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0/23 - 9:05

君子遠前線

每次在煮飯的時候看新聞,都想起這句老師用以說明古人幽默的名句。

星期二上 ABC,這一次要煮的是秋刀魚。

老實說,每一次做煮飯都是買現成的冷凍肉,很少要這樣上課自己處理好一整條魚,秋刀魚對比起其他魚,已經算是非常好處理的。下刀前先要以冷鹽水洗魚,用刀背刮走魚鱗,在魚鰭位置以斜刀切走魚頭,再用刀從切口在魚腹一刀到肛門位置,用刀背刮出內臟,以冷鹽水洗淨之後切成三等份備用。

廣告

現在冷凍肉類也多數早準備好,自己動手還是第一次。切魚時有對到眼,好像不應該對到眼什麼的,看著它還是有點不忍把它的頭切走。想起日本的小學生好像就是要到農場工作,然後就送雞去屠場,那天午飯要吃親子丼。

雖讀男校,但是我不是 Bio 班,所以沒有做白老鼠或做低白老鼠的經驗。如果是醫生的話可能會好一點,而律師 Banker Sales 經常劏客,可能也會比較容易。做 Freelancer 老師只有被劏,沒有劏人劏動物的經驗。人長期在前線要保持高度專注和克制其實很難(Yes I said it),頭一兩次要殺豬殺雞可能還不習慣,但是你人做多了就會麻木。如果每次要切條魚都要做論文,那就做不了廚師,某程度上工作上的要求也同時在同化你改變你。

兩邊其實都需要更多的訓練和心理支援,尤其警察一面,但是他們既沒有也覺得不需要,更恣意對於到場的記者動手動腳。而除了他們一邊,這也是對於在前線背後指指點點的人說的話,因為他們人不在前線,有很多的決定不是他們做,他們眼不見為淨也就說什麼都沒有所謂。

多元包容本來就是群己之別價值,所以我們不應該過於嚴苛(前線對於其他群眾不像他們走出來也是,深黃就是藍),也同時鼓勵不同方面和階層繼續發言,那怕是林鄭都需要有個光頭警長平衡一下,這才見得一國兩制言論自由的偉大。

孟子千年之前就提出這點,其實很有遠見。如果中文不夠好,你把這文看成是割席篤灰文,那就說你必需多關注時事和有點批判思考。

有時候語文的問題,也是人格的問題,看記者會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