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兩條路:玩盡佢令議席過半 完全唔玩癱瘓制度

2016/8/3 — 12:02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會後與本民前黃台仰、青年新政梁頌恆等人,乘電梯到六樓簡介會會議室。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會後與本民前黃台仰、青年新政梁頌恆等人,乘電梯到六樓簡介會會議室。

【文:Thomas Tang】

1. 先殺在公眾知名度及支持度不高的陳浩天和楊繼昌,再殺在公眾心目中為畸呢怪一名的中出羊子,見你所謂民主派只是口頭譴責、網上鳩屌,大型動員欠奉,就可以放心做野。這叫試水溫。

廣告

2. 其實只要有正常智力,也能判斷確認書根本沒有法理依據,選管會只是一個行政機構,沒有權作政治決定,完。這點你知,我知,粱振英知、林鄭知、袁國強知,但既然你民主派沒有大型動員,極其量也只能申請不能改變任何決定的選舉呈請及遠水不能救近火的司法覆核,殺埋你梁天琦又如何?

3. 泛民眼前的選擇不多,但不應局限於司法覆核或衝台搶咪。司法覆核係要做,衝係要繼續衝,我對這兩個方法沒有負面評價,只是覺得不限於此。抗爭repertoire要常更新,如果只如何秀蘭所言「一眾泛民主流政黨回立法會後…嚴正跟進」,港共政權真係開心都來唔切,因為在現有議會制度下,建制派真係驚你有牙。

廣告

4. 港共政權殺民族黨、梁天琦,但放青年新政、熱普城參選,分別在於前者打正旗號獨立,是完全否定現有憲法及議會制度,而後者充其量是推動意義仍相當模糊的民族自決,甚至只是所謂的永續基本法,對現有制度衝擊有限。如果如熱普城支持者話齌,對抗今次確認書事件的方法是將狂人帶入議會、以癲制癲,恐怕真係諗多左。因為「狂」最終只會被制度邏輯吸納,就如當年的掟蕉、掟杯,今天只等同R痕。

5. 改變現狀的路只有兩條,一是玩盡佢,令議席過半;二是完全唔玩。

前者的願景固然美好,但雷動計劃協調之困難,在此不贅。後者從來都是泛民禁忌,對於他們來說,失去議席就如失去打位置之戰的本錢。但今天已入閘的泛民是否應該想想,面對今天一個已經完全失去法理基礎的立法會選舉,玩下去又是否值得?玩下去的話固然可以藉今次議題,多贏一兩席,但是否亦同時加強了一個有確認書「僭建」的選舉的認受性?其實共產黨最不想見到的,不是一個有很多泛民的議會,而是一個都沒有泛民的議會,因為這才突顯它一言堂的真面目。

如果失去了所謂的否決權,而建制派藉此通過惡法,泛民換來的是更大的道德光環及更多的動員本錢。如果現在要說一句老土話,「團結一致,槍口對外」,那泛民可以做的就是集體杯葛選舉,以極低投票率突顯今次選舉的荒謬,同時將動員火力集中推倒2017小圈子特狗選舉,並借反確認書的餘勢,舉行自決公投,以(預料)進一步上升的港獨支持率向中共施壓。

又或者,泛民當選後立即辭職,就確認書議題舉行公投,將數年後司法覆核勝出後的重新選舉,變相提前舉行,將篩選制度徹底摧毀。只有集體唔玩,或集體走人,才能真正癱瘓一個失去法理基礎的制度。

【頭盔】係,我知,咁講係120%離地及理想化,所以我相信一切也不會發生。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