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女:香港讓我看到人性的美麗與退無可退的艱辛

2019/9/2 — 23:3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黃燕茹】

「到底去香港前要不要買雷射筆?」一直是我出發前的疑惑,最後我知道這是我此趟旅行的敗筆其中之一(另外一個敗筆是沒準備多餘的費用去吃港式美食)。

在荃灣時,我也有遇到揮刀砍人的挺警藍絲。

廣告

那時荃灣已陷入巷弄戰裡,上百人示威者手足的隊伍準備前往德士古道與最前線手足會合。這時一名拿刀的男子突然從街角衝出,現場一陣爆發爭執與驚慌,我與才剛認識的港友們在隊伍的最末端,當時一陣問號「?」

直到聽見一個人說:「他是藍絲!」

廣告

「喔喔喔喔是藍絲!」

眼見那名男子在叫罵當中居然衝上了天橋,退無可退的天橋,這時橋上一位手足港仔攔下他質問:

「為何要在現況都是示威者群聚的荃灣叫罵?是自認很偉大或者擺明是個陷阱嗎?」我陷入了狐疑,由便衣警察扮演挑釁者進入示威群體裡在台灣經驗裡也是有的,約莫在很早以前集權戒嚴時期。但因為由基層警察偽裝進入示威群體裡,對警界領導來說是相當不負責任的警界高層行為。第一,當便衣警察因為情緒因素而爆發在行為上的政治爭議時,在民主社會裡容易遭警高層切割;第二,拋同僚於前線不顧乃至深陷危機,就是做為軍警領導不適任的象徵,至於吸收一些「警界烈士」自願「潛入敵營」此舉更是不可取,不僅用意是激化彼此,甚至是把養家活口信守警界信仰的「信徒」作為棋子使用;在台灣已經很少看見這樣的狀況,要鎮壓民眾示威抗爭就應當法治的來,法治的去,才是正道。

「香港還是這樣的狀況嗎?」雖然在之後的 831 當日的事件當中證明了,港警系統仍然是如此使用臥底警察的狀態,甚至基層港警需寄望配槍才能獲得自保,台灣警界已經討論到處理民眾示威時,萬萬不可脫隊和不配槍,避免情緒失控與可能被搶奪槍枝的程度,警界指揮階層要做的是避免警察脫隊這件事;作為不同陣營的前線,我替那些臥底港警深感悲哀,無比由衷的悲哀。

但在 825 荃灣那天,顯然是個體戶在現場對著反送中的群體叫囂。

那位仇恨反送中群眾的藍絲男子開始隔空揮舞刀子,大罵叫示威者不要過來之類,這下所有現場人都注意到他這一位的存在了。

眼見這時他的刀子就在天橋上往各種方向揮舞,為了警示數位在場的示威者立刻拿出鐳射燈筆對著他照,不管他奔向哪都會被指認出來,在上了天橋之後更是無比光耀。

一個人被許多雷射筆照著,一看也知道是個威脅,「原來這時候雷射筆多好用啊!!天啊!!」我心中充滿無限吶喊,恨不得現在有五金行我現在去買!!

結果,這名反對者就在天橋上被包圍,天橋底下眾多示威者們對手足連儂牆多日被砍斷腳筋的憤怒全湧了上來,對著該名藍絲大罵「仆街!!」

就在這時,我那醫療義士朋友說:「我想...我上去天橋好了....不然真的會有人受傷.....」

嗯,只有那個藍絲會受傷吧,這時我心想,果然是醫療救護人員,無論甚麼立場都要救。

這種仇恨真的有可能折衷嗎?我原先並不相信這能夠有所折衷。這在台灣近代從來沒有遇過,有我也不太可能相信。

最後在天橋上,示威者手足們願意開出一條路讓這名人士自己走。

「滾!」現場噓聲不斷,在場所有人目送這位反對者自己離場。

我在現場極致的動容,我在天橋樓梯口看著這名持刀的反對者擺出驕傲姿態走離開現場,身為台灣人的我心中滿滿對其的不屑與熱淚盈眶同時而出。

「天啊這樣的事態,你還能全身而退?這是何等何能因為現場的示威者們本身就不是為了要傷害人所以才走上街頭才能夠如此?」有多少示威者和元朗站事件受了一輩子的傷難以復原?要不是示威者本身就是善良市民如今卻遭遇退無可退的處境,才會犧牲如此而走上街頭,輪得到你一人拿刀威嚇群組還能夠全身無事的離開?少把多數人的禮讓當成自己的功勳,高低立下可判,無須多語。

在作為任何社會角色之前,必然先成為「人」。我在香港街頭上看見人性最大的美麗與退無可退的艱辛,謝謝香港。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