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覆核的作用:「整靚」履歷?

2015/12/4 — 10:52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Henry Litton)日前表示學聯前常委梁麗幗就政改諮詢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質疑梁是否想透過提出訴訟,令履歷表亮麗。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Henry Litton)日前表示學聯前常委梁麗幗就政改諮詢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質疑梁是否想透過提出訴訟,令履歷表亮麗。

【文:阿蝦】

司法覆核的作用:「整靚」履歷?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Henry Litton)日前表示,近年香港司法覆核程序遭濫用,認為有市民和團體提出針對政府但沒有理據的司法覆核申請。列顯倫列舉的其中一個例子,學聯前常委梁麗幗就政改諮詢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他質疑梁麗幗是否想透過提出訴訟,令個人履歷表更亮麗。

廣告

列顯倫有關司法覆核的觀點多年來一直為建制派分子所用,唯一最新的莫過於「司法覆核令履歷表更亮麗」。誠然,列顯倫在法律界地位崇高,但筆者對他的觀點絕不苟同。

廣告

首先,司法覆核案件近年即使上升,亦不等於程序遭濫用,因為法庭已做好把關工作,拒絕受理不可能覆核成功的案件。以梁麗幗的申請為例,由於當時政改方案未表決,即使出錯非無可挽回,法庭毋須急於介入下不受理申請,解釋清楚易明,亦不用浪費審訊的時間和資源。列顯倫也許覺得政改諮詢和「831決定」在法律上已無可爭議,不過你覺得人家沒有理據,不代表其他人覺得沒有。法庭正是釐清法律爭議的地方,在市民和政府談不攏的時候發揮作用,判決一下,大家都靜下來。

其次,司法覆核讓市民與政府意見不同時,可以用法律解決爭議,有助司法發展,提高政府管治水平。香港電視認為行政會議審議電視發牌黑箱作業,變性人W小姐與男性結婚被拒,他們都有感制度對其不公而提出司法覆核,這些都是循法律途徑維護應有權利的典型例子。若失去這個制度,市民遇到不公義,只有「硬食」,「有冤無路訴」。

另外,列顯倫提到2010年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申請,指工程因案件延誤5個月,工程成本上升,說明司法覆核或增加社會成本。正如他所說,既然法庭是一個處理法律的地方,不是辯論政策的場所,何須討論司法覆核帶來的經濟影響?案中針對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提出覆核,所以法庭會按該報告有否問題去審理,而非考慮大橋延誤會否造成問題。如果環評報告做得不妥當而被司法挑戰,總不能推卸成本上升的責任吧?

最後,列顯倫質疑梁麗幗想透過訴訟「整靚」自己的履歷,相信稍有常識的人都沒想過「曾經對香港特首提出訴訟」可以寫在履歷表上。筆者亦不會公開質疑列顯倫批評司法覆核遭濫用,是為了讓法官和司法人員「輕輕鬆鬆準時收工」。

 

作者簡介: 曾任職傳媒, 醉心於區議會及社區小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