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講「撤回」,令我難抑怒火

2019/9/5 — 13:03

下午(編按:昨日)得知消息,說林鄭月娥可能在傍晚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就仍然堅持不會進行獨立調查。具體如何當時仍然未明朗,但得知那個消息之後,我完全沒有滿意的感覺,反而突然間湧起一陣莫名的憤怒,是幾個月來其中一次最大最大的憤怒。即係點?林鄭月娥浪費了香港社會差不多三個月時間,這三個月裏邊曾經有過幾多次的憤怒、憂慮、悲哀、憂戚?換來的就只是林鄭月娥那兩個字「撤回」?

香港人捱了幾多次警棍?有幾多人被打到爆缸?流了幾多血?有幾多條手骨腳骨腕骨被打斷?有幾多人甩了幾多隻牙?這些到現在仍然不明朗,只知道矚目皆是!是不是真的有人死亡?有沒有人真的在拘留期間被強姦?被性侵害及非禮的人又有幾多個?失去了眼睛及部分視力的那幾位又點計?被拘捕那千多人中有多少人是被警察濫捕?被檢控那百多人又有幾多個是律政司濫控?部份更不得到保釋!

香港人有權要求知道真相,只有獨立調查才能有機會得以接近真相!

廣告

這兩個多月,我們香港人忍受了幾多次那些達官貴人、警察高層天天擘大眼講大話?講一些跟我們眼看的、認知的、良知判斷的完全相反的話?想到這些,心中的憤怒便難以抑止。

在這幾個月,我不只一次講過,五大訴求中有一些不是一時之間可以解決,例如全面雙普選,但如果政府正式撤回條例草案及進行一個全面獨立的調查,我說我是相信很多香港人都勉強會收貨以觀後效的!好了,現在政府說撤回,兩個最基本的訴求不已經是滿足了其中一個嗎?我問自己,還憤怒什麼?

廣告

問題是經過幾個月,換來的就只是「撤回」兩個字,連獨立調查都沒有,這已經夠令人氣憤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現在就接受或者如林鄭月娥所願,成為她口中所謂的「中間派」,收貨停止爭取其他,我們怎樣向上面提到那些作出了犧牲的人交代?我還知道,面對大是大非,所謂中立就是幫兇!

幾個月下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奮不顧身與警方的暴力鎮壓抗衡?我不止一次說過,我反對暴力,我也不只一次勸諭大家不要動武,我還不夠中間派?但我們所見的是,警察的暴力不斷升級,我見到是警察如何濫用法定武力,我見到的是警察不斷利用納稅人支付的武備來傷害我們的孩子及年輕人。我怎能容忍自己成為對這些罪行和稀泥的那一種中間派!

更令人齒冷的是這個政府明顯在勾結暗黑勢力。元朗站恐襲事件,除了那位明顯有串謀之嫌的何某之外,地區的指揮官究竟去了哪裏?警察究竟去了哪裏?這些問題政府解答了嗎?政府似願意為此尋找答案或提供答案嗎?老實說,自從那個小桃園飯局及 2013 年天水圍有江湖叔父率領門生為特首維持秩序事件之後,我從來都不懷疑警黑勾結或政黑勾結的可能性。這一次就更是無從抵賴了!警察為何會對施襲的白衣人如此寬厚,到今天仍然是輕輕放過。這些可以如何解釋?還有北角的福建幫,荃灣的藍衣人,還有對各區連儂牆這一種最和平的表達方式都作出暴力衝擊及傷害,這些全部都是在警方的眼皮下以暴力手段對待示威人士。政府及警察一直都在採取雙重標準。默許就是縱容,縱容就是同謀!

幾個月來,警察的暴力不斷升級,除了濫用催淚煙,胡亂揮警棍扑頭之外,根本就是完全視警察通例與警方使用武器的指引如無物!示威者有用暴力,有作武力回應,有做破壞,這些都不能否認。他們可能最終被送上法庭,被問刑責,要被判刑,這些可能也是無話可說。但為什麼以合法武力作包裝的警員就可以完全不需要對濫用暴力負責?警隊高層及特首為何可以容忍前線警員對紀律置之不理?不展示警員編號,目的十分明顯,就是要迴避責任,就是要濫用警暴。林鄭月娥所謂的「不出賣警隊」,就是要把警察變成法外之民,做乜都得,完全不需負上法律責任。

更離譜的是警察竟然衝入地鐵車廂見人就打,打完就走,這竟然可以說成是專業行為。這樣的警隊,跟黑社會根本就沒有分別!撤回條例又如何?香港是不是就可以這樣成為一個警察社會?作為香港人,我不接受一個如此無法無天的警察社會!

我要求法律公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接受警察可以不斷施暴,而免於面對法律制裁!

傍晚看到林鄭月娥那個宣布撤回的錄影片段,聽到她的聲音,想到路透社泄露的那段談話中,林鄭月娥還要文過飾非,說推動法例修訂是因為對「一個個案的同情」,說制定那條草案是「出於好意」,只是自己及團隊「低估了市民對中國法制的憂慮」,又說「對這種憂慮缺乏敏銳」。這些全都是推卸責任,甚至可以說是把北京擺上枱來為她自己開脫。由 2 月開始,香港市民向政府提出反對的訊息越來越清晰,政府沒有理由說自己對反對及憂慮不敏感。林鄭月娥應該重温看看那幾個月她說的話及她的態度。那種傲慢、專橫、及藐民意的態度,根本就是暴政!那不是不敏感!

我拒絕暴政!我不能接受一個讓暴政差不多變成無可避免,又讓暴政難以受阻止的制度!我不接受一個只能由奴才走狗主導的政治制度!

經過了這三個月,香港已經跟以前不一樣!我們更有決心!也知道不能讓香港繼續如此下去。香港社會因為林鄭月娥,已經種下了更大的敵意及仇恨。不能只靠「撤回」兩個字來蒙混過關。看不到自己會於未來幾年之內原諒香港的警隊,我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樣,可能根本永遠都不會再饒恕這隊警隊。

經過這幾個月,對於中央堅持要用這一種制度來治理香港更加反感,更不能同意這是一套合理及符合香港市民期望的制度。拖延政改討論更不符合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北京大可繼續條件反射地抹黑,把這次抗爭提升至是什麼「顏色革命」、「外國勢力操縱煽惑」、或者說是要「搶奪香港的管治權」,這些說法只是夜行人吹口哨,還嚇得到誰?幾十年來,這種口吻搬出來幾多次了?已經不再能夠說服人!用來欺騙那些無知的愛黨盲毛去吧!容許林鄭月娥這一類人作惡,容許這樣的警察向香港人施暴,令人根本沒有辦法再相信這制度可以有效治理香港。北京可以繼續埋首沙堆自說自話,我不會收貨!

折騰得這麼嚴重,去到這一點,只「撤回」兩個字不但不足以令怒氣消失,只令人更加無名火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