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信任才能夠拯救所有人

2016/9/3 — 11:43

我以前看抉擇叢書的「死亡請柬」, 有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 就是到後期, 有一個你相識的人, 要向你拋出刀子. 你手上有槍, 你可以決定是否射殺他, 我當然選擇了開槍, 這樣明顯還不是凶手? 然後呢? 正確的答案是別開槍, 因為他正要用刀子殺掉後面那個要殺死你的人. 那個人才是凶手. 整個故事最深刻的印象, 在於他令你不去信任人, 可是最後關頭決定你生死的, 卻是信任.

所以我並不是不知道, 為何人類要追求聖人. 
因為, 人類害怕被背叛.

表面上說, 我們是選賢任能, 這兩件事的背後有一個前題: 那一個人, 要是一個可信的自己人. 就算那個人才能再好, 經驗再多, 如果他的目標並不是保護你而是另有所圖的話, 那麼這些才能和經驗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香港的例子很明顯的, 就是梁振英, 梁振英固然能力其實也有限, 不過說他比唐英年有能力, 應該是沒異議的.

廣告

可是他並不會把能力, 用在維護和領導你身上, 他會把能力, 用在協助另一群人統治之上. 北京中央比香港政府有能力嗎? 我也相信的, 但同理, 他們再有能力, 他們對你的態度只怕也是不在意你的死活. 我們不斷強調能力的同時, 如果他的目標跟我們相違, 或者是感情上視我們於無物, 那也是毫無意義的, 選舉, 自然不僅是「選賢任能」.

選賢任能四字, 出於「舊唐書」, 設官分職, 選賢任能, 得其人則有益於國家. 選賢任能的人是誰? 當權者, 君主. 老實說, 那不是一句給民主社會用的話, 只是我們一直把他用在選舉之上. 其實, 選賢任能的前題, 是先有了君主.

廣告

人類為何會發展出君主制度? 那並不是因為專制, 專制和君主制不同的地方, 在於專制是以恐懼和惡去統治他人, 專制讓你不敢反抗, 害怕報復而做事. 專制是建立於恐懼與恨之上的, 任何以恐懼與恨去控制一群弱者的本質都是專制.

而君主制度卻是建立在「信任」上的, 甚麼是君主? 君主與國家共生死, 君主就是受到眾人信任的真誠者, 他的真誠, 在於他是整個國家唯一不可能有背叛嫌棄的人, 所以他只有一個, 因為就算多了一人, 哪怕是親信與王后, 都可能是背叛者.

這就是為何這世上有君主立憲國家, 英女王絕不可能背叛英國, 天皇也不可能背叛日本, 君主立憲國家的制度根本就是民主制度. 但是他們之上卻有一位所謂的虛君, 這位虛君為何要存在? 就是在全國國民有信心危機的時候, 他們說一句話就可以安定所有的不信任與疑雲, 回復國家的士氣, 帶領國家面對危機. 即使是今天的香港, 也是一樣的.

君主就是百份百可信者, 如果君主自己也要背叛國家, 該國家難免會滅亡, 因為所有人的信任信了一個想毀滅自己的人.

日本的首相, 英國的首相, 再位高權重, 得到再多的選票也好. 他們也不是君主, 還是有可能會背叛, 哪怕是邱吉爾, 哪怕是安倍晉三. 他們也難以得到與君主相同的敬愛與信任, 畢竟他們參政這麼多年, 自然很多敵人, 以及不信任他們的人. 這種不信任, 使我們害怕背叛者, 因為每人都可能是背叛者, 每人都有背叛者的疑雲.

來, 如果有人拿十億出來, 叫我們背叛香港, 或者臺灣, 然後授與官位, 或者遠走高飛. 難道這裡的人, 大家都不心動嗎? 哪怕過去曾經多麼的忠義, 但是面對巨額的利益, 足以保障你的家人和自己的利益. 身為窮人的你我理當動搖. 我們每人都是潛在的背叛者, 我們的本質就是平民, 這不是甚麼罪孽, 這是人之常性. 我們可以今天是忠誠者, 在一天之內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 而變成了背叛者.

我們知道自己可能背叛, 所以我們也認為別人也會背叛, 我們身處一個國家當一個國民, 每個國民之間都是囚徒困境. 所以我們互不信任, 互相懷疑別人有問題. 特別是受到傷害和欺騙後, 我們對別人的不信任, 就更加的提升.

我們害怕背叛者, 總想要找他出來. 我們很容易就指控別人是背叛者, 就是因為背叛者何其的可怕. 但我們是否有智慧與足夠的資訊找出誰背叛? 如果有人說他一眼就看出誰是背叛者, 那他很可能就是背叛者. 如果你玩過「狼人」這遊戲, 就知道, 身為一隻狼, 你最熱衷的事情, 就是把所有村民指控為狼, 或早在有村民被懷疑時起鬨. 這是我為何這麼提倡「玩遊戲是有益」的原因, 人狼這遊戲教育你一件事, 一大群互不信任的人, 很容易就會受一群背叛者控制, 而背叛者還會利用你的不信任疑雲, 去消滅對抗他的人.

承認一點, 我們就算有足夠的智慧, 也無法有足夠的資訊, 而且到處都是流言, 假資訊, 去讓我們互不信任, 你根本沒有法眼.

這是為何我們會想要聖人, 因為如果聖人存在, 不背叛的聖人, 他可以信任, 而能夠將秘密推置, 也可以聽他的話, 去信任一些你不知是否可信任的人. 這麼多人你無法去找出誰可信, 誰不可信, 特別是每人看起來都很可疑, 因為你不夠深入認識他. 這時候, 你也會想要一個聖人的巨大智慧和信用.

聖人其實只是君主的代替品, 因為他發揮的功用, 其實和君主是完全相同的, 就是他讓我們去信任人. 他是建立全個社會的信任而存在的. 君主欽點幾個不可信的人, 如果不是君主存在, 我們也不會信他們, 但因為君主這樣說了, 我們會基於信君主而願意接受他們, 因為那是跟隨君主的理念和計劃, 不論信任者, 與不信任者, 都只是這件事的平等角色, 信任與被信任, 都是建基於我們信任君主不會害國家, 不會害我們.

因此一個人如果你確信他「不會害我們」, 他就是你的明君, 而能夠做到最多的人確信他的真誠者, 就能成為一國之主.

君主所信的人當中, 一定也包括了背叛者, 可能是他直屬的, 或者他直屬的人的屬下. 但這正是君主存在的原因. 君主要用很多人, 被滲透可謂是必然, 但君主也可以在發現問題時, 懲罰或者宣佈不要再信任那個人, 他未必是對的, 但普羅大眾需要靠君主的話, 去決定信任與不信任一個人. 故此, 他所說的信任與不信任, 就是他的力量之所在. 也只有這種力量, 可以克服人類與人類先天的不信任.

這就是為何我們會想要聖人, 想要君主, 特別是危難時, 疑惑時, 動亂時, 我們就更想要一個完全可信, 真誠清明, 善良的君主. 因為就算我們再不想承認也好, 他的人格決定了我們的存亡. 依賴聖人確是愚蠢, 但在環境很惡劣時, 卻沒有太多的空間給我們去變得明智時, 就像這文一開始的故事一樣: 這會變回信任與不信任的問題.

而只有信任才能夠拯救所有人, 就是在最後關頭, 你會選擇信任的誰. 一個即使他做最可疑的動作, 要你信任最可疑的人, 你也會信任的人. 那就即使沒有世襲, 沒有制度, 不修邊幅的布衣平民, 也是你的真君王.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