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就是彈性?「倉促」就是理由?駁自決派歪理

2018/1/23 — 12:51

姚松炎、袁海文、馮檢基

姚松炎、袁海文、馮檢基

昨日(1月22日),可敬的民主中場馮檢基「眼濕濕」地宣佈「不當Plan B」,無論講得多「自願」都好,正如一向直言的民主派KOL任建峰所言,「不要對我說什麼馮檢基自願離場而令到機制不適用或去到PLAN C,明眼人都看到是什麼一回事的。」[1]

可以說,昨天是香港民主歷史上黑暗的一天,尤其令人痛心的是,這個黑暗完全是自稱「進步民主」的自決派造成。

首先,自決派是挑起Plan B爭議的始作俑者。正如我以前指出,Plan B問題早在簽署初選承諾書時已經確定,排名第二的就是Plan B,在初選結果公佈的一刻,排第二的馮檢基就是Plan B,根本不存在所謂「誰是Plan B」的問題。

廣告

根據朱凱迪的臉書中承認[2] 「在上星期一的記者會上,無論民主動力和姚教授都提出,有需要按選舉結果討論PLAN B人選,不能「鐵板一塊」。」這證明自決派(特別是姚松炎)正是最早提出「Plan B問題」的人。根據《衆新聞》報道[3],上週馮檢基與朱凱迪、姚松炎及民衆動力開會,自決派抛出「Plan B」問題,馮檢基被與會者指「分裂泛民」而要求讓路。

否定既有共識的人不是「分裂泛民」,遵從規則的人反而變成「分裂泛民」,自決派可真會倒打一耙。

廣告

那麽自決派如何「搬龍門」呢?這時輪到姚松炎教授親自上陣了。

根據《眾新聞》報道:「據悉,姚松炎會上指出,初選諒解備忘錄中有彈性的依據,是備忘錄中第8.2段說,「可」根據初選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支持度百分比排名依次作為Plan B及Plan C。據悉,推動DQ機制主要由新界東初選帶起,而姚松炎最後關頭決定參與九龍西初選,則未有機會詳細討論條款,所以支持姚松炎的一方一直認為條件未反映最新情況。」

原來,姚教授的理据有兩個。

第一,備忘錄中第8.2段的描述中有一個「可」字,於是就説明規則「充滿彈性」。

民主黨羅健熙當即在臉書上貼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裏面規定:「會議認為,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的具體產生辦法和第五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可以’作出適當修改;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4]

我們一直追求真普選,但原來中共的決定也都用「可以」而已,都是「充滿彈性」的。中共並沒有承諾2017一定能給香港真普選,中共沒有走數;占中和雨傘運動,我們全錯了;浩銘之鋒永康爲此坐牢真是咎由自取。

姚教授是不是在侮辱民主抗爭者?是不是侮辱香港人的智慧?

第二,原來太倉促,「最後關頭」才決定,「未有機會討論」是這麽理直氣壯的理由。

喂,人地鄭若驊司長違法建築也都是因爲「太忙」「未察覺」喈,你好意思下下追住人喊打喊殺,逼人交代下臺?陳淑莊議員快收聲罷啦。

老實講,如果不是已經知道是姚教授說的,我真的以為說這話的是「行埋一齊」的結晶。

自決派的另一員大將朱凱迪在臉書上為自決派辯護:(姚松炎是否會被DQ)形勢不確定導致的複雜情緒,令九龍西的選戰難以發力……這些考慮,都是參與訂立民主動力初選機制的朋友,難以預知的。[5]

不要講笑啦,姚松炎可能會被DQ,早在補選之初就全香港都知,這群飽經選戰的政黨人士,居然說「難以預知」。

朱凱迪又稱「我本着三個標準行事,(一)要贏補選;(二)要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三)不要破壞有待完善的初選機制。」

可是,朱凱迪明明就是破壞初選機制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分裂民主派,打擊投票市民的士氣,也大大縮小了贏補選的希望。

老實說,現在就算沒有姚松炎不被DQ,經過這次自決派搞出來的風波,選民不禁質疑自決派不過是另一個極端的中共,能否勝出都已經危危乎了。又傳説,自決派要擺出曾健超,你真覺得曾健超比馮檢基還強?

現在自決派已經把馮檢基擠掉,但馮檢基還堅持按照承諾書,用Plan C,即民主黨的袁海文作爲替補。我雖然與很多人一樣,很為馮檢基被「慕尼黑陰謀」出賣,感到難過與不值,但事已如此,他脫離風暴中心也不失爲一件好事。我希望民主黨與袁海文不要在民粹勢力前退縮,要勇敢地爭取Plan C方案,捍衛香港的民主。

 

注:[1] [2] [3] [4] [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