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毛記學習 銀髮「薯片」與他的愉快夥伴進軍 KOL產業?

2017/8/29 — 17:17

曾俊華 Facebook 片段截圖

曾俊華 Facebook 片段截圖

【文:劉景熙】

因三月特首選舉落敗後而轉趨低調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半年來只是偶而在慈善活動的宣傳露面,其未來動向一直廣為政商界關注;今日「薯片」復出第一擊,便是高調推出與「黑暗中對話」基金會主席莊陳有的 crossover宣傳短片,大玩食字 gag 呼籲捐款,三小時內達六萬收看人次和逾八千 reactions,筆者估計這只是「星級KOL曾俊華產業化」的第一擊。

毛記電視早前宣布上市大計,揭開背後的千萬 Bussiness Model,在上個財政年度,母公司毛記葵涌利潤達 3626 萬元,三大業務中,又以為客戶提供「一站式廣告方案」的數碼媒體業務最為賺錢,在今個財政年度收入超過 7,440萬元,是公司整體收入約八成。

廣告

有熟悉 Marketing 的朋友曾表示,毛記的 Bussiness Model 有別傳統廣告製作公司:從前廣告製作公司要尋找合作藝人,完成廣告後,再找媒體把廣告推出市場,面向觀眾;但毛記是「三為一體」,既是製作公司,又有自家「偽員」主播,甚至「腦細」自己也會下場(當然前提是客戶出得起錢),完成作品後,受益於今天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發達,可以放上自己的媒體平台網頁 Facebook、YouTube、Instagram 等宣傳,可謂肥水不流別人田。

如果說毛記主打年青人路線,方程式是「毛記 x 偽員 x 社交媒體」,那今日所見,前財爺的方程式便是主打「蘇杭街一號 x 薯片 x 社交媒體」。

廣告

蘇杭街一號是一所新成立的公司,按《眾新聞》昨天報道,由曾俊華心腹羅永聰(其前政治助理,被外界視為曾的幕後軍師)擔任唯一股東兼董事,另由廣告人鍾振傑(負責曾氏選舉時一系列「拍住上」的廣告)出任公司秘書。

商界風聲流傳,要在毛記下廣告,單是一個偽員出post,要約七至十萬;如果是大型廣告製作,起標價甚至是五十萬以上,尚未計算邀請天王天后的成本。

目前一眾「偽員」如盤菜瑩子、東方昇、專家 Dickson,他們專頁的粉絲人數約十至十二萬,「腦細」林日曦則是三十四萬;至於「薯片」曾俊華則是三十萬。

考慮到曾俊華的觀眾範圍,可說是跨年齡、跨階層、跨黨派的星級 KOL,而且有別「偽員」、「腦細」,作為一個有份量的政治及財經界「銀髮族」,不少上了年紀的港人也認識他,放於日漸人口老化的香港,其背後的市場受眾人數相信比毛記更大。

一個有如明星的政客、加上社交媒體的特性,兩者確是天作之合。在學者 Alice E.Marwick 的著作《Status Update: Celebrity, Publicity, and Branding in the Social Media Age》便曾經提出,社交媒體的本質,便是令用戶把自己當作「小型明星」(Micro-Celebrity)。例如 Facebok 用戶為了持續獲得朋友的閞注,會傾向以「明星─觀眾/粉絲」的角度運作自己的 Facebook帳戶,並小心經營自己在帳戶上的形象,就像不少人喜歡把自己「食好西」的相片放上 Facebook/Instagram,或者上傳個人照前一定把相片「美圖」一番,展現自己的生活和個人風格。

換言之,一個普通人,如懂得把自己的特點加以包裝,是可以用 FB 把自己「捧上去」,按筆者觀察,不少 KOL 都是用社交媒體把自己的愛好如寫文、畫插圖或打機而令自己紅起來(不論是有心經營還是被網民自然地「捧上去」);大家可以想像,如果這把利劍,交在一個本身已具備個人魅力的政客,在網絡世代,他的名氣乃至對社會的影響力,可以放大至何等程度。

以上的分析,是從傳媒和商業角度出發;當然更令人感興趣的是,曾俊華高調復出的背後,既沿用自己競選團隊為核心的新公司(而且公司的辦公室,屬於曾經支持自己的政協的公司持有),又表明希望以自己的經驗和知識,繼續與香港人「拍住上」,祝願「五年後」的香港更美好,在人氣重新上揚的同時,令人難免聯想,那位熱愛武術的劍撃教練,在 2022 年劍指何方。

(作者簡介:劉景熙,前報章港聞記者,主要跟進政治及教育新聞,現為英國列斯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政治傳播碩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