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是在絕望之中尋找出路:談肥彭對港獨的回應

2016/11/28 — 16:51

前港督彭定康

前港督彭定康

肥彭重臨香江,發表了多場演說。其中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的午餐會,他就指港獨削弱了民主力量,也失去了在雨傘運動中建立了的道德高地。這是一個悲劇。

坦白說,這番說話出自肥彭的口,其實令我有點驚訝。

守規矩的肥彭還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廣告

這是因為當肥彭還是香港總督時,他的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政績,就是推行所謂的「新九組」政改方案。這個方案是肥彭和一班幕僚在殫精竭慮仔細研究《英中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後,尋找出來的一個既合符這兩份「神聖文件」(sacred texts),又能盡量擴闊香港民主空間的方案。

當然後來我們知道,在這兩份神聖文件之外,兩國外長另有一些私下書信來往,進一步收窄肥彭可以迴旋的空間。但一來肥彭當時並不知情,二來即使如此,書信不能凌駕雙方的正式協議,而「新九組」方案仍然合符英中雙方的正式協議。

廣告

但這個精心設計出來的方案換來北京怎樣的反應呢?北京不但不欣賞,反而狠批肥彭像是一頭衝進精緻瓷器 (china) 店搗亂的蠻牛,是「三違反」的「千古罪人」。最後北京決定令「直通車」脫軌,「另起爐灶」。

「新九組」方案違反了《英中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嗎?沒有。這個方案聰明嗎?當然聰明,簡直充分體現了英國人在看似沒有縫隙的法律條文中間如何仍能遊刃有餘的功架。

肥彭很守規矩,肥彭很懂得怎樣在規矩的空間中發揮他的聰明,他也懂得如何在談判中佔據道德高地,一直強調自己遵守兩國協議。但最後結果怎樣?最後還不是成為北京眼中的千古罪人?最後還不是被指是令「直通車」脫軌的罪魁禍首?肥彭應該比任何人皆清楚,和北京談規矩、講文明,甚至道德高地,根本只是對牛彈琴,毫無意義。

要是合約一方食言就破碎

肥彭似乎暗示《英中聯合聲明》賦予港人爭取民主的權利,而北京粗暴干預,是它撕毀盟約,因此雨傘運動爭取民主就可以佔據道德高地。相反,港獨則是港人撕毀《英中聯合聲明》中關於領土完整的條文,這會令我們喪失我們本來有的道德高地。對此我有兩個回應。

首先,我必須指出,正如其名字說明,《英中聯合聲明》的雙方是英國和中國。香港人在過程中從未被諮詢,更遑論取得我們的同意。撕毀一份我們從未曾同意的聯合聲明,為什麼會有失落道德高地的問題呢?

但我也可以接受,如果北京履行它在《英中聯合聲明》以至《基本法》關於香港的承諾,維護香港的「兩制」,以香港人「閒事莫理」的性格,大半都會接受這個「河水不犯井水」的五十年不變的安排,不會挑戰北京的「一國」主權。

但正如過去近二十年的歷史告訴我們,北京從來無意遵守它在《英中聯合聲明》中對英國的承諾,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所以如今先撕毀盟約的,就不是港人,而是北京。正如一份合約必須雙方共同履行承諾一樣,若其中一方食言,另一方就有權終止合約,甚至追討賠償。

這是討論港獨運動在香港抬頭的處境。我們不能將時空由 1997 年直接跳到 2016 年,然後問,為什麼港人不遵守《英中聯合聲明》下的承諾,分裂領土完整。我們也不能將二十年來包括雨傘運動在內的民主訴求放在一邊,然後質問港人為何不遵守《英中聯合聲明》,甚至指責我們失落道德高地。港獨正是因為北京撕毀承諾的後果。港獨其實就是香港人清楚告訴北京,因為北京在《英中聯合聲明》這份合約上毀約,現在港人決定行使其權利,終止雙方關係,和北京「一刀就這麼兩斷」。

結語:只是在絕望之中尋找出路

我沒有水晶球,我的確不知道港獨是否如肥彭所言「沒有可能」。但我相信任何同情以至支持港獨的人從沒低估過港獨的困難。相反,我們是「明知不可而為之」,因為雖然昔日我們不少人曾幻想可以乖乖的做一個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但這個幻想早已破滅。二十年來,我們經歷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然後,對一切的絕望。

從今日開始,我們就要在絕望中再站起來,尋找我們的出路。三十多年前我們在懵懂中被拱手相讓於一個邪惡的共產政權,三十多年後我們覺醒了,我們決定走自己的路。這是真正體現香港人民當家作主的選擇,這不但不是削弱民主力量,相反,這是真正的民主精神。前路雖陡峭艱險,但這是我們惟一可以走下去的路。港獨雖然困難,但我們願意在絕望中尋找出路。

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