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人看「魚蛋革命」:香港本土派所使用的戰術

2016/2/13 — 0:13

2月8日至9日,旺角發生騷亂。(tvb新聞截圖)

2月8日至9日,旺角發生騷亂。(tvb新聞截圖)

文/Ryan

[關於本土派的抗爭戰術]

看到這次魚丸革命第一晚爆發的影片,讓我想起了2004年的連宋之亂。

廣告

當然,連宋之亂是企圖奪取民主政治產生的政權,而香港本土派則是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出發點上的道德差距,應該是沒有異議,顯 而易見的。

姑且不論目的的道德正確性與否,2004連宋之亂和香港本土派, 才是扎扎實實的[抗爭]

廣告

徹底看過一次影片,香港本土派應該已經就這種衝突沙盤推演過很多次了,GOOGLE上面打"Riot+Guide"或是"Protest+Guide",就能找到很多國外抗爭的教範;他們於雨傘和魚丸這段時間的沉潛,想必是在等一個契機,一個隨時可以一觸即發的情境。

從裝備(帽T加口罩)、對峙、游擊、包圍、撤退時建築燃燒路障阻擋追兵,這些都是大規模抗爭的的基本戰術;面對裝備沉重的公安,一面打帶跑,一擊脫離不戀戰,把追擊的公安隊伍拉長,待公安集團被分散為小單位人數後,再進行壓倒性人數的包圍 。

雖然他們應該沒有料想到公安會使用槍械,所以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有點 Acute stress disorder的跡象;不過這是正常的,因為香港人沒有從軍的經驗,沒實際聽過槍聲,相信他們並沒有把這個狀況 安排在演練裡面;這次有經驗了,下次應該能針對槍擊有更迅速的反 應和正確的戰術對應。

看到這裡,不得不佩服香港本土派的行動力和危機意識,雖然在這兩天有許多本土派甚至學聯(非武勇抗爭的體制內改革派)的人遭到拘捕,但是他們是在和禮非非的左膠中,預見未來的一群人,並且 早已作好腳踏實地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

[關於左膠]

談到左膠,本土派這次還作到很關鍵的一點,就是「除膠」,雖然這應該算是歪打正著的意外收穫。

在抗爭起始時,基於比例原則,國外大多是使用催淚彈或是水砲車驅散群眾,但是香港公安卻犯下一個很致命的錯誤 — 用槍。

雨傘革命的時候,用水車、用Mace辣椒液、用催淚彈,這些雖然 都有致命或傷殘的危險性,但是比起槍枝,那在心理層面的衝擊上, 就不是同一個層級了。

那張拔槍的畫面,還有網友截出的影片,顯示第二槍有可能不是對空鳴槍,而是朝人群射擊,這點讓許多原本和理非非膠派的和平主張,瞬間崩潰,這影響力,不會小於周子瑜道歉影片,讓「一中各表」 這個世紀謊言被戳破的衝擊力。

一直以來,強人政權在所謂「開明專制」的統治手段下,一向是 使用「先鎮後暴」的手法,先使用各種手段對老百姓挑釁,找麻煩, 待百姓受不了一在被找碴,憤而還手的時候,再施以公權力和法律所允許的「執法手段」進行暴力鎮壓。

但是香港警察萬想不到的是,香港傘民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已經進化到不是靠優勢警力就能摧毀的「類游擊隊」的程度,甚至在討伐的過程中吃了大鱉。

結果就是開槍的畫面被錄下,透過網軍和網友的同步傳播,粉碎了警察的公信力,也把以學聯為首的左膠給熔了膠,轉向支持本土派的武勇抗爭。

===

[關於連宋之亂和香港本土派的戰術比較]

這邊再強調一下,不談抗爭的正當性,連宋之亂和本土派的抗爭基調是相當雷同的,都是意識到「沒有退路」的絕望感而行動(不過 2004年民進黨國會沒過半,對國民黨來說今年才是真正的絕望)。

而相異的部份則是連宋之亂比較傾向於「洩憤」,雖然國民黨高層有奪權的意圖,但畢竟是法治社會選出來的政治領袖,僅以兩顆子彈作為操弄選舉的論述,奪權師出無名,僅是順水推舟看能不能撈到 些什麼,果不其然讓國民黨在陳水扁的貪瀆疑雲下,凹到了2008年大選的勝利。

和連宋之亂的順水推舟相反,318和魚蛋革命都有很明確的目的性,一個是反對專制政體對於民主政體的政經侵略,一個是爭取真普選的權力。

然而雖然魚蛋和連宋之亂都是採取激烈的手段進行抗爭,在戰術的布局上卻有相當程度的落差。

連宋之亂採取的進攻策略是國民革命軍長久以來的「大陸軍主義」 ,利用人數的優勢進行大規模的破壞;但是大陸軍主義,強力而大量的後勤的支援是不可或缺的;另外,人民對此一運動持續的熱情也會因為時間和缺乏論述支持,而逐漸消散。

對社會運動而言,「大陸軍主義」是條死路,最終也只能不歡而散;就軍事上而言,這種缺乏彈性的軍事思維,也是讓國民黨失去了代表中國的政權,並且敗於共產黨手下,潰走台灣的因素之一。

更甚者,國民黨政權在台灣的軍事基礎,時至今日依舊無法擺脫大陸軍主義的巢窠,還停留在二戰結束時,白團所遺留下來的教範。

相對之下,香港本土派相當了解自己之於警察體系資源之懸殊, 在318和雨傘革命之後了解到,在專制政體下,「體制內改革」的不可能性,而作出打游擊戰的策略改變。

以小股力量牽制香港警察系統,當香港越「亂」,共產黨中央就必須投入更多的資源「維穩」,而在顧及國際輿論的情況下,又不能像六四,直接開坦克碾壓掃射抗議群眾。

本土派這樣的策略,儘管在許多運動分子被逮捕的狀況下,仍舊產生極大的「資源交換比」;也就是他今天被政府暴力逮捕一人,共產黨中央就得頭注更多的資源在宣傳、警力資源上。

在中國不敢明目張膽的控制香港網路媒體的狀況下,每當黑警對一人施暴,被放上網路傳播,就能把兩人從左膠轉換成武勇抗暴的潛在分子,時間拖久了,武勇派只會越來越多,讓香港變成有如東突厥斯坦和圖博一樣的資源黑洞。

這樣的交換比,對香港異議份子來說,是相當划算的,也因此他們才會義無反顧的進行武勇抗暴。

而這樣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戰法,正是台灣對抗中國所必須要有的思維,不論在政經上、文化上,或是軍事上都是。

台灣人常常羨慕北歐的社會制度,羨慕他們的社會福利和小確幸, 但是台灣人不可忘記,在那些中立國的背後,都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支持,甚至很大程度上的國防自主研發能力。

例如瑞典,他們現行的四代半戰機正是自行研發的JAS39獅鷲式, 優異的電戰能力和短場起降,非常適合瑞典的國防環境,儘管國家負債累累,他們依舊持續的研發自己的防禦武力,讓鄰國不敢輕越雷池。

例如芬蘭在二戰時對上蘇聯,依舊運用氣候、地利和彈性的游擊戰術,讓蘇聯最後只能「慘勝」,象徵性的占領部份領土,但卻在人員和資源方面,造成極大的損失。(詳情可參考WIKI[冬季戰爭]條目)

台灣人不可忘記,北歐能享有和平或中立,是因為他們口袋藏把刀。

===

[為什麼台灣的抗爭活動無法「進化」成香港的武勇抗暴]

因為我們有民主,我們可以用選票把不適任的政客下架,而香港不管是政治領袖或是民意代表,基本上都只是共產的黨傳聲筒,儘管有議員如長毛,也沒有像台灣立法委員般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所以在 對於「體制內改革」的絕望下,運動進化至此,也算是一種必然;畢竟,沒有人在嚐到自由的滋味後,還會願意擁抱被專制的政府所統治, 要不然就不會有一大堆中國人移民美國喊愛國了。

雖然我不會說台灣這樣的狀況一定是好或壞,好的部份,是因為民主政體是一種有機的制度,會隨著社會成分和思想磨合而不斷演變進化,總的來說是往好的方向發展的,因為能夠讓各種不同的意見得到發聲,不論那音量是大是小,也能讓人民共同決定未來的走向,並 且由全民共同承擔責任。

而壞的方向,則是讓台灣人逐漸喪失警覺性和養成怠惰,總想著 這個黨沒作好,下次再用選票教訓它,也有可能忘記「就算是民進黨 也有可能出賣台灣」的這件事,因為中國的統戰基調就是能買就用買 的,像是前些日子,數名橫跨澳洲執政、在野兩黨政客,被踢爆收受中國反獨促統財團,價值兩百五十萬勞力士金表,企圖影響澳洲政治圈對於中台關係態度的醜聞,而這只是冰山一角。

===

總結來說,這次香港本土派的行動,其實具體而微的象徵,其戰略思路是相當值得台灣借鏡的。

「凡殺不死你的,必定使你強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