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一國」的一國兩制和只能「忠誠」的忠誠反對派

2015/9/2 — 11:31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上週五幾名民主黨的代表「密室」會晤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惹來各方反響。幾天後,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指,中共希望民主派(我相信主要指民主黨)成為「忠誠民主派」,佳叔不愧為政壇前輩,一句就道出了中共背後的陰謀。

忠誠反對派:對誰忠誠反對誰

廣告

「忠誠反對派」,Loyal opposition,或全句 His Majesty’s Most Loyal Opposition,起源自 1826 年 John Hobhouse 在英國國會下議院 (House of Commons) 的發言。「忠誠反對派」是議會制政制 (parliamentary system)的特色,通常由國會中的第二大黨擔任(第一大黨負責組成政府)。

稱他們是「反對派」,是因為他們的政見幾乎必然和第一大黨相左(不然就不用另組一黨參選),但他們仍然是「忠誠」的反對派,是因為雖然他們的政見和政府相左,也必然會透過不同的方法嘗試令第一大黨的支持度減少以至下台,但他們仍然認同基本的憲制和遊戲規則。

廣告

所以「忠誠反對派」某程度上就是在體制內反對政府政見但仍然認同憲制的人。在這個概念起源的英國,這個概念就很清楚 (neatly) 彰顯在反對黨的國會議員忠於沒有政治權力和公開政見的英(女)皇,但卻反對代她執政的首相(第一大黨的黨魁)或政府上。

最後,忠誠並非一個實質的(substantive)的要求:相反,正如曾為加拿大「忠誠反對派」黨魁的 Michael Ignatieff 指出,忠誠的意思正正是無論反對派如何反對,政府也不能質疑反對派的忠誠,因為他們也是同一個君主和法律之下的臣民:他們雖然激烈反對,但依然忠誠。

「實際上變成了建制派的一部分」:不能反對的反對派

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就明白佳叔口中的忠誠反對派到底是什麼意思:在香港的獨特環境中,忠誠的反對派就是「只能忠誠不能反對的反對派」。今天香港很多的問題都牽涉例如普選的憲制改革、中共恣意破壞一國兩制插手本地事務而引致的中港矛盾,而非一般的政見問題。作為一個認同制度甚至如佳叔所言「承認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地位、執政地位、中央對一國兩制有正確理解、尊重中央權力」的「反對派」,你可以反對什麼?

你不能反對西環治港,因為這是不「尊重中央權力」;

你不能反對欽點特首,因為這也是不「尊重中央權力」;

你不能反對中共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因為這是不尊重「中央權力」和「中央對一國兩制有正確理解」;

你不能反對小圈子選舉或假普選,因為這也牽涉「中央對一國兩制有正確理解」和「中央權力」;

你不能反對中共的單程證審批權或自由行,因為這也是不「尊重中央權力」。

那你還可以反對什麼?或許,馮巍最愛吃的紅棗糕?

當你不能反對你最想或最應該反對的東西時,最後說穿了,你只能如佳叔一語道破,「實際上變成了建制派的一部分」:只能忠誠,不能反對。

只有「一國」的一國兩制和只能「忠誠」的忠誠反對派

對慘遭中共殖民十八年的香港人,這種語言偽術真的一點也不陌生:今天的「忠誠反對派」,其實只是描繪中港關係最重要的「一國兩制」的翻版:本來「兩制是香港肯回歸一國的前提」(區家麟語),兩制是真正的政經制度的實際操作,一國只是表示香港和中國形式上同屬一個政權,本身並無實質 (substantive) 的意涵,但慢慢竟然演變為「『一國』是『兩制』前提基礎」(文滙報):冠冕堂皇、莊嚴承諾的一國兩制,變成只有一國而沒有兩制的「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

在這種充滿語言偽術的匪語中,「忠誠反對派」又怎能不被扭曲為「只能忠誠但不能反對」的建制「反對」派?本來「忠誠」並無實質意涵,甚至是保護反對派不會因反對而被標籤為不忠誠,但在中國特色下,我們應該知道,很快就會有人跳出來說:「忠誠是反對的前提」,你反對就不忠誠,忠誠就不能反對。

難道民主派真的還能天真無邪中央真的能接受所有的反對聲音而仍當你是忠誠嗎?若有這樣想法的朋友,就真的太天真無邪了。

結語:白鴿何時夢醒

民主黨在回應佳叔的說法時稱他們只會「忠誠於人民」,「不會成為政治花瓶」,但他們又是否太看得自己?京官一句要密室談判,一眾白鴿就帶著諂媚笑容和鈔票在密室和京官杯酒言歡,偷偷摸摸的避開他們自稱對之忠誠的人民。他日他們真的能在北京的小恩小惠下不做政治花瓶?恐怕屆時只會和今天說「難道在大球場會面嗎」一樣理直氣壯,反嘲批評者不懂如何「又傾又砌」。

我不知道三十多年前的政治氛圍如何造就「民主回歸論」或什麼「又傾又砌」的哲學,但三十年過去,我們經過六四、九七、釋法、廿三條、屢次否決普選、白皮書、雨傘運動……難道白鴿們還能天真地相信中共真的有這個誠意去和你磋商以謀求港人的最佳利益嗎?

若他們仍然這樣真心相信,我只能說,你們真的「太天真,太傻」了。

 

啱睇嘅就 like 埋我既專頁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