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還記得We’ll be back的豪情?

2017/8/20 — 9:51

這個星期,有十六位年輕示威者入獄。他們本來已被法庭判處社會服務令,有些更已完成服務令,即使律政司的檢控人員意向是不提上訴,但司長袁國強執意要推翻裁決,提出刑期上訴。十六位年輕人因而被重判,刑期由六個月至十三個月不等。其中在重奪公民廣場一案中,法官更以用「奪」字就是暴力,判三人入獄。

明天,星期日,有一個聲援政治犯遊行。很自然,有人會問:「有什麼理由要聲援犯法的人?」我記得,年初,有號稱近三萬人集會聲援犯法而被判刑的七警,當中除了警員、退休警員及其家屬外,還有立法會議員、人大常委和知名專欄作家。

相比起十六位年輕示威者,這七個警察,被清清楚楚拍到,先把示威者拉到暗角再拳打腳踢,他們使用的暴力,比單單說一個「奪」字和衝去爬入圍欄,程度不知高多少倍。但這七個人,不單有三萬人集會聲援,更有知名人士捐贈律師費和安家費,不論是物質上和精神上,都得到鼎力支援。

廣告

如果這七個收受納稅人支付的薪水又號稱專業的警察(當然也不應忘記朱經緯),在執勤時公然濫用私刑而被判刑,還能得到近三萬人支援撐場,我想問一問香港人,當一群年輕人,為香港的未來,沒領薪水也不為私利還要賠上自己前途,去對抗一個墮落的政府,對抗不公不義的政策,對抗張牙舞爪的強權,本已承擔了法律後果卻又被政府窮追猛打,誓要將他們迫入窮巷,我們是否仍可袖手旁觀,連出來遊行支援都不去做、做不到?

如果公然濫用私刑的七警也有三萬人集會支援,而為公義入獄的年輕人卻遭社會不聞不問,我們這個社會將會變成怎樣?

廣告

每一個在獄中的年輕人,失去自由,即使無愧於心,也會感到孤單。他們現在需要的,是精神支援,是我們的肯定和支持。

我記得,在雨傘運動清場前,有人在佔領區寫上「We will be back!」這句口號。昨天(18日),揭開雨傘運動序幕的三個年輕人都入獄了。今天,每一個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無論是留守過、探訪過、支援過的,還記得這句口號嗎?明天(20日),大家會否兌現這個承諾,再次走出來,聲援三個年輕人以及一眾已被判刑或將被判刑的政治抗爭者?

根據當年的民調,參與過雨傘運動的,統計約有120萬人。如果明天有10%人身體力行We will be back這句口號,便是12萬人,即使是1%,也有12000人。只要大家走出來,讓獄中孤單的年輕人從電視報紙看到一幅照片,一幅萬人空巷的照片,便足以叫他們抖擻精神,不再讓他們孤單面對牢獄。

We will be back!我希望每個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先放開彼此私怨,明天三點,走出來,去到修頓球場,聲援這批入獄者。相比起他們付出的代價,這只是很卑微的付出,但一眾卑微的付出,能凝聚莫大的能量,支持着他們,並向欺壓年輕人的政權展示我們的悲憤。

即使你沒有參與過雨傘運動,也請你們將心比心,走出來,給他們一點點鼓勵。

P.S. 如果有人問「有什麼理由要聲援犯法的人」,你可以去問葉劉淑儀、梁美芬、何君堯、葛珮帆、譚惠珠、屈穎妍和到時部份在場維持秩序的警察,他們都出席了撐七警的萬人集會。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