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談民生,不談政治的廢話

2018/11/24 — 17:57

富爾培(Gustave Courbet)的《鋤石人》

富爾培(Gustave Courbet)的《鋤石人》

大館總監簡天寧謂大館只要藝術不要政治,因而封殺馬建。現陳凱欣又說只談民生不談政治,如果不是腦袋閉塞,便是因缺乏道德勇氣而掩耳盜鈴。我們生活中的任何環節,都為政治所擺佈影響,只在表層略塗脂粉,以為便解決問題,實是欺世盜名。

十九世紀為西方藝術帶來翻天改變的寫實主義畫開大師,同時也是積極政治參與者的富爾培(Gustave Courbet),有一天看見個長者和小孩在山邊鋤石,深感窮人的悲慘命運,就是由小鋤石至終老,這是他們一生的歴程了。富爾培於按原人物大小把二人畫出來,即是著名的<鋤石人Stonebreakers>,這不為人關注的題目,在歐洲牽起個小小熱潮,但大都流於煽情,沒富爾培的率直真實力量。

富爾培深明只談藝術不談政治不能解決問題,因而積極參與政治。當然政治改革不是擺場婚宴,追殺封鎖是極權者的必然反擊。富爾培晩年被囚其後流亡瑞士,最後鬱鬱而終,但已成為歷史中重要人物。而他的< 鋤石人> 雖然於二次大戰時遭銷毀,但它其留下的影像,仍是研究十九世紀歷史、政治和藝術不能或缺的畫作。

廣告

看見鋤石人的終生苦痛,送他們麵包或錢去吃頓飯,就可解決問題嗎?所謂關注民生,就是送他們毛氈,或是好一點送他們到露宿者之家。做成露宿者一主要原因,是住宿昂貴,棕地、富人歌爾夫球場不敢動、發展商、大陸本地炒家發大財,政府只關心繼續賺錢去建高鐵長橋,將來還得空前光榮大計的大填海。權力架構、資源分配,都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最新調查顯示香港每五人便有一人居於貧窮線下,這是任何社會的恥辱,每人派些糖便可解決嗎?不談政治,只講民生這癈話,正是典型建制派的虛偽。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