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否決之後(一)

2015/7/12 — 12:27

資料圖片:曾俊華

資料圖片:曾俊華

否決政改方案之後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翻開新的一頁。我們要做的是看清全局,再作總結和檢討以便定訂今後的行動方向。本篇首先觀察中共中央和中聯辦地下黨的動向

政改表決一役讓我察覺到中聯辦地下工委三個重要黨支部的實情,這就是民建聯支部、工聯會支部和港府支部。本應同屬地下黨所領導的三個支部一直以來對梁振英上台當特首本已相當不滿,對他的執政能力和處事方式時有公開的批評。這次表決事件更暴露三支部各自為政,表功爭寵,積怨已深,甚至出現洩密內鬼的大醜聞。一般來說,黨支部黨員只會直線聽命於地下黨派出的上級領導的指示沒有橫向聯係,所有協調工作均由上級領導負責。三個支部可能是同一領導人,也可能由二或三人分別領導。這一幕可看到的,是譚耀宗,葉國謙不是曾鈺成,陳婉嫻的直接領導人,曾、陳臨場又沒有收到領導人的協調指示,便自行決定行動,不聽譚、葉的指揮,不賣他們的賬。早前黃國健,王國興,葉國謙,馬逢國及蔣麗雲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先後向曾鈺成提出規程問題,要求曾主席嚴格執行裁決,引致曾鈺成當場發火嚴厲斥責:「我是負責按議事規則主持會議,不需要大家再提醒規程問題,大家在電視機前面還表現不夠嗎?」他們互相攻擊已經白熱化,公開化。所有件事充份看到中聯辦主任,地下黨工委書記張曉明領導不力,無法擺平黨內矛盾,也看到中共仍然把黨員藏在香港地下的荒謬之處。香港回歸之後,筆者一直呼籲中共中央應讓地下黨浮出水面,註冊成為合法政黨,明槍明刀全面執政管治香港,不要再用民建聯來遮遮掩掩。事件的發生,說明我的意見是相當正確的。

事件中,田北辰責備留下投票的議員無責任意識,即留下是錯,田北俊覆述中聯辦官員讚好,即留下是對。葉劉淑儀為跟了大隊而哭,即是跟大隊是錯。陳婉嫻為沒跟大隊而哭,即是跟大隊是對沒跟大隊是錯。筆者有此一問:如果站在共產黨的立場,究竟留下投支持票的八人做得對?還是跟大隊離場做得對?事關重大將會影響選情,張曉明沒有表態,不敢表態也沒有資格表態,只能採取模糊對錯,以安撫人心為重的對策應付,以便穩定大局。這樣下去地下黨內矛盾不會解決,中共一定要有一個說法,否則不能服眾。

廣告

中共常常想像階級敵人,外國勢力的破壞,辦事一向嚴密計劃不容疏漏,定要百份百保證,08年奧運天衣無縫的籌劃是一個好例子。因此,對中共來說表決甩轆和短訊洩密是非常嚴重的事件,不會不處理。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與港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握手的視頻,我看了五、六次之多,覺得與當年江澤民尋找董建華握手極其相似,只是這次不用眾裏尋他。習近平一踏進會議廳已面向曾俊華先伸出手來,讓我感覺他是預先安排了這個握手的動作不是臨時巧遇的應酬,而且只握一人便直接走去他的坐位再沒有和別人握手,好像完成一個任務似的。這是耐人尋味的。我預測中央會有大動作。

香港許多評論認為這是歷史重演,曾俊華將會是2017年被中共欽點的特首候選人,但筆者卻另有想法。中聯辦科長曾說:「有些職位是要黨員去做的」,試問特首這職位要不要黨員去做?當然是肯定的。自從中共幾經艱苦設計佈局才捧出一個黨員特首,近三年來嘗到自己人做特首的無數好處,以後必定要自己黨員當特首不會改變,除非大形勢有所變化,才會改變政策。這是中共達致全面管治香港的重要體現,比三年前大進一步,若然再回用前朝高官或統戰對像就意味着中共的退讓妥協,時至今天我未曾看到中共有妥協的趨向。這次政改一役爭持得如此厲害理由在此。曾俊華不是黨員不會被欽點,加上年齡健康情況,他想做特首的意欲也不高。

廣告

然則,這個「習握手」又如何解釋?我的推想是:梁振英氣數已盡快下台,中央打算由曾俊華像曾蔭權那樣補上暫代餘下任期以求平息民怨,爭取時間整頓隊伍重新佈署2017年特首選舉的人選。也許,等待梁振英上京,李慧琼率領民建聯隊伍上京面聖之後,一切答案自有分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