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許含淚投票泛民,不許選委加持John曾?

2017/1/22 — 2:23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1月19日宣佈參與特首選舉。(圖片來源:曾俊華競選網站)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1月19日宣佈參與特首選舉。(圖片來源:曾俊華競選網站)

【文:幕後新手】

投票是忠於自己還是阻止敵對的人當選,此是政治學有趣的問題之一。在立法會選舉時,有種朋友總會告訴你不要浪費選票,即使不喜歡這個政黨的候選人,也要集中票源投之,希望敵對的候選人不能當選,兩害相權取其輕。然後,在選舉後期,有候選人壯烈犧牲,為成全大局棄選,天真的我當然深受感動,默默含淚投票。

不過,在是次特首選舉中,有種朋友又會大義凛然告訴我,要突顯制度荒謬,支持民主的選委要投白票,讓選舉流產,對抗制度。這是雙重標準,沒有原則,大家自行判斷。總之,我們既要含淚投票給泛民,又要投白票抵抗曾俊華。

廣告

超級區議會又何嘗不荒謬?

要對抗篩選,必先談談超級區議會。超級區議會的提名門檻為15名區議員,導致缺乏政黨機器支持的獨立人士根本難以參選,如司馬文及陳國強,大家只可選擇一些大黨的候選人。回顧近兩屆立法會選舉,選民也需經常面對含淚投票的兩難,這樣的投票完全是為了阻止敵對候選人當選。但是,有種朋友不會告訴你超級區議會的制度是政治飾選,大政黨壟斷了提名權,更不會反思制度上的問題或提出改善方法,如進行初選。上年立法會選舉,不同黨派為了議席,互不相讓,攪一場大龍鳳後棄選,香港人也哭笑不得,只可繼續含淚投票。

廣告

小圈子的不堪需要泛民主派突顯嗎?

數年前,社會的民主意識不太高,泛民主派參加小圈子以突顯制度不堪值得理解。但見證唐梁醜陋的對決,梁振英統治的黑暗5年,又經歷了79天的雨傘運動後,難道香港人還不清楚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嗎?今天,有種朋友仍會鼓勵泛民主派出來參選,旨在提醒市民小圈子制度的荒謬,這是思想停滯不前或是當香港人失憶嗎? 泛民主派代表除了可以於選舉論壇中替香港人出一口氣,還有什麼可以做,這種其實只是消極抗爭的一種,意義不大。

含淚投票還是要梁振英 2.0

按現今形勢分析,中聯辦及港澳辦力推林鄭月娥成為「梁振英 2.0」,從林鄭處理西九事件及落馬洲河套發展事件中,均處處展現她強硬的一面,再加上她對官僚制度的熟悉,未來施政可能被梁振英更恐佈。更令人擔憂的是不少梁粉亦紛紛投靠林鄭營,這班只為自己利益的庸才,將會令香港一步一步走向滅亡。要阻止梁粉勢力繼續毒害香港,除了投票給曾俊華,泛民300+還有其他選擇嗎?胡官沒有挑戰林鄭的力量,投白票又不見得能夠挑戰制度,為什麼又不能含淚投一個less evil的曾俊華呢?

我知道有種朋友一定會批評,曾俊華支持831,又會為23條立法,民主派不能接受。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不過傳統泛民爭取了30多年民主,沒有什麼成果,未來也不見得有什麼結果,我仍然含淚投票給他們。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自稱是民主派,而是我不想「亡國興」當選。

放下成見 為香港人利益投票

堅守原則或是固步自封,只是一念之差,泛民300+選委投票時應好好思考如何選擇才符合香港人的利益。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有種朋友一世都堅守原則,從不妥協,永遠站在道德高地,自以為能夠看透世情,指點江山。其實,最離地及脫離大眾的就是他們。究竟有種朋友是誰,大家可以問問陳雲最痛恨的是什麼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