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否討論香港改行社會主義?

2017/9/18 — 9:47

何漢權、張秀賢 (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何漢權、張秀賢 (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日前的城市論壇中,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張秀賢質疑,若是港獨違反《基本法》而不可講,是否也不可討論香港實行社會主義,在政府總部掛一條「香港要實行社會主義」的橫額,是否也是鼓動?在民主牆貼出「拒絕沉淪,唯有一制」,十大校長又會否出聲?由於這個問題很有趣,遂撰此文一說。

張秀賢提出這個質疑,相信主要是來自《基本法》第 5 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單純從條文的字面意思上來看,一國兩制只保證了「五十年不變」,我們討論香港應否在 2047 年之後實行社會主義,或者取消一國兩制,是絕對不算違反《基本法》。

另一方面,根據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第 9 條第 (2) 款,任何作為、言論或刊物,不會僅因其有下列意圖而具有煽動性:

廣告

(a) 顯示女皇陛下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誤;或
(b) 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或
(c) 慫恿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嘗試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
(d) 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

回歸後,香港通過了《香港回歸條例》,在現行的《釋義及通則條例》加入了〈附表8〉。因此,條文中涉及女皇陛下的提述,須解釋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或其他主管機關的提述。簡單而言,如果有人認為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乃是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根據現行的《刑事罪行條例》,不屬違法。

廣告

問題關鍵是,我們究竟能否從法理上,證明《基本法》第 5 條屬於憲制上的錯誤呢?乃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犯了錯誤呢?我們便要從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找答案。張秀賢或許忘記或忽略了一個法理事實,《基本法》雖是香港特區的憲制性文件,但是從中國法制的角度而言,它是一條全國性法律,其法源 (source o f law) 來自《憲法》,法律地位自然也低於《憲法》。

因此,我們若能夠提出論證,證明《基本法》第 5 條抵觸《憲法》第1條,那便是合法行為。《憲法》第 1 條是什麼呢?原文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其論證方法,便是指出《基本法》第 5 條「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屬於《憲法》第 1 條第二款「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的違憲法規。由於全國人大根據《憲法》第 62(2) 和 (3) 條,擁有「監督憲法的實施」和「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國家機構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的職權。換句話說,全國人大真的是可以《基本法》第 5 條違反《憲法》第 1 條為由,宣佈修訂《基本法》第 5 條,或廢除《基本法》第 5 條,或廢除整部《基本法》。

有人或者會說,《基本法》是全國人大制定的,但是全國人大也可推翻過去曾經制定的違憲條文,它還可擁有修訂《憲法》的權力,因為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有人又或者會說,《基本法》法源來自《憲法》第 31 條,但是大家若細心閱讀條文原文,便會知道條文的微妙之處:

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

條文從未說特區內實行的制度,可以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或者可以不實行社會主義這個「根本制度」啊?因為《憲法》的〈序言〉中明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人剝削人的制度已經消滅」、「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中共一直聲稱資本主義制度是一種剝削制度,怎可能在《憲法》第 31 條列明特區內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呢?

某程度來說,張秀賢談到香港姓資姓社的問題,其實還真是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很明顯,大陸當日刻意透過巧妙的修憲,迴避了一國兩制跟《憲法》之間的衝突,同時留待了一個「走盞位」,以便他們在需要之時,廢除香港的資本主義。因此,討論香港實行社會主義或許違反《基本法》,但肯定不違反《憲法》。

作為港人,我們或者最應該擔心的,倒是大陸官方忽然認真地探討一國兩制有否違反《憲法》。當它拿起這個「走盞位」玩的時候,便是香港一國兩制滅亡之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