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短片】只是安靜地站著 也被警方用不合理、過度武力推走

2019/6/13 — 22:05

昨天,6月12號下午兩三點。

我本來在中信大廈旁邊的台邊,看著電視直播周圍的狀況,聽聽台上所宣佈的消息,一切尚算平靜。

這邊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大概有些是中學生吧。當中很多看起來都是沒什麼實地經驗的小女生和OL,有些在中信大廈裡面休息,有些在外面地上坐著看著電視直播。

廣告

據說這邊是民陣申請了可以和平集會的空間,比較沒有想走在在最前線的,都聚集在這裡。

突然,添美道傳來一陣陣尖叫和催淚彈的濃煙,同時兩批防暴警察隊伍,已從演藝方向和添馬公園方向望我們推進和包圍,此刻簡稱,就是前有追兵,後無退路。

廣告

添美道受催淚彈攻擊的示威者陸續跑過來我們這邊,被濃煙灼傷的要求洗眼,一陣陣人潮湧過來,周圍由本來的平靜瞬間演變成一片混亂,我也在毫無經驗之下開始學習幫大家洗眼洗手、派水、弄濕口罩派口罩等。

此時,演藝方向和添馬公園方向的警隊,也像有協調地,在毫無警告下丟出幾顆催淚彈,本來在四方的人全部衝到台上,我也被人群壓到中信的牆邊。濃煙漸漸包圍我們,只戴著口罩的我,也被燻到不停咳嗽、眼水不斷流。旁邊一道本來鎖著的玻璃門,被周圍落荒而逃的人敲打,「開門啊!開門啊!」情境簡直像在戰場中,被軍隊(還是喪屍。。。)追殺一樣。

然而,這些應該是保護我們的香港警隊啊。

眾人好不容易在大亂中,將一群抗爭者和年輕人疏散進大廈撤離後,我們被逼退到海富天橋中央。幸好議員楊岳橋和譚文豪在此時出現,跟警方理論下,雙方暫且答應站在原地互不進攻。

這樣維持了大概45分鐘,楊岳橋和譚文豪必須離開回立法會開會,現場只剩我和另一位區議員和議員助理們,還有現場五六十位市民。開始的時候氣氛尚可,本來和我們對話的警官也尚算態度良好,在我們這邊的市民也都只是站著,沒有任何激動舉動,甚至連對罵都不多,就只有一位中學生不斷要求警隊為他們這一代收手,聽到我都不禁有點心傷。

大概六點半,警隊換更,換來新一批警員和警官,後面本來統統坐在地上的警員也被命令站起來,戴起全副武裝。

看氣氛有點不對勁,我開始嘗試跟警官理論,結果在毫無警告或先兆下,前後兩批大概五十個警員在新上場的警官一聲令下,拿著盾牌大力敲打、大聲咆吼並往我們狂推。他們這個無理的突擊,甚至一度把我推進石牆去,一眾前線警員目露兇光的姿態,根本就不管你是市民還是什麼抗爭者,只要站在他們前方的,就完全把我們當殺父仇人一樣。

就在以下這個畫面所見,警員在聽到警司命令後,根本沒有任何冷靜討論的空間,你跟他們說話他們就把你當作搞事者、暴徒。

我們一群幾十人,本來就只是安靜地站著、沒有任何舉動的普通香港市民;而且這裡又不是馬路,只是一條人們可以自由走動的行人天橋,為何可以被警方這樣用不合理並且過度的武力推走?是否警權過大?

這就是香港人現在面對的狀況,而我知道,其他年輕人所面對的,比在這個畫面看到的再暴力一百倍、一千倍。若你是外地的朋友,請你將我們的消息廣傳,無論是這條影片,還是其他更暴力的畫面,你們的關注是這次抗爭非常重要的支援。

面對一個散播謠言、硬說我們是暴徒、卻寸步不讓的行政長官,一個不講道理罔顧市民安危的機械人警隊,我們有的就只有赤手空拳,和我們的宏大意志。

香港人,我們一起並肩走過去!!

#hongkonger
#bewater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