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憐和可恥的李波

2016/3/29 — 10:55

李波回港後接受鳳凰衛視訪問

李波回港後接受鳳凰衛視訪問

近日來,香港社會越來越光怪陸離。3月20日,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及多名義工,親臨天水圍嘉湖山莊附近被違法堆置的「泥頭山」,挖走泥頭,擬運送到政府總部示威,但卻被警方以涉嫌「盜竊罪」拘捕。堆泥的大搖大擺,挖泥的卻被立即拘捕,這就是香港沉淪的實況。此外,香港康文署惡意要求「糊塗戲班」劇團藝術行政主任羅淑燕在其簡介中刪除「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中「國立」二字,激起猛烈抨擊。3月21日,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直斥康文署趨炎附勢,令香港的自治權尊嚴公然淪喪,魯莽行事,脫離現實,政治考量,但也「無法改變北藝大事實存在的真相」,代表有關當局「冒犯、無禮、強迫」及開展「無意義的意識形態鬥爭」。這些事件的是非對錯,已經無待深論。不過,最荒謬的事,莫過於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回港後的表現。

3月24日,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突然回港,向香港警方要求銷案。中國媒體鳳凰衞視、澎湃新聞、香港星島日報均訪問了李波。李波表示:「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內地的執法機關很文明,做事很規範,依法辦事,對我一切應有的權利都有很好的保障。另外,在這幾個月裏面,我和我太太也去過挺多地方,見過不少人,也親身去體驗過內地很先進的醫療資源,我感受到內地很繁榮發展,祖國很富裕強大,作為中國人我感到很自豪。我準備在稍遲一些時候帶我兒子回內地治療。我的感受就是,作為一個香港人,香港要發展,必須緊密地依靠內地、依靠祖國。」

廣告

李波表示不再希望接受任何其他傳媒訪問,強調沒有「中國執法人員」要求或協助他偷渡。但他呼籲媒體「放我一馬」,「再多問我一千次,事實也是一樣」,希望外界讓他過回平靜生活。他又表示自己不會再出版「胡編亂造」的書籍,又指自己拖累員工,影響他們家庭,感到十分愧疚。鳯凰衛視記者問李波「為甚麼你要回去協助調查」。李波竟然回答:「我覺得作為一個香港人,也是作為一個中國人,在有需要的時候配合調查是我的義務。我認為一國兩制的前提是一國,沒有一國就沒有兩制。講到配合調查,我回去配合調查的進展是非常順利的,但是還沒有完成,可能還會多回幾次內地配合調查。此外,我最近會和我太太回去內地祭祖。」

說時遲那時快,李波夫婦翌日(3月25日)早上就疑似突然分頭回去大陸。李波本人還有黑超白衣男和司機「相伴」和沿途「護送」,坐上一輛中港牌黑色七人車上,從他的北角住所出發,直奔落馬洲,北上深圳,疑似為了盡他所說的「中國人義務」而去「配合調查」。他在住所外向傳媒表示:「要說的都已說完,不好意思。今日跟大家說,希望大家以後放過我和我的家人,不要逼我太緊。我想忘記過去的事,重新起步,開展人生新一頁。」這一位正是兩個多月前眾多香港人遊行呼籲釋放的李波!

廣告

李波雖然很可憐,但更是可惡,甚至已經達到了可恥的地步。

然而,有些人用一種很「膠」的「大愛」態度來為他說情,聲稱「他」因受到共產黨恐嚇而這樣說也是無可奈何,又稱一旦別人親歷其境也會跟「他」一樣說出同樣的話,所以大家應該為「他」打氣和祝福。試想:如果把上述的「他」逐一置換成任何黨官、流氓、無賴、梁振英,也能說得通嗎?聲聲「無可奈何」,難道都是真的嗎?

李波說:「我感受到內地很繁榮發展,祖國很富裕強大,作為中國人我感到很自豪」;「香港要發展,必須緊密地依靠內地、依靠祖國」。講出這些話,難道李波要競逐特首嗎?抑或只不過是背誦出共產黨事先寫好的台詞?這位被綁架的人質,講出這些離題和離譜的「歌頌祖國」說話,極有可能是照本宣科,把共產黨早已擬好的對白公開背誦出來。

然而,這真的是「無可奈何」嗎?我不以為然,他畢竟是可以選擇的:縱使被迫撒謊,也可盡量減少謊言。即使是共產黨強迫他背台詞,但他為何不說「一直自由自在,其餘無可奉告」即可?換言之,為何對於共產黨要求他說出來的,他都全部「交足戲」,不願減少口頭造孽的成分和數量,而不是僅配合中共的最低要求即可?需知道他是「以自己的方式」「偷渡」北上大陸「配合調查」,至於中國醫療好、富裕強大、身為中國人等等,干他屁事!這正是他最可惡可恨的地方,絕非一句「無可奈何」就能開脫。至此如果有人還是認為李波根本無法不這樣說,大可看看劉曉波、許志永、譚作人等君子面對中共折磨時的表現吧!選擇一直是擺在面前的,大家不要再為怯懦和墮落找藉口了。香港人應該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直斥其謬,丟棄硬膠。

況且,李波去年年底失蹤的過程依然撲朔迷離,未得正解,而他的說法更加破綻百出:李波當天如何從柴灣進入中國大陸?他說沒有「中國執法人員」要求或協助他「偷渡」,但又曾經說過他是「在朋友協助下用自己的方法自願返回內地」,實情如何?他承認偷渡入境,為何沒有被他公開誇讚的「依法辦事」部門追究?他當晚跟夫人講電話講到「我在深圳」時,為何突然斷了線?他的女兒及朋友說他之前已知快要接觸某君,但事實上他卻毫無失蹤預感,究竟細節如何?後來,他接受電視台訪問,聲稱自己一直可以自由回港,但是只要香港人不再熱烈討論他的失蹤事件,壓力減少了,他就會自然而然地回港,那麼說來,他兩個多月一直沒有回港,竟然只是因為香港輿論壓力太大?他又為何突然莫名其妙地放棄居英權?他這次回港後翌日又突然返回大陸,而且連夫人也被拍到拖著行李,疑似分頭北上,賠了夫人又折兵,為何?對於上述這一切,李波從未解釋,而且幾乎無從解釋。

更重要的是,坊間消息指出:事件主角桂民海收了共產黨的錢不出某本書,然後改頭換面後出了那本書,斧頭幫執行幫規,清理叛徒,以儆效尤,劍指桂民海。在整個過程中,李波等人有無分霑利益?李波等人又是否知道有何幕後大靠山給了桂民海這種膽識?如果傳言屬實,我預料共產黨絕對不會放棄對「叛徒的幫閒」李波等人的反覆調查與訊問,務求釘死桂民海,甚至順藤摸瓜,或者小事化大,伺機發動中共內部的政治鬥爭。

李波閃電式回到香港,然後閃電式北上大陸,顯然跟先前呂波、張志平的做法相當類似。依我看來,李波不只是為了在香港警局銷案,而是主要為了把12月30日的「越境綁架」,通過3月25日的「自願出境」來做一個「了斷」,足以讓李波今後繼續滯留在中國大陸「配合調查」顯得「合情合法合理」。換言之,這次滯留大陸的前提事實已經變成了「自願出境」而非先前的「越境綁架」,藉此企圖杜絕國際社會針對中共公然違反一國兩制的反對聲浪。

話雖如此,這只不過是中共自作多情的法盲白痴奇思謬想。這次根本就是「第二次越境綁架」,而且不像第一次那樣秘密地做,反而是在傳媒面前公開地做(黑超男、七人車),真是綁架的升級版,全球綁匪完全嘡目結舌。共匪之名,誰可匹敵?無論如何,包括李波在內的銅鑼灣書店五子一案,至今尚未了結,而且中共變本加厲,一張一弛,先放後收,迷惑大眾。大家不宜鬆懈,必須密切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