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nie Li 黎明

Minnie Li 黎明

If Jesus Christ comes back from above, as proclaimed by the Revelation and himself, I guess he will judge other people first until I meet all my deadlines.

2019/5/16 - 10:51

只要愛國愛黨,《逃犯條例》修訂就同你冇關係?

(按:安全起見,部份資訊經過修改)

講幾個故事給大家聽。

有個朋友曾在某二線城市宣傳部的輿情監察部門工作過。他說部門牆上有個很大的屏幕,背景顯示的是全市地圖,一旦有IP在網絡上發佈「敏感詞」,就會被標示在地圖上相對應的位置。如果只是偶而涉及一個詞,標示點就很小,他們也不一定去看,網絡自動過濾系統會把它刪除,漏網的還有人工網絡言論審查員手動刪除。但如果有IP發佈數量大,內容出現敏感詞頻率高,就會被顯眼地標示出來,他們就要通知國安查一查這個用戶。

廣告

上面時常都會傳達一些命令下來,關於近期不可出現在社會上的「敏感詞」。每當這時候,他的領導就會將總部下達的內部指令用傳真機發送給全市所有新聞媒體、資訊部門、事業單位等等。然後全世界都會盡全力把這些詞從人們的視野中抹去,有需要的時候還得把發佈這些敏感詞的人也抹去,至少在某一段時間內。譬如有段時間瘋傳江澤民去世,網頁上就連「蛤蟆」這個詞都搜不到(因為這個是江的外號);雨傘運動那就更不用說了。

後來他的領導學會了用微信,頓時覺得超級方便,只要把內部指令用手機影相,再發送給對方就可以了,再也不用逐個fax給一個長長的名單,於是立馬與時俱進,用科技造福黨國偉業。第二天,部裏來了幾個國安,把他領導架走「喝茶」,說是發現某手機號發出的短訊中高頻且大量出現敏感詞,還傳播範圍甚廣,追查源頭發現是他領導的手機號碼。領導解釋了半天還出示各種證明,總算是洗脫了顛覆國家的嫌疑,從此一心忠於黨忠於傳真機,可還是有點擔心這次「誤會」會不會被誰拿來做文章影響仕途。

不發送敏感詞會不會就沒事了?也不是。朋友說有次整頓休閑娛樂場所的時候沒收了一批電腦,他審核裡面資料的時候意外發現了小學同學婚外偷情的開房記錄⋯⋯這個小學同學現在在政府做公務員,愛國愛黨,前途應該是不錯,不過如果有日需要按個什麼罪名給她,或者拿什麼來脅迫一下她,這種資料都會大派用場。

那麼這些和《逃犯條例》修訂有什麼關係呢?不要忘了,第時叫你搬去大灣區,你得有張港澳居民居住證,那個證360度無死角地和中國居民身份證相似。而且,政府的香港居民數碼身份識別系統(包括人面識別)合約的中標者是誰呢?是中國平安集團旗下的平安科技。所以你也不用真的搬去大灣區,總有一個方法監控到你。而一個人一日可以被收集的資訊,龐雜到可以用來寫小說,只是編個罪名什麼的,真的,都感覺埋沒了這個信息系統的才華。

至於那些總以為跟著「趙家老爺」就有飯吃的建制派,飯有沒有得吃是不能保證的,可能偶爾也有點碎渣掉下來,但分分鐘站錯隊、說錯話或者成為了權鬥、戰略的犧牲品,那可是機率頗高。昨天掃黃打黑,今天嚴整貪官,明天黨風廉政⋯⋯你以為「壞人」都是隨機抓來的嗎?阿Q自以為和趙家拉上點關係,在別人面前也能高人三分,結果還不是被趙家老爺一巴掌打飛:「你那裏配姓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