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講民主並不足夠:香港需要反思 於「自由市場 — 原教旨主義」中之角色

2016/9/19 — 21:20

//2014年的示威者並不是一夜間便決定想要得到民主,也不是突然衝動地覺得自己已受夠香港政府無法兌現2017年進行普選的承諾。//

//2014年的示威者並不是一夜間便決定想要得到民主,也不是突然衝動地覺得自己已受夠香港政府無法兌現2017年進行普選的承諾。//

【文:鄧銘雋; 黃柏㬢】

香港再一次因為負面原因登上國際報章頭條。首先,五名書店人員先後在香港和泰國被擄走到中國內地。於2014年曾經被數以千計佔領人士佔據的旺角街頭,因為警員介入取締小食夜市而釀成一夜暴亂。

兩年前,本地精英因為不滿北京政權在香港實施類似殖民管治所引至的民怨,至今仍沒消退,而且不斷升溫加劇。

廣告

一向被國際媒體與本地社運圈子採用的標準療方,強調只要有自由公平的選舉,便足以解決我城各種問題;但它卻未能辨識導致本地民怨四起的根本原因:極度保守的經濟議程令經濟持續衰退,而我們亟需瞭解與要求改變。

2014年的示威者並不是一夜間便決定想要得到民主,也不是突然衝動地覺得自己已受夠香港政府無法兌現2017年進行普選的承諾。北京多次對投票權說不,並不足以解釋為什麼素來以不認識、不關心任何政治議題自居的香港人,會群起佔領四個地區整整三個月。

廣告

我們在2014年已到達臨界點。形形色色的社會不公問題,加上曾經不可觸碰的中產階級也無一倖免地面對經濟緊縮;他們見證了薪金不斷下降,有意置業人士則親睹樓市泡沫下上車夢破滅 –– 這一切都是在完全沒有任何真正社會安全網的情況下發生。學生領袖黃之鋒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便暗示運動中市民對經濟的不滿:

「香港經濟蕭條,令市民充滿怨氣。工作前景暗淡;租金和樓價遠遠超出大部分年輕人的負擔能力。貧富懸殊問題嚴重,整個社會千瘡百孔。我們這一代可能是第一代經濟情況比父母更差的香港人。」

根據華盛頓保守派智庫Heritage Foundation的分析,2014年的佔領事件和這個月的暴亂都有相同起因:香港過去數十年來一直贏得「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的美名,儘管地位令人半信半疑,但民眾對過度經濟緊縮措施帶來的後果難免有重大反應。

這些政策令財富極端集中。即使是素來支持自由市場的《經濟學人》,也將香港列於其資本主義指數評級的前列位置,與其他對手有著一定距離。儘管最低工資在去年有所提升,但仍只有微不足道的每小時港幣32.50元。華府的生活水平與香港相若,但當地的最低工資卻有10.50美元,折合為$81.60港元,即高出兩倍半之多。另一方面,集體談判權、失業福利甚至全民退休保障這些在其他工業化國家裡視為基本應有的權利,在香港並不存在。

儘管這個時代,連歐洲多國以致加拿大魁北克省都有民眾發起保衛與保護這些福利的運動,香港人的集體憤慨又何去何從?在這個我們站起來爭取應得投票權的時候,為什麼卻沒有人走上前線,爭取比大部分發達國家嚴重落後的經濟民主?

我們的社會運動下一步要走的,是離開獲得選票的單一焦點,轉而直接處理這些根本問題。這不是說我們應放棄任何爭取普選的行動,但面對著數之不盡的障礙,包括北京頑固地反對向美國靠攏,社運人士需要問問目己:究竟不惜一切地爭取普選,是不是解決無論有沒有民主都會出現的社會不公義的最佳方法?

我們需要一套政策用來遊說執政政府把龐大的財政盈餘,像其他工業國家一樣投資在完善福利社會上、把最低工資設定在可以讓人生活的水平、實施租金管制和擴大公營房屋的供應。不論政府官員是否來自直選,他們都不大可能會在無需面對外間壓力的情況下引入這些政策,只有一個有組織的公民社會,才有能力把這些問題納入政府討論議題。

社運人士大可以向歐洲和其他地方發起的各種反緊縮經濟運動取經,它們爭取不削減公共服務,而這些公共服務是我們從來沒有擁有過的。其中,西班牙的按揭貸款受害人平台(PAH)從2011年的15-M運動冒起,旨在特別回應按揭違約業主被逐出家園的問題。他們之間有很多人因為國家經濟危機而失業。同樣地,美國的「爭取$15」(Fight for $15)運動聯合了低收入工人,一同爭取足以維持基本生活水平的每小時$15美元工資,這是西雅圖和三藩市已實施的工資水平。

但是,香港的社運人士還需要做很多準備功夫,才可以適當地裝備自己、推動香港急需的進步運動。在這些準備工作中,包括認識幾個選舉民主限制的基本事實。其中一個令人最不樂意聽到的事實,就是在絕大部分時間,金錢的聲音要比選票響亮。

更重要的,是社運人士必須意識到並令公眾明白,自由市場原教旨主義在創建香港今日以低工資、長工時為特色,朝不保夕的工作模式中的角色。不爭的事實是,我們提供的社會保障遠較其他工業化社會落後,可能會成為爭取公眾支持中的重要一環,當然人們必須已認識這點。

越見明顯的是,如果我們要解決再次湧現的社會矛盾,香港便不能讓自己擔演資訊不足、與世隔絕的社會。現在正是觀察各地,向在其他地方為類似鬥爭奮鬥的社運人士學習的時候。不論我們有否發現,這些運動現時在全球各地,由巴西至保加利亞、由西班牙以至美國,都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荼。

在北京和香港政府的默許下,普羅大眾的福祉只會繼續被少數既得利益者不斷蠶食,由此引發的不滿和怨恨亦只會激發更多人走上街頭抗爭。我們需要張開眼睛,認真觀察和學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