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學生看見的香港:沒有抗爭,民主不會從天降

2015/1/27 — 11:49

【文:陳彥霖】

我出生於台灣,成長、求學都在這塊島嶼度過,與之息息相關。

四年前的此時,我拎著皮箱抵達赤鱲角國際機場,那是個寒流來襲的初春,要在大學交換;當時,在香港的台灣學生還沒有那麼多,彼時的台灣媒體也正吹起到香港留學的熱潮:香港用英語教學、國際化、世界排名高,在這個國際關係長期受打壓而自卑的小島,也越來越多台灣學生整裝待發,留學香江;而當時的學校沒有那麼多台灣人,只用英文也可以在大學生存,直到我被分到社會科學院就讀,開始發現香港與我出生、成長的台灣有那麼多的不同,但面對中國,卻有著類似的無奈。

廣告

在「香港政治」的課堂,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功能組別,我成長於民主化的台灣,費了一番力氣才了解香港複雜的選制、也驚訝當時特首只要幾百個人就可以決定,候選人只需要爭取北京的政治祝福,而不是香港市民的支持;也看過幾次香港街頭遊行,在那個中港矛盾逐漸升溫的春天,我在現場,我聽見香港人爭取普選的聲音、也看到港人捍衛既有生活方式的努力,我也見到,「中國因素」鋪天蓋地對於香港生活的影響。

即使後來回到台灣,每年我都會在香港待超過一個月,即使經常到訪,都明顯地感覺香港的改變:交通物價上漲、遊客越來越多、維港點亮更多中資招牌,甚至普通話越來越大聲。

廣告

我是到了香港之後,才知道「競爭」是什麼感覺;香港學生要參加許多課外活動,也要維持成績,為畢業求職做準備,課餘還要做家教賺錢或參加實習;也遇到不少學生天生過目不忘,嫻熟地知道課本與學校那套邏輯,不費太多力氣就取得頂尖的成績,香港是一個吸引頂尖人才薈萃的城市,在香港工作求學都需要帶著一種拚搏精神,在台灣則越來越趨向小確幸生活:生活夠用就好,不求多、不用爭搶,只求不虞匱乏。

所以近年才有人不斷覺得台灣停滯,但這只是台灣青年世代逐漸轉變的生活意識。

香港也站在一個比較客觀的距離觀看兩岸,沒有中國式單方面的消息封鎖,也沒有台灣被統獨藍綠分化的觀點,加上從冷戰以來就收藏大量中國研究的資料,使得香港成為研究和觀察中國極好的地點,在大學也認識許多頂尖的大陸學生,有的是資質稟賦、也有的是家庭資源取得較好的起跑點,他們也不停協助我去認識中國。

只是這幾年的香港,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刻,政改遲滯不前,也讓許多香港人開始喪失信心,或者繼續裝作政治不重要,反正港人無法撼動北京的決定,只要自己有份穩定工作,

我困惑地想,香港人在經濟領域拼搏,打造獅子山精神下的亞洲四小龍,為何在政治前途就猶豫不前? 許多人自認是評估政治的現實而不作為,那03年五十萬人遊行以及甫結束的雨傘運動,是否都是徒勞,只是對北京不痛不癢的港人嘉年華活動?

若是如此,北京也不會在事後一再調整香港政策,企圖更全面的介入香港事務。

不管是中港交流衍伸的各種問題、房價物價高漲、香港超過百萬的貧窮人口,抑或城市的未來發展,都已經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問題,並不會只因為有份穩定的工作,而能置身事外。

捍衛一國兩制正是時候,也需要更多香港人願意站出來,用具體的行動表達不滿,在區議會或立法會選舉、在街頭社運,在個人間傳遞價值理念,向北京及特區政府表達意見。

而民主永遠都不會靠專制政府的施捨,而是要靠人民的爭取,台灣曾經經歷,現在也持續爭取,我也深深的期望,這個給予我許多獨特生命經驗的城市,能夠享有公平正義的宜居環境。

這一切,只能靠一代又一代的港人,持續接棒,努力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因為香港人已經不再飄蕩,已經落地生根,自己的未來,只有自己能去形塑。

 

作者簡介:通廣東話的台灣人,曾是香港大學首位台籍交換學生;也有一個月內在香港訪談超過三十位「有頭有臉」的人,寫成一本畢業論文,希望透過香港的故事,思考台灣的未來。

原題〈台灣學生看見的香港:沒有抗爭 民主永遠不會從天而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