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袍 3】老差骨鬧爆曾偉雄

2015/1/8 — 11:19

一場佔領運動,曝露香港警察的種種問題。佔領區清場,政府想逼使市民回復「正常生活」,但警員駐守每個角落,節日購物報佳音,要拉要鎖記錄身份,以粉筆塗鴉也要被控,眼下的香港儼如警察城市。有如今是「黃絲帶」的前「老差骨」痛批,警察在佔領運動中做盡不合理、不專業的事,變成真正的「國家機器」,不再彰顯公義。「老差骨」喪失原本引以自豪的身份認同,他認為罪魁禍首,是香港政府和警務處長曾偉雄。

*    *    *    *

廣告

警察與市民的對立,關係撕裂,前資深警員家明(化名)感到心痛。他指問題的根源是自1997年中國控制香港開始,警隊被中共處心積累地統戰,令其變成只服務政權而非法律的機器。談到形容警察像「慈母」般保護佔領人士的曾偉雄,家明咬牙切齒,「咁多個CP(警務處長),呢個係最敗壞警隊嘅一個!」

香港法例和警察通例對警察使用武力有所規限,但當權者為了維護政權穩定,視公民抗命為「例外狀態」,可以用非常手段對付他們心目中的「暴徒」。佔領運動的示威者被塑造成「暴徒」,很多警員深信以催淚彈鎮壓民眾,用警棍暴打示威者,是做正當的事,「(警察)為咗證明自己係啱,就愈要證明你係壞人」。家明指何謂「暴徒」有「國際標準」,例如做出放火、搶掠等行為,但香港佔領人士沒有搶過一隻雞蛋,「如果因為政治立場唔同,而將示威活動定性為暴亂,作為前警員,我覺得(帶來)好大傷害。」

廣告

當《立場新聞》邀約訪問,家明一口答應,訪問當天,更提早到旺角油麻地逛了一圈。買了兩罐啤酒甫坐下來的家明搖頭歎息,「而家旺角呢種管制方法,好『警察城市』囉件事。我啱啱出到嚟行咗幾個圈,隔兩三分鐘就見到一架警車兜過,係一種好威嚇式嘅統治囉。」

一哥不合理解釋 撐警不專業行為

曾經當差18年,家明積極參與佔領運動,「今次雨傘運動,(警察)唔可以做嗰啲就全部做齊,一哥仲要講啲唔合理嘅解釋。唔可以用『人之常情』嚟解釋一啲唔合理、唔專業嘅表現架嘛!」他相信,曾偉雄的作風和口氣如此強硬,為警員使用暴力壯了膽。

有人覺得警察只是「打份工」,身不由己,家明則相信佔領運動令很多市民續漸看清真相,「警察接受咗政治任務之後,就唔會理件事啱定錯,只係要完成任務。」對此他感到十分無奈,「冇辦法,呢個係紀律部隊嘅宿命」。

回歸後,家明親睹警隊形象遭逐步破壞,警員往往被推到前線做「爛頭卒」,政治中立不再,「警察以前係服務法律,而家就只係服務政權」。警民關係被撕裂,家明在訪問中多次強調,警民關係的張力,已經到達臨界點。

警察行為越界,本有投訴警察課(CAPO)處理投訴,由監警會(IPCC)監察,但家明發現警察已不再恐懼投訴警察課或監警會,即使在市民的鏡頭下,也毫無忌諱,「而家你見到IPCC入面啲人,都有晒政治立場架嘛!就算連警察好驚嘅ICAC,你見到佢好似...... 究竟仲係咪一個公正嘅機構呢?連IPCC都係咁,CAPO已經冇咩意思,好似遮住number(警員編號)當更、著便裝唔戴委任證,以前CAPO一定會做!」

圖: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圖: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政府已經腐敗得好緊要!」

由2012年的「黑影論」和「道歉是天方夜譚論」,到今天的「慈母論」和「人之常情論」,家明批評曾偉雄是歷來最敗壞警隊的警務處長,政府也須為此負上責任,「而家香港政府已經腐敗得好緊要!」

家明特別提到有便衣探員以「捉你返差館強姦」來恐嚇女示威者,他略帶激動地道,「好明顯係意氣說話啦!呢啲唔係應該係古惑仔講架咩?『強姦』唔係犯法行為嚟架咩?點解會成為警察懲罰人嘅手段架!」

公民黨成員曾建超在添馬公園暗角遭拳打腳踢,涉案7名警員至今仍未被起訴,「勁過份!」家明說:「差人打人都打咗好多年,但咁明目張膽,就世間罕見囉!」他稱以前警察即使「打犯」,也通常是強姦犯、黑社會,連小偷都不會打,更不用說針對只是公民抗命的示威者;從前協助政府收地,警察被新界村民淋屎尿,都不會還手,「因為佢哋內心仲會唔舒服,對村民仲有愧疚」。

警明目張膽打人 世間罕見

長期觀察同袍的心態,家明知道很多警察也明白很多事情不應該做,但他們自以為了完成工作、出於良好意願,有時可以越界。家明吐出一口白煙,呷一口啤酒,謂,「警察係權力的象徵,權力的行使者,久而久之就會以為嗰種權力係自己嘅。」他只希望警察知道公權力的意義,「警察嘅權力唔係自己架,唔係可以無限大。」

香港警察的政治立場本來不明顯,表面上能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家明舉例,以前有遊行示威,不論是什麼黨派和政見,警方通常會和組織者協調,直至組織者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成為了宣示立場的方式,「好似係因為就算有申請,最後都係會畀人(警方)搞,警方開始用啲好奇怪嘅方法告人,例如停車不熄匙,即係用啲好滋擾性、唔友善嘅方法(來對示威者)」。

家明多次提到「林慧思事件」是個轉捩點,警察和市民的關係正式撕裂,令他開始質疑警方的所謂「政治中立」,「將所有前塵舊怨一次過挑起晒」。

一切由法輪功說起。家明臨離開警隊前幾年,每天早上的morning report都有一欄關於法輪功,包括一定要數算自己「環頭」中每日有多少法輪功的橫額,而且是重要議題,但未有具體行動。

「政治中立」崩壞  由林慧思說起

直至那一晚,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愛)再次騷擾法輪功街站,路過的小學教師林慧思看不過眼,指罵現場袖手旁觀的警員。家明印象最深刻的是,「明明見到有人嘅言論自由受到侵犯,即係有青關愛嘅人圍住人(法輪功),甚至打人,但警方嘅執法好奇怪。我最記得我嗰時同啲同事嘅討論,就係,如果你真係處理一單dispute嘅話,你最恰當嘅做法就係將兩個唔同party嘅disputers分開先,你冇理由由得佢喺度繼續『擺pose』架!嗰個係一個好唔尋常嘅處理方法囉。」

其後李偲嫣等人在旺角組織針對林慧思的集會,家明亦在現場,看見休班舊同僚與市民口角甚至有肢體衝突,十分難堪,便隔在中間把兩批人分開。「我覺得係難過嘅,警察點解會咁壁壘分明牽涉咗入去呢啲政治性嘅議題,甚至活動入面,有明顯嘅立場,咁點算呀?市民如果企出嚟,就即係直接同警察對立。」他覺得警隊自此變得十分高調,甚至呼籲同事請假都要出來集會支持警察。

圖:網上片段截圖

圖:網上片段截圖

洗腦與統戰 軟硬兼施

之後很多警員在執勤時,都會投入個人情感,在佔領現場痛毆示威者時毫不留手,清場時拍手大笑做鬼臉,甚至休班時仍毫不掩飾他們對社運人士的怨恨。

家明透露,警員之間有一套軟性洗腦工程。他向記者展示其手機,Whatsapp內,在一堆節日問候和色情影片連結之間,有人在傳閱某些人士被「起底」的個人資料,包括聲稱是早前在旺角「鳩嗚」團被捕的休班女輔警,以及早前被指把濫權警員資料公開的幫辦,內容多是批評他們「吃裡扒外」,亦不乏抹黑社運組織者的資訊。

「呢啲嘢會入咗我哋潛意識囉,同人(同僚)分享裸女相時,有時可能會撳咗呢啲嘢,例如有時會分享黃之鋒啲『斬頭相』、咩『漢奸被處死圖』呀,PS得好渣嗰啲呢!」久而久之,很多警員對社運人士恨之入骨。

有傳佔領期間有公安滲入香港警隊執法,家明指他不能證實,但透露回歸前已有前同事幫內地公安部門收集香港警隊資料;他仍在警隊時,已有人用簡體字寫正式內部文件,認為這是潛移默化,要你接受這套文化,「冇咩特別原因,但要話你聽,我哋同內地嘅關係係啲乜嘢。」

他強調這是有系統地針對港警的統戰工程,「係成個campaign嚟架,例如警員會參與政府津貼嘅國情培訓班,係統戰嚟架。有好多嘢係有agenda。」統戰的內容是甚麼?「搞警察囉,令警察覺得,(有人)同政府作對就係同警察過唔去。」

  

後記

家明幾年前已經離開警隊,現從事行政工作,可以掛著黃絲帶上班,案頭貼出「We will be back」標語。他問過自己很多次,如果現在仍身在警隊,會否如其他同僚般「手起棍落」對待示威者?在警隊目前的氛圍下,他也不能肯定。

政府把警察置於市民和政權之間作磨心,會否引發警察辭職潮?他苦笑稱,警隊薪酬相當不錯,就算人到中年還是「老散」的資深警員,月薪也可去到3萬多元,住在三房兩廳警察宿舍,子女就學亦有資助,「中五畢業咋喎,做咗廿年差人,如果係你,可唔可以因為覺得政府做得唔啱就辭職唔做吖?好現實架呢個問題。我問過自己好多次,可唔可以好夠薑咁講一句『屌!我唔撚做啦!』我諗我未必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