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學生學習不服從的勇氣

2019/9/11 — 14:09

 

在香港進行政策倡議,一直以來有一個死胡同:「做實事」的人認為推動政策不需要理會政治,而推動政治的人卻往往認為政策倡議會導致去政治化。結果是前者(例如是官僚專家學者)主導政策討論而得出極其保守的結果,而後者(例如是政客議員社運組織者)推動的政治改革甚至是「革命」往往缺乏具體內容。

在當前的政治格局下,香港人不關心空氣污染與全球暖化,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由行政長官一手促成的政治危機,直接導致過去三個月全民政治化的「創舉」。如果政治管治失效是危機,全民覺醒則是轉變的契機。如果政府官員還有一丁點的自省與學習能力的話,應該不恥下問,向在運動前線的學生請教如何破局。

廣告

不要自欺欺人 較真地面對問題核心

希望有讀者知道,現時香港有兩個影響深遠的公眾諮詢:第一個是「2025空氣質素指標檢討」,第二個是「香港長遠減碳策略」;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無人理會。

筆者參與了「2025空氣質素指標檢討」八月公眾諮詢論壇,只有廖廖20餘人,除了筆者及幾位關心議題的發言者外,幾乎毫無討論的氣氛,學者專家官僚走過場後,保守政策依舊毫無改變。

廣告

官員們知道為什麼會無人關心這些重要的問題?是香港人不了解不明白問題的重要性嗎?不,今年三月就有一千個香港學生發起氣候遊行,健康空氣行動亦在今年八月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香港空氣質素指標意見調查,超過一半受訪者(54%)「好反對」或「幾反對」政府提出的指標修訂未達世衛《指引》的最終指標。

無人理會的原因很簡單:市民覺得這些諮詢虛偽、不真誠、自欺欺人。

這些諮詢的最大問題,是先有結論,然後透過種種的科學計算去證明結論背後的「理據」。以「2025空氣質素指標檢討」為例,健康風險評估只有一個情境:就是政府建議的情境。有沒有達到世衛《指引》的健康效益評估?假如香港公共交通全面電動化有什麼健康效益?如果控制不了跨境污染會對本港市民健康帶來什麼額外的影響?抱歉,以上問題的答案通通欠奉,因為劇本在公眾諮詢之前早已寫定。你只能認同政府的修訂,看看公眾諮詢網頁「網上意見收集表格」的設計,只有認同而沒有反對的選項。

這就像在說:香港人,認命吧!你不配擁有健康的空氣,下一代也不會有美好的將來。

掌握改變權力的官僚、掌握話語權的專家學者,你們有罷課學生的勇氣嗎?今年保良局何蔭棠中學的開學禮,臺上播放著國歌,一班木無表情的教師,檯下的同學們唱著的,卻是「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這就是不服從:不因現狀的惡劣而屈服,而要勇敢地提出問題的核心。

對惡劣的現狀不應自覺馴服

國王的新衣是如何自欺欺人的呢?先拋出「長遠達標」的法寶,當有人質疑現在空氣很差碳排放是地球有史以來新高,必須進行深層徹底的改革,官僚們便可以回應:我們認同世衛/全球科學家的共識,長遠必會達致世衛《指引》/《巴黎協定》的目標。

大家還記得凱恩斯的名句嗎?「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與「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時代不同,精準的科學計算有助我們更了解問題的核心和解決方式的潛力,但科學本身無法取代價值判斷,如何制訂政策本身就是極其政治的行動,所有政策的改動都必然會改變既有的政治利益格局。如果維持惡劣現狀的原因,是因為主政者屈服於現有的利益分配格局,然後訴諸科學證成有關決定,所有有自主意志的科學家都必須進行獨立的道德判斷,是否應該馴服於惡劣的現狀,而對官僚的政治決定有太多退無可退的讓步。

所有教導談判課程的課本都有這一條:不要因為要達成共識/成交而忘記自己本身的底線。道理好像每一個人都懂得,卻往往知易行難,因為這需要道德上的勇氣(尤其是對權力說不)。莊陳有引述《小王子》引得好:「唯有心才能看得清楚,眼睛是看不見真正重要的東西的。」學生為什麼會犧牲少年無憂無慮的美好,大人們應該好好讀一讀《明報》報導引述何郭佩珍中學學生罷課的一句話:「我的犧牲微不足道」。

這就是面對權力、面對看似難以改變的現狀最需要的勇氣,就是不服從、不自覺馴服的勇氣。

上一代的問題不應該留待下一代「處理」

上一代的人盡享經濟起飛的紅利,卻近乎沒有想過跨代正義(intergenerational justice)的問題。對應環境問題的政策大都是口惠而實不至,世衛多年前已經確定空氣污染是全球第一大的環境健康風險,全球每日便有接近二萬人因空氣污染而死亡;全球暖化已幾近步入不可逆轉的關口,大規模的極端氣候覆蓋及物種消失威脅著我們下一代的存活。

然而現時政府的行動卻告訴我們,似乎我們還可以有幾個十年可以等待。

學生就很清楚這個道理:為什麼學生會義無反顧地出來?活在同溫層的既得利益者,是否都會想像青年們全是被洗腦需要接受再(馴化)教育?假如官員們還有任何膽量克服自己內心的恐懼,走入群眾和大家對話吧(不是預先派籌的那種)。香港的民主化已經拖得太久,走出街的人都知道當權者的決定是錯的,唯有行動可以代替說話,改變應該就在當下發生,不論是政治,還是我們每天吸入的空氣。

那些還執著於諮詢程序或者是擴大版閉門會議的人是否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去為下一代建立有希望的未來?繼續用空洞蒼白無力的語言,包裝無心無力破局的懦弱,只會讓可以真正改變城市的力量遠離,加速香港沉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