯,港獨確是一條刺,因此要孤立高唱港獨的組織。

這一次選管會在事前沒諮詢,也毫無先兆的情況下,突然推出一份「確認書」,理由不外乎兩個,可能是有來自北京或中央系統的壓力,也可能是政府極高層有意製造事端。從張曉明日前的談話看來,前一個理由的可能性似乎大一些。

問題是就算選管會有足夠的法律依據發出那份「確認書」,但選管會及選舉主任也沒有足夠的法律基礎單以是否簽署了那一份確認書來否決參選人的資格。把兩件事混為一談,有點魚目混珠,甚至是混水摸魚。張曉明及林鄭月娥日前意圖擺出高姿態立威,結果被人看穿是虛張聲勢。現在溫和泛民反為一致決定不簽,政府騎虎難下,唯有赤裸裸擺明是要搞政治審查。

廣告

事已至此,對於香港人來說,這已經不再是支持或反對港獨的問題了,是香港人能否接受政府在法例要求之外,對參選人的資格作政治審查。此例一開,後患無窮,下一次可能問「是否支持共產黨一黨專政」。依這樣的邏輯,政府也可以在選民投票前要先簽署另一份確認書,表明自己不會支持港獨才有權投票,單是確認了登記選民的身份也不足夠。

因此,就算如我般不支持及看淡港獨,也要發聲支持他們參選的權利不應受到無理打壓,也不能讓政府隨意透過政治審查剝奪公民參選的基本政治權利。政府也不能沒完沒了,一再提出新的要求,為參選人不斷製造新的麻煩。這樣做除了是要不斷尋找理據去製造障礙之外,還會有什麼居心?

廣告

說穿了,政府有十分廣泛、制約不多的權力,但心裏卻容不下一些被視為離經叛道的聲音,心胸狹窄得恨不得其死。所以才有近來撕掉自己的畫皮,不斷檢控學生,甚至以政治打壓來對付不喜歡的參選人。這樣的政府已經連基本的尊嚴都沒有,也不值得香港人尊重。

如果我係梁天琦,我或許會這樣回答選舉主任:「如果中共是真心誠意落實基本法,沒有隨意扭曲,那我便不是港獨,可以承諾不會提倡港獨,也不可能有空間鼓吹港獨」。看這個政府又會怎樣裁決。

反正都是一場戲,就跟它演到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