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以問遊行有無用 但不能停下來

2019/5/30 — 15:53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文:莫哲暐】

昨日我負責助教的堂上,教授播了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說《I have a dream》。大家應該聽到厭。我們一般所理解的歷史是這樣的:黑人備受歧視,生活艱苦。繼而馬丁路德金領導黑人民權運動,振臂一呼,帶領遊行向華盛頓進軍。這是運動的高峰。其後詹森總統簽署民權法案和投票法案,保護黑人權利。

現實又怎會如此簡單?在種族隔離下,黑人受盡壓迫。上街遊行的結果可以是被活活打死。馬丁路德金倡導和平非暴力手段,多次受到質疑。Malcom X 與馬丁路德金路線之爭,亦為眾人所知。黑人民權組織之間爭論終日,分裂內鬥也是兵家常事。我們以為黑人教會都是平權的先鋒,但其實大部分牧師都叫人「唔好搞事」。華盛頓的大遊行固然是高峰。但光輝背後,其實經歷了種種爭論、猜疑、混亂。事實上,所有運動都必然是如此。

廣告

我們可以問:一次的大遊行,真的足以迫使政府就範?只講一點。當時的美國國務卿 John Dulles 都支持民權運動。但他真的關心黑人的福祉嗎?當然不是。只是因為冷戰,蘇聯以美國黑人的慘況為宣傳。Dulles 害怕失去自由世界之首的道德光環,同時要防止共產主義在國內蔓延,繼而支持民權。如果無冷戰,遊行可能不會發生,發生了也可能無用。

另一民權領袖 Rosa Parks 在種族隔離的巴士上抗命,拒絕站起來,激起一場杯葛運動。但她真的是抗命第一人嗎?不是。在她以前,已經有人試過抗命,但得不到迴響。你會說那些抗命者是浪費時間嗎?民權人士把 Rosa Parks 塑造成柔弱女性,好能得到更多旁觀者支持。但其實 Parks 早就是運動中人,訓練有素。假若她無默默耕耘過,又怎會抓緊時機,繼承前人,打開了歷史新一頁。

廣告

另外我們還可以問:兩法案簽署後,真的大團圓結局嗎?當然不是。簽署法案後,多個黑人貧民窟爆發騷亂。何解?因為即使上頭簽了法案,經濟剝削絲毫未有改變,黑人依然受盡壓迫。後來繼任的尼克遜和列根,根本不把黑人放在眼內。那麼,馬丁路德金所做的一切,真的有用嗎?到了今天,我們還會每隔數天就看到黑人被警察毆打的案件。還會看到白人殺人往往輕判,黑人殺人便一定重刑。那麼,民權運動真的有用嗎?

我想講的是,不要常常覺得外國抗爭特別成功。整個黑人民權運動中,每一步我們都可以問有無用。即使運動完結,我們仍然可以繼續問有無用。問,是應該的,因為要不斷反省。但如果一問有無用,我們便停下來,那麼一切都不可能改變。

其實,我們固然可以問如果無冷戰,遊行有無用。但我們同時可以問:如果無遊行,有冷戰又如何?

其實世上很多事可能最終都會徒勞無功(當然到時就會有人說自己預言成功)。但在壓迫面前,起碼要抬起頭,像馬丁路德金一樣高呼:「Free at last ! Free at last ! Thank God Almighty, we are free at last !」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