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抗爭的成本 — 抗爭者和政府豈止於雞蛋和高牆的差別?

2017/11/28 — 18:23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當日下午,四人聯同其他非建制派議員召開記者會。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當日下午,四人聯同其他非建制派議員召開記者會。

【文:木子人】

昨日,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定向「DQ4議員」,即梁國雄、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四人,各追討270萬元至310萬元薪金和津貼。荒誕之處,首先在於以人大釋法來剝奪民選議員資格,其後在於其手段趕盡殺絕,要求四人盡議員之責後還其薪津,涼薄的程度令人無不咋舌。除了入稟要求取消議員資格、釋法、追薪等帶政治考慮的決定有違實質公義外,政府及立法會運用公幣,以法律手段去打壓反對聲音,實際上也是在財力和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所產生的不公不義的手段。

無論是於示威案件中檢控示威者,或是宣誓案中政府入稟要求取消議員資格,以及將來可預見立法會行管會向法庭入稟要求追回有關人士的薪津,政府有律政司作為其法律代表,甚至可以巨額延聘本地或外國的星級大狀,只要有公幣資助,訴訟的財政考慮絕對不成起訴或入稟的阻礙。但相對之下,被牽涉在內的民眾,除非本身能通過法援的財政審查及案情審查,否則需自費承擔有關法律費用,一旦敗訴,更需負擔政府所聘的法律團隊之訟費。此為財力上雙方本質上的巨大差異。

廣告

即使脫罪或勝訴,政府依然可有足夠財力上訴,而相反與訟者一旦敗訴,卻可能要先考慮透過眾籌一定數目才可上訴。除了金錢,整個訴訟的時間可長達至少一年半載,當中所承受的精神壓力亦非能言語簡單想像。還有罪成後的監禁以及無法再參選的後果、敗訴後被追回訟費後被面臨破產等。相對而言,政府決定檢控或起訴時,基本上無需考慮敗訴後政府所需要的代價。此為制度設定所產生的權利不平等。

面對市民對政府「政治檢控」、「無理打壓」等指控,政府經常搬出法律理據,去證明其決定並非無矢放的,但實際每當政府採取法律行動時有否考慮過另一方所面對的困難?政府有否考慮過以其他手段去解決政治問題,抑或因其無後顧之憂,所以「有殺錯、無放過」?甚或根本,政府明知道司法抗爭的成本,以及對於整個社運界、泛民主派以至公民社會的影響,剛好正中政府希望削弱民間反對力量的下懷,這些才是政府背後真正的考慮?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港大政治及法律系四年級生,曾跟隨政治案件中示威者辯護律師實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