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朋友,「一國兩制」這福份你受得起?

2019/1/8 — 15:37

當習大大高舉「一國兩制」向台灣招安,連前特首都趕緊叫寶島人民來了解清楚,生怕他們錯過這福份,不少反對派立刻對台大喊要三思,必定是生怕這福氣被台灣人瓜分了。其實反對派稍安毋燥,「一國兩制」這天大的福份,你認為人人受得起?台灣朋友若然不信,就讓我分析一下,可不要被嚇着啊!

當香港回歸祖國之後,北大人就賜予港人一個精明能幹的董伯伯,否則憑很多「我討厭政治」的香港人,那有可能選出這種人才,讓醫學發展跟西方看齊的小香港,在太平盛世都可以發生疫情而掛掉三百多人?西方社會還很有心的把這個新病症命名為「沙士」,語帶相關,要令「特別行政區」在醫學史上留名,不讓九七前的香港腳專美。

每次回想沙士這大事件,就想到香港得以分享祖國榮耀這一環。全香港市民都知道,全靠祖國張姓高幹隱瞞疫情,配合董伯伯的英明領導,香港才能重振獅子山精神,更開拓讓令香港風生水起的自由行,來港走走水貨,佔用所有香港人用不盡的康文設施,令各個社區街道變得熙熙攘攘,遍地留金。更可惠及洪七公的徒子徒孫,一不小心還得碰上未來特首償金五百,盡顯港人豪氣。

廣告

說到氣度,不得不提那張姓高官訪港時,特區政府還封掉所有道路,好讓其座駕逆線行車,把倒履相迎提升到另一個境界。台灣人那有這種胸襟?一聽到非洲豬瘟就怕得要命,大媽帶點點豬肉入境都受重罰。對比香港,咱們只等人家主動表示生豬不供港,那會小器到自己可以決定拒絶有問題牲口甚至人口入境?

說到人口入境,香港也可以巧妙地運用法治,去滿足接近百萬個大陸同胞在回歸逾二十年來港安居。當年,公民黨的律師因為尊重法治而帶出的莊豐源案,讓國內同胞善用這方便渠道,用用手段或花點錢,就來港享用各種福利,包括不用封紅包、真心救人的公立醫療團隊服務。建制派還聰明到把無節制地讓大陸人湧港的問題,叫大家埋怨公民黨,但就沒有用任何行政或立法手段去遏止問題。更一度讓香港的婦產科主宰香港人口發展的規劃,一些沒有香港價值的雙非,就成了香港人口生力軍。

廣告

無論用何種由祖國提供的方便途徑,這些北來人口在二十年下來,就變成一批新香港人選票,讓西環運籌帷幄調配選源,選出一群只為祖國福祉、智慧超群、學歷紮實的建制派,去配合一批不用問責的土共精英官員依法施政,沖洗舊日香港由真正精英執行,有制度、有規範的英殖管治。

所以,為了好好答謝這些新香港人,他們一到港就可以上公屋了(即台灣人的國房)。香港人本來甘願為公屋默默守候十年,但由祖國挑出的政府高官建制派,對港人就非常好,要咱們有遠大目光,不要屈就在小小一家公屋,如買不起棺材屋,就要到大灣區這個勇敢新世界。你們的小英總統有這麼高瞻遠足嗎?只要是祖國人,那怕你來香港是利用香港居民身份,去轉移財富或技術,振興我國科技,我們都來者不拒,傳聞還可造就一個香港身份証百多萬人民幣的商機。而且我們政府目光如炬,對祖國有貢獻的人,都會打開大門。即使從前在香港縱火殺了人,也能可以強勢回港。但對於一些沒有特殊技能的樂團,容許討論港獨的記者,都會被拒諸門外,小英總統恐怕沒有這般相人的本事。

除了管理和人才,一國兩制還讓我們得到資源上的蔭庇;我們得到東江水的無限供應,即使我們已不需要那麼多含重金屬和抗生素、又高出馬來西亞賣給新加坡幾倍價錢的祖國甘泉,但我們明白到廣東省政府需要這筆收入,所以不會驕縱地去發展比買東江水便宜的其他有效水資源,還不斷感恩。我們也不介意任由祖國壟斷香港的農產品市場,反正農業用地用來做棕地、廢車場或水貨倉更合符經濟效益。我明白台灣很花精神去搞環境保護,雖然得到一些讚賞,但算甚麼?像祖國,霧霾、水源污染、黑心食品充斥又如何?我們可理直氣壯的說「厲害了,我的國」!所以,新舊香港人利用一國兩制,積極發展水貨業,其實是為國家人民作出一點補給,好使大家共享祖國榮耀。台灣在這方面又能貢獻甚麼?

另外,台灣朋友,你可以施恩不望報嗎?我猜是不能的,因為你們在捐助日本地震之後,日本全民上下對台灣人敬愛有嘉,你們九成給慣壞了。香港人就不同了,由文革、改革開放、甚麼天災人禍,香港人都是出錢出力的支持。但那些在國內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的屁民,到香港稍遇不順,就大罵:「如不是祖國,香港完蛋了。」我們還是微笑接受批評,還感謝他們專誠來買一支豉油,大大振興香港經濟。即使香港記者在採訪港人脹災捐款去向時,被打遍體鱗傷,香港政府都會識趣的為大陸官員說項,怪責香港記者。香港支援祖國政府人民這麼多年,如今連中共的白手套都做了。最近,全球都摒棄華為,香港就義不容辭地宣布開投 5G。不但施恩不望報,還犧牲港人,死而後矣。台灣朋友,你有這種氣魄去迎接這樣的「一國兩制」嗎?

最後,不得不提我們在祖國領導下,基建發展蓬勃。在回歸前,機場呀、青馬橋那些,不過是做給洋人看看的幌子。但你看,無論是高鐵、港珠澳、三跑等,都是為服務廣大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有人笑我們超支興建一個落後的鐵路系統,你錯了,其實我們在炫富!區區千多億,美國太空總署慳慳儉儉的用,不過夠探索火星六次,多小器!我們只起一條鐵路,也不趕時髦去搞 hyperloop。而且,我們即使醫療系統已涉臨崩潰,我們也要把錢的資產多起一個音樂噴泉,好讓祖國旅客來訪,有個美美的噴泉供他們濯足。

看呀!香港雖然經歷左派挑動的六七暴動,但始終錯過文革,所以港共政府就發揮尤如大躍進的精神,大搞一帶一路式基建。台灣嘛,中國提出要建大橋連接兩地,甚至不要你們花一毛半分,也萬分不情願,又怎能像一眾香港高官學者那樣忠心耿耿,為清空香港儲備,填補國家庫房不遺餘力,去進動滅港式的東大嶼填海?

所以,按道理台灣應沒有氣度胸襟,去接受「一國兩制」,即使有,在法治方面,台灣竟容讓太陽花學運的人員逍遙法外,明顯追不上香港對雨傘運動人員以致反對派議員的處理手法不一致。即使祖國恩賜你「一國兩制」,日後又如何依法治台?反對派港獨派你們省着不用大呼小叫,我想台灣大多數人民有自知之明,知難而退,不敢面對「一國兩制」這個令發展和人民質素都會陷入淪喪、由國際城市變成國內城市的挑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