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另一對平凡夫婦給大台的公開信

2019/8/10 — 11:45

【文:另一對平凡的香港夫婦】

因為年齡和家室,我已無法走在前線,當我見到13歲女童隻身跟一群防暴武警對峙,而且將被重判前程盡毀之後,實在悲憤難平,到底我們應該如何令年輕人不再送頭?年輕人為抵抗送中條例,以血肉承受警黑兩方的暴力,被輿論抹黑為暴徒,最終被逼到絕路自殺,我們應該如何保護他們?

2014年最後一個佔區被清場後,我轉戰落區深耕細作,將民意化為代議士背後的選票,我「大愛」,只要是努力守護香港人的陣營也支持,不單是金錢或街站,更有在幕後協助競選策略,編寫文宣,幫手排練辯論講稿…

廣告

接著出現DQ2,然後是DQ4。中共的紅線很飄忽,初時他們說港獨主張不能參選,然後宣誓講慢一點、言調高一點也被視為不愛國。再然後甚麼也沒做的候選人周庭和劉穎匡等人也DQ,各位努力走回議會路線的年輕人都死心了,畢竟大人說要用選票改變政府、從體制改革的希望徹底幻滅。

反送中運動伊始,年輕人在文宣和前線行動也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高超水平,我們以前說 this City is dying,看到這些年輕人我不禁要說 this City is being reborn! 雖然無法上前,也聯同朋友為年輕人張羅各種支援,有時見到各方力量無法統一,同輩已多為管理層,難免想歸納成一個統一大台便於管理。

廣告

可是歲月磨人,不得不認老。我這輩的同路人,掌握前線海量資訊已頗見吃力,判辨真偽做fact check、及時支援等等都力不從心,反應追不上變化,而且待在舒適圈久了,我們很易被各種「風聲」驚動,經常捕風捉影說這會招惹解放軍,那樣會令警方施放實彈…結果都沒有實現,年輕人面對黑社會刀手也沒有退縮,將心比己,自問實在沒有資格指點他們做甚麼。

中國維權先烈李旺陽曾經講過:「民主路上,砍頭也不回頭!」我們此刻呼籲勇武派退場、叫年輕人交棒給大台,其實是走雨傘革命的回頭路,正正因為2014年我們大人搞砸了,5年後年輕人才被逼要冒著棒林彈雨走上街頭。

我們一番好意,對年輕人來說只是將他們再次趕上絕路而已。

身為「廢老」,我建議大家相信年輕人判斷,我們可以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但不必強加諸他們身上,畢竟世界已大大不同,舊地圖只能作參考。我們可以在情緒和物資上繼續支持,但不必成立容易被一舉殲滅的指揮中心。我們可以繼續選舉,挑戰建制自動當選的白區,令建制配票機器超出負荷,加重中共的維穩成本。

換句話說,我們是八年抗戰時的中國,正面打不贏皇軍,但是可以延長對方戰線,使其泥足深陷,協助盟友取得勝利重光。現時政府和建制政黨紛紛吹風勸退,正是年輕人在前線的行動起了作用,他們計無可施,只好動員各方輿論,發出十二面金牌召勇武派休戰退場,年輕人退場有甚麼後果,歷史已很清楚,為了保護年輕人,我們只能與他們站在一起,而不是想著建立大台發號施令。

期待有朝一日,我們不必戴口罩再在「煲底」相見,揮舞雷射筆到天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