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反對運動走過的路 可能也是香港朝向2047之路

2015/9/15 — 11:05

面對傳統運動與論述的挫敗,本土派的力量日益高漲,早就就有的民族自決論,甚至港獨論的聲音似乎更大。 (佔領運動,2014年10月2日)

面對傳統運動與論述的挫敗,本土派的力量日益高漲,早就就有的民族自決論,甚至港獨論的聲音似乎更大。 (佔領運動,2014年10月2日)

後雨傘時代的香港,似乎比之前更為苦悶。如此大規模的佔領都失敗了,香港的出路在哪裡呢?在論述上,如果此前的「民主回歸」和一國兩制的政治安排都被視為是一場空,那麼有可能有新的論述與想像嗎?

面對傳統運動與論述的挫敗,本土派的力量日益高漲,早就就有的民族自決論,甚至港獨論的聲音似乎更大。近來香港知識和運動界出現不少對於如何面對2047香港二次前途的論述,尤其這些論述比以往泛民論述更激進,不但深化此前港大學苑已被提出的「自決論」(就在雨傘運動開始前,學聯也一度提出「自決」,但後來改為「自主」),也主張否定「基本法」 。

其中之一是一群青年學者經過長期討論、出版了集體思考的著作「香港革新論」。他們主張「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強調以香港主體意識為核心,以社會為中心的民間自治,擴大在社會各層面捍衛核心價值,「香港人必須建構捍衛我城的主體性,爭取實現超越2047的「永續自治」」。這並不是一套新論述,因為對香港的主體意識和社會各層面的在地抵抗的提法,是大多數民主派港人的共識,只是各自有不同價值的優先性順位,所以革新論更像是整合。而且,對於如何改變中港關係也並沒有具體的論述。革新論主導者方志恆博士在去年831中共白皮書出來後,曾寫了一篇擲地有聲的短文說「一個時代結束了」,亦即過去相信民主回歸的那個時代失敗了。在此書他們正確地看到現實是香港必須與一個威權中國共存,但無論是對未來的想像,或者如何達到2047後永續自治的路線圖,他們都沒有清楚提出。

廣告

被視為相對溫和的「佔中三子」的港大教授法律系戴耀廷也在最近為文,不但認為港人應有自決權,也提出否定基本法的可能。他提出所謂「自覺、自主、自決、自治」:「自決」是要爭取國際社會承認「香港人民」具備享有國際法下「人民自決權」的資格,而「自治」是「香港人民」因其「自覺」、「自主」和「自決」而固有的權利,並非是由中央政府賦予才可以享有;所以如果《基本法》不能體現「香港人民」真正的自治權利(當然不能),那麼 「香港人民」要與中國政府重新談判。

學民思潮的黃之鋒同樣認為港人要在2047年後爭取「永續自治」,也同樣主張要透過港人自決權以及新憲法(或新的基本法)的建立,但更明確建議是用公投的程序:「爭取永續自治便必然要把目標定為自決前途,即香港人民有權決定香港前途,以此確立港人主體性。」而在那之前,現在應先透過對爭議政策的民間公投推動,以確立公投機制的短期目標,接着透過修改基本法推動修憲運動作為中期目標;最後,是公投自決香港主權和新憲法,以在2047年以後實踐「永續自治」願景。

廣告

此外,左翼的社運老將區龍宇也在多年前就主張自決以及重新制定基本法,今年初也為文表示港人有權自決,有權獨立,但他主張自決而不獨立。

無論是「港人自決」說論或是否定基本法,在1997年前討論香港前途時都曾經被提出,但是97後之後這樣的聲音是很稀少,因為大部分人相信一國兩制會讓香港人走向更多的自治與民主,但雨傘運動證明那一切是如夢幻泡影。如果一國兩制是虛幻的,港獨主張又可能太遙遠時,那麼「自決」和否定基本法就成為中間的激進方案:因為「自決」雖然一方面預設香港作為一個自主的政治共同體,但不強調最終方案而只強調程序性意涵;而否定基本法的正當性主要也是在民主程序的意義上,畢竟這部小憲法沒有經過真正的港人民意授權。

換言之,這兩個主張都可以是不主張與中國分離,但強調港人的民主權利和自主的政治主體性,因此可能會在未來有更多人支持。

這也類似台灣反對運動走過的路:從八零年代初期黨外提出「住民自決」,到八十年代末的「制憲運動」,以及後來的公投運動,其實都是類似的思考脈絡,一條緩緩朝向台灣的政治主體性之路。

這可能也會是香港的朝向2047之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