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盼金鐘不會只是每年讓我們懷緬的地方

2018/9/30 — 20:18

黃之鋒

黃之鋒

編按:作者於 Facebook 刊出 9 月 28 日在金鐘舉行的傘運四週年集會發言全文,轉載如下。

「只盼金鐘不會成為只是每年聚頭,讓我們懷緬曾經擁有美好時光的地方。」

上年 9 月 28 日我無辦法前來金鐘,因為當時正身處壁屋監獄服刑,雖然我仍然有官司在身,但今日有機會來到,都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廣告

一個禮拜前我開始思考,來到雨傘運動後的第四年,我們應該說什麼呢,我上台除了和大家懷緬我們曾參與光輝的雨傘運動外,應該和大家有什麼分享?

當我思考的時候,我想起佔領華爾街時,齊澤克曾經講過一段說話:「我唯一害怕的就是有一日我回家,然後每年回到這地敘舊一下,去懷緬我們曾經擁有的美好時光,我向自己承諾我不要這樣,因為大家都知道,人總是會渴望一些東西但又不是很想爭取,不要怕去爭取你渴望的東西。」

廣告

今天來到,當然就是記住四年前的雨傘運動,但我相信除了記住雨傘運動之外,金鐘不只是我們每一年 928 就回來懷緬的地方,所以我在這裏想跟大家說,到底這四年來我們經歷了什麼?

雨傘運動過後的一年,大概就是我們民主派處於一個很碎片化和分裂的狀態,有著互相指罵與批評;2016 年,我們看見立法會選舉,傳統政黨新舊交替與新政團冒起,大家都在為選舉的佳績而慶祝;2017 年,我們入到監獄服刑,大家的重點自然都是毋忘獄中的政治犯。

來到雨傘運動的四周年,到底今日我們的民主運動向什麼方向發展?大家都能看見我們其實處於一個民主運動的困難,就是在我們的集會,年輕人的數目比例越來越少。

(正如剛才在請 30 歲以上的參與者舉起手)現在身處連儂牆的我,可能已是在場少數的 90 後,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當比我更加年輕的年輕人, 2000 年後出世的,2003 年七一後出世的,究竟怎樣令他們也參與集會,怎樣令他們知道雨傘運動這段歷史呢?

所以今次我說的就是「傳承雨傘運動的歷史」,沒錯,因為對於比我年輕的一代來說,雨傘運動已經成為歷史,我們面對着政治組織結社自由受到打壓,DQ 民族黨之後,有誰能夠保證香港眾志不會成為受到打壓的目標呢?

但我希望,雨傘運動四年過後,我們曾經有過的創傷,我們曾經面對着很大的挑戰,或者或多或少的無力感,但如果我們要繼續讓到香港人知道雨傘運動的歷史,讓比我更加年輕的千禧後知道雨傘運動,我們有必要將這件事繼續講下去,因為如果我們不說下去,就只會讓當權者的媒體機器,去重新定義雨傘運動。

說到這裏很多人都可能會問,對我而言,什麼是雨傘運動?我的答案很簡單,雨傘運動代表雖然我們至今「未能憾動政權,但曾經打動人心」,改變了很多香港的沉默大多數,令到他們有政治覺醒,這就是我們曾經擁有的雨傘精神。

雨傘運動,即使稱不上是勝利,時至今日人大決定仍然存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知道雨傘運動必然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個傳奇,我希望大家能夠讓比我們年輕的一代知道,雨傘運動如何影響香港民主運動光輝的一頁。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