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律政司長投訴何君堯律師的爛英語

2016/8/31 — 17:18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太平紳士大鑒,

近日有人致函律政司長閣下,不料函件成為城中熱話,本人讀後,對香港法律界英語水平之沉淪,深感震驚。我所指的,當然就是最近何君堯律師要求閣下加重對佔中雙學三子的判刑所寫的英文函件。我居港多年,早已對文法不通或用詞不當的破英語習以為常, 但香港法律界的英語依然會令我眼前一亮,直至我讀到何君堯律師這封英文信。此信行文錯處甚多,當中許多更屬於初學英語者的水平。一位資深律師,而且是前香港律師公會的主席,更曾留學英國(可惜其聲稱的母校Anglia Ruskin University我卻是聞所未聞),筆下英語竟如此破爛,實在令人震驚。何律師函中一再把眾數名詞寫成單數,尤為令我吃驚,儘管此等錯誤在華人使用英語時所常犯,但始終是屬於低級錯誤。

函中實例:

廣告

The community service orders and suspended sentence against them is (應用are)"

"The inappropriately lenient sentence(應加s)"

"A review of the sentence(應加s)"

但何律師有時卻把該用單數的寫成眾數,如"similar behaviours"。Behaviour幾乎總是應用單數的,何律師顯然是寫錯了。

廣告

以上臚舉者,俱屬低級錯誤,此乃無可爭辯,但何律師函件中尚有其他多處行文相當怪誕或拙劣。

誤用冠詞:

The student leaders… who led the outbreak of (應省去the) Occupy Central.

雖然華人時會誤用英語冠詞,也雖然運用英語冠詞的法則堪稱複雜,但鑑於Occupy Central(佔中運動)一事在媒體上已經廣為討論,沒有理由何律師尚未聽過有關冠詞的正確用法,這實在令人詫異。我們可以說 "the Occupy Central movement, 或"the Occupy Central protesters", 因為這裡的Occupy Central是用來修飾一個名詞。但當"Occupy Central"單獨使用時,則總是不需冠詞,這個用法,大家去Google一下即可。

何律師在以下一句中也再次誤用冠詞 "I would urge you to seek for (the) review",在這裡,是應用 "seek a review", "For" 字亦屬多餘,而且突兀。

用詞不當

這一句"there are public concerns expressed elsewhere which share such feelings".,意思含混,令人困惑,a public concern是不可以share feelings(分享感受)的,只有一個人或一群人才可以share feelings。我們只能推想,何律師這樣寫,是在嘗試說,對其選民就該判刑所表達的關注,其他市民亦有同感。但何律師那個寫法只會令讀者困惑。

誤用“as”

函中有這樣一句 "As you are duty bound to ensure that sentencing for each conviction case should be appropriately imposed."

“As” 一字若用於句首,後面就必要連帶一個子句,但何律師沒有這樣做,所以這句子就不完整了。現在何律師加了這個變成了多餘的“As”, 用意何在,實在難以觸摸,我們只能猜想,他是試圖製造一種類於廣東話中某些字眼的效果。但這樣的疑似中式英語(Chinglish)結果釀成了一個含義不明的不完整句子。

函中的"Obviously it doesn't happen"有兩個錯處:誤用時態和誤用縮寫。這裡的時態應是 "obviously, it will not happen",因為覆核是將會發生。還有一個初級的錯誤,就是這樣的縮寫不應用於正式信函,而是只應用於口頭英語。何律師用這樣的縮寫,令這函件顯得過於隨便、有欠莊重,這些錯誤加上誤用時態,在屬於初學者水平的中式英語使用者身上甚為常見。

英語水平如此低落,怎麼辦呢?香港人有權得到最高水平的法律服務。律師使用這樣的爛英語,顯然不可不受制裁,否則將會發出一個很危險的信號,那就是令人誤以為當局今後也會容忍類似的行為。為了平息民憤,本人希望閣下判罰何律師接受惡補英語課程,即使何律師就其爛英語損害了香港法律界的聲譽深表悔意,上述課程亦難豁免。

祝出入平安,闔家幸福!

 

憂心忡忡的香港市民

Stephen Thompson(唐肆啼)啟

 

圖:何君堯facebook專頁

圖:何君堯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