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憐的楊潤雄

2019/9/25 — 12:36

梁振英、楊潤雄

梁振英、楊潤雄

【文:黃中堅】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可謂當黑,近日連番被前老細梁振英修理,指他處理戴健暉咒罵警察使用過度暴力事件不力,沒有取銷戴的註冊,姑息養奸,譴責的處分不痛不癢。就算楊局長婉轉解釋處理投訴的程序,以及需要考慮的各種因素,梁振英並不收貨,繼續攻擊他忽視三萬警察家屬的要求,又把責任推卸給常秘及學校,極不負責任。

梁振英出身警察家庭,對戴健暉事件特別關注,一直窮追猛打,以有警察子弟就讀及警察家庭擔心警察子弟在校內被針對為借口,透過網上言論,要求真道書院解僱戴,又在網上向教育局施壓取銷戴的教師註冊,力求把戴趕盡殺絕。當楊局長低聲下氣公開表示願意反省自己的表現,梁振英語帶警告地提醒楊局長,特區官員做事需有擔當,戴健暉案是對教育局的重要測試。面對氣焰凌人的前特首所作出的嚴厲筆伐,楊局長真是有口難言,更免不了擔憂中央對他工作表現的評價。

廣告

客觀地看,這位曾經統領十多萬公務員隊伍包括教育局的前特首,應該十分清楚問責官員及公務員均須依法辦事,不能濫權及假公濟私。然而,梁振英的言論所展示給全體香港市民看的卻是自己對法律的無知和不尊重,帶頭破壞香港的法治。

現在讓我們看看法理。首先,真道書院是直資學校,它雖獲得政府資助,但除了學校、校監及教師註冊、課程、校舍、收費等事項需受教育局監管外,其他事務包括教職員聘用、解僱等則全部由校方自行決定,教育局是無從置喙。換言之,楊局長根本沒有法律權力要求或指令真道校方解僱戴。另外,梁振英及一眾投訴人一直沒法提出具體個案來證實戴在校內有針對警察子弟的行為,校方又有甚麼站得住腳的理由去解僱戴。連這些簡單法理都不知道或不先去瞭解,又不聆聽楊局長的解釋,梁振英的無知和不講理,真令人瞠目結舌。更可怕的是,其言下之意是楊局長應不用按法理辦事。

廣告

其次,教師註冊是受《教育條例》規管的。其中第 47 條授權常任秘書長(注意:不是教育局局長)可在五種情況下,取銷一位教師的註冊,其中一項是常秘認為教師行為「足以構成專業上的失當行為」。由於常秘的決定會影響有關教師的權利和生計,屬「準司法權力」(quasi-judicial power),在普通法,須受行政法法規約束,常秘個人的好惡無法左右,更不可為所欲為。從這角度看,更進一步看到梁振英對楊局長的卸責譴責是無知和不合理的。

還有,行政法一項重要原則是合理原則(Wednesbury reasonableness)。其意思很簡單,常秘必須綜合所有有關情況考慮,認為取銷註冊是唯一合理的和與違規行為相稱的決定,才可如斯定奪。常秘需要考慮的因素很多,包括:po 文內容、發表場合、閱覽人數、實際影響、作者態度、有無悔意、為人品格、取銷註冊對作者的影響等等。根據報章報導,有關 po 文本來是在戴的 fb 私人部分被人截圖,繼而從私人言論領域抽出,轉移到公共領域公諸於世,據戴解釋,網頁私人部分的閱覽只限於少數好友,對後來產生的公眾影響是別有用心的第三者所引起的,與他無關,帳亦不該算在他頭上。另外,該 po 文是他表達對警暴的一時情緒反應,事後已馬上刪除,並三番公開道歉。更關鍵的是,沒有證據證明他在校內有相關的不當行為。再者,戴在教育界服務多年,深受學生和同事愛戴,又有多項公職服務,因今次事件,他已辭去全部公職。這種種都是常秘必須考慮的有關因素,她不能像梁振英那樣只看 po 文内容就立刻要把戴趕盡殺絕。綜合上述因素,常秘深知在法理和事實上根本沒有足夠理由去取銷戴的註冊,惡鬥下去,只會對簿公堂,招致敗辱,所以只有以譴責來完案,能夠為教育局挽回一點面子,已算萬幸。然而,無知和不講理的梁振英仍怪責楊局長卸責,其弦外之音明顯是提醒楊局長應效法民航局對付國泰,運用權力迫使常秘不按法規來修理戴。

不過梁振英有一句話是說得對的。在今天,特區官員做事需有擔當,戴健暉案對教育局是重要測試,真正問題是:教育局上下是否堅持依法履行職務,不向白色恐怖低頭?

難怪特區政府的廚房是愈來愈熱了。日後,還有精英才俊願意為特區政府服務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