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發展」與「反發展」之分

2018/9/25 — 17:57

習近平 (資料圖片)

習近平 (資料圖片)

越來越覺得,實在再沒有理由把這個世界分為「已發展國家」(或所謂「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及「發展落後國家」。所謂「世界三分理論」已經越來越脫離現實。因為所謂「已發展」、「發展中」與「低發展」都只是所謂發展的結果與水平差異。但今天這個世界,很多國家的問題根源根本不在發展水平的高低,而是在發展的方向選擇。

而且,這個所謂「世界三分」理論,要不是把焦點過度着眼於經濟發展,因而矮化了、輕視了、甚至否定了社會、文化及人文水平的發展;要不就是太着眼於意識形態分歧所造成的制度差異。近年,雖然在國際社會推動之下,似乎多了討論如何推動人文發展,講多了均衡,但造成差異擴大及分歧進一步激化的那些元素並沒有消除。而且更有一些野心家及集團在鼓吹倒退,重返「種族中心主義」那種論調,以「國情」、「獨特性」、「文化差異」這些理由來掩飾其反進步與反發展的行為,不斷「突破人類道德底線」、「挑戰人性良知」、「違反基本的政治道德」,令人十分憤慨。(這些論調,係唔係好熟口熟面呢?)

因此,只是以發展水平的高低來劃分這個世界,只是個高度簡化了的、也是一個越來越變得不合時宜也不乎合事實的說法。從概念認知的角度來看,可以更簡單一點,今天世界上的國家,似乎也可以只分為兩大類別。

廣告

第一類是「發展中的國家」,包括所有在追求進步,務求克服各種問題,讓國家制度變得更合理及正常的,就是「發展中的國家」。

正因為世界上沒有所謂「完美」的制度,而且人類的生存與生活,也會不斷製造及發現新的問題,國家政權的存在,就是要透過公民授權與政府行使公權力的過程,令國家的經濟、社會、文化及人文發展各方面都得以均衡地照顧,民生得以保障,各種問題得以舒緩或解決,生活變得美好一點。所有發展,其實不外乎都是這些。

廣告

在這一種新的概念劃分下,過去所謂的「已發展國家」,與所謂「所展中的國家」及「低發展水平的國家」,都有可能被定義為「發展中的國家」。雖然他們的發展水平可能仍有很大的差異,但只要它們的目標與方向是一致的,就可以算是「發展中的國家」,而「發展」是不應以某一種標準化了界限作為唯一指針的。不是有人說過嗎:「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第二個類別就是「反發展的國家」了。包括了所有只尋求維持現狀,不肯接受更高層次的社會價值標準,把餵飽其宰制下的國民視作唯一價值及目標。然後或只追求某種程度的經濟發展,來否定所有其他公共社會道德價值。

這些國家經常以「內政」、「國情」之類說法作理由來拒絕改變。在這一類政權的把持下的國家,不但不是追求均衡及全面的發展,而且在很多方面是反發展、反進步、反文明,與人類共同的價值與標準背道而馳。在這一類國家,政權存在的目標不是要追求發展,首要目標是要維持其權力及維持現狀,要保障政權的利益千秋萬代。

在內政上,當明顯出現了問題,或者有國民指出問題的時候,這一種政權不但不會首先着力去解決問題,反而會把提出問題的人先解決掉。如果有任何團體及個人意圖抗拒或挑戰政權對所謂「發展」作壟斷性解釋,這樣的政權甚至會不惜明目張膽倒退至以政權暴力手段及違反法律的野蠻行為來扼殺、打壓及迫害。

在外交上,當可以透過促進經濟發展來搵着數的時候,這類政權就會自稱是「發展中的國家」,希望從國際社會的旣有秩序中得到優待、得到好處、得到最惠國待遇。當經濟及發展的要求已經超越單純的經濟要求,而涉及到其他環節,足以危害到這個政權的安穩的時候,這一類國家及政權就會搬出「國情」、「獨特性」、「文化差異」之類的理由來否定其他發展目標;也許還會在國內鼓吹排外仇外以抵消其面對的來臨自國際社會的要求和壓力。但當這類國家及政權有一定經濟實力之後,就會尋求改變國際社會的標準及遊戲規則,企圖製造、主宰及主導新的秩序。

不過,這一種把戲,已經越來越圖窮匕現,再騙不了幾多人。不要說意圖欺騙國際社會,連想蒙蔽還能夠接觸自由資訊的香港人都沒有可能。

這一天,正好有一個現成的例子。政權機關代理人及喉舌說的所謂「反對外國政府及機構以言論及結社自由為幌子」來「干涉香港事務及中國內政」,其實正好倒轉來讀。我們要反對的,是以「中國內政」為理由,否定及打擊人類共同的標準,包括「言論自由及集會結社的自由」。

就是不能再容忍這一種「反發展」的邏輯來蠶食我們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