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律師:即使蔣經國戒嚴時期 台灣立委也沒有因宣誓被取消資格

2016/11/18 — 10:48

台灣律師呂秋遠今日在台灣《蘋果日報》撰文,談到青年新政因宣誓問題被法院撤銷議員資格。呂秋遠在文中,列舉出多個台灣立法委員未按既定方或宣誓,但最後也沒有被褫奪立委資格的例子。他在Facebook分享專欄文章時直指,「即使在蔣經國的戒嚴時期,台灣立委不按照既定方式宣誓就職,也沒有被取消當選資格過啊!然而對於這樣的一國兩制,似乎許多香港人已經默認了。」

呂秋遠在文中質疑,香港高等法院的決定不正確,因《宣誓及聲明條例》條文,顯示即便他們沒有在就任時「正確的」宣誓,法律也提供其他機會,只要他們另行宣誓,還是可以就任。呂秋遠又指出,姑且不論在法律上,高等法院做出的裁示有所違誤,「宣誓也從來就是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

他又以台灣為例,指從1984年、即蔣經國的戒嚴時期,余陳月瑛在就任增額立委時,就以「看不懂誓詞」為由,拒絕舉手宣誓,「1993年時,全體民進黨籍立委集體走出會場外,直接向台灣人民宣誓,後來也未曾補行宣誓儀式,然而該屆立委並未因此而不能行使職權。1996年雖然未再步出會場外,但仍然背對國旗,並且宣讀修改後的誓詞,最後民進黨立委才重新補簽誓詞完成手續,但也未被褫奪立委資格。 」

廣告

呂秋遠認為,在一個不民主的國家,本來就很難讓民意產生的代表,遵循所謂的機制,而台灣自1996年總統直選後,就很少發生宣誓與就任的議題,原因就是當國家已經習慣於以民主作為決策的唯一途徑,「而且民意可以充分的被代表,修改誓詞或者是不依法定宣誓方式為之,就不會是重點。」

他認為,香港目前面臨的問題也就在此,有不能直選的特首、不能完全普選、完全代表的議員,還有不是全民制訂的《基本法》,讓某些議員只能透過政治的方式反映輿情,「只是香港不是台灣,還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其上,因此兩名議員就此被褫奪資格。威權獨裁的國家,能否容許民主的區域?在香港的實驗中,我們透過兩位議員資格的喪失,看到了結論。」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