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給當權者的平安?

2015/12/24 — 10:5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 陳清泉@精算思政】

聖公會鄺保羅主教在聖誕文告中,表示香港「撕裂」,要和平。又說香港在佔領後「缺乏互信」、「包容」。

觀乎內容概要,表面上四平八穩,並沒可議之處。不過,文告中不問社會撕裂的因由,而分明單把所有責任推給佔領者。文告中又大攪偷換觀念,連伊斯蘭國恐怖襲擊都被搬出來。然後又不問情由地表達,只要人互愛互信,就能神奇地解決這個艱難的「奧祕」。

廣告

坦白一點,就是所有事情的責任,都應由市民、弱勢群體去承擔。當權者那部分,一句也不用提及。

廣告

於是,在上位者又可以繼續與一眾建制傳媒一起,勸告「攪事」的人要和平理性,要「凡事相信」(新約聖經語),那就天下太平。然後當權者就可以開開心心放聖誕假,過了紅葉季節還好可以滑雪,有著(教會愛說的)「屬天的平安」。

為甚麼有佔領?社會為甚麼而撕裂?不問原由,一味叫弱勢的人民負責,不追究當權者,這是甚麼的道理?

但不是這樣的。耶穌誕生起初不是這樣的。聖嬰誕生是給窮人的福音。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新約聖經路加福音)當中,沒有不義的富人的份,沒有弄權的特首的份,更沒有專制的獨裁者的份。

福音是給弱勢、受壓迫的群體的好消息,而不是為當權者開脫、讓他們問心無愧去過節的國家宗教。

我想起幾個月前參加神學院關於佔領的講座。講者都是神學院受人敬重的老師。校友們固然逼切為香港尋求出路,但也沒有人期望教授們無條件認同佔領。

有人直接問教授對於參加佔領的市民的看法。特別提到有抗爭者與警方有衝突。教授很温柔地說,她也同情抗爭者的理想,但在過程中,她「看不到善良」。

恕我辭彙貧乏,這真是「難聽過粗口」。

難道這就是「打你左臉,連右臉也給他打」?不會吧。那當權者要不要善良呢?下令發催淚彈的,有沒有人勸他要善良呢?七警呢,神學院老師你們會不會去勸他們自首認罪?把浦志強無端關了兩年的政權呢?還有,還有,把十字架拆掉的無神論獨裁者呢?誰去警告他們要善良呢?

我又想起舊約聖經,以賽亞先知說:「那時,耶和華看見沒有公平, 甚不喜悅。 他見無人拯救,無人代求,甚為詫異,就用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以公義扶持自己。」 翻譯成廣東話,就是「上帝見到社會不公,但佢啲靚竟然全部冇做嘢,佢好surprise,好鬼慶,就自己郁手,做嘢救人。」

聖公會主教也罷,神學院教授也罷。上帝「做嘢」的時候,會拯救弱勢群體。到時,行事狂妄的當權者固然要受審判;但在旁為當權者的不義搖旗吶喊、只管叫人民「和平理性」的宗教領袖,難道不怕到時愧對造物之主?

 

精算思政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