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含淚投票或單純表態之外的選項

2016/2/18 — 14:48

圖左:楊岳橋,圖右:梁天琦

圖左:楊岳橋,圖右:梁天琦

【文:梁繼平 前港大《學苑》總編】

選舉政治與社運政治的最大分別,在於前者有規則、輸贏分明;後者沒規則、意義由人演繹。故此,選舉比社運更吃重策略及權術。

本民前藉著旺角衝突吸引大量關注,而支持者因受打壓而意志高昂,其選舉形勢由劣轉盛,網上風頭一時無兩。但本民前難以獲得起碼十萬票以上、在簡單多數制下擊敗周浩鼎(2012年建制於新東得二十萬票),勝出是次立法會補選,原因有三:

廣告

一、缺乏長期地區宣傳:本民前作為新選舉組織,宣傳時間短,知名度較低,特別於作為全港第二大選區的新界東(940,000人),宣傳難度遠超過集中一兩條邨的區選;

二、泛民支持者保險心態:除溫和泛民基本盤外,不少不排斥本土、甚至同情武力抗爭的泛民支持者,因著保險心態,會投楊岳橋;

三、勇武路線未有主流認同:這不是本土支持者的錯,因為其理論是偏重得到critical mass的支持,但套落是次選舉就變成弱點。

本民前贏出機會較微,但他仍然有能力左右選舉結果。因新界東擁有相對龐大、30歲以下的青年群組(177,000人),而當本土甚至勇武路線得到愈來愈多青年人支持,再加上網絡紅人的聲援,本民前是有可能拿到萬位票數,但實質數字無人能知,此創造了一個uncertainty。雖然本土支持者沒有責任投給理念不盡相同的泛民人士,?票一說難以成立,但客觀上他們的投票意向有能力左右楊岳橋的贏敗。

廣告

本土支持者可以按著甚麼目標或利益去投票?有起碼三項:

一、短期目標:將梁天琦送入立法會做半年;

二、短期目標:即使不能勝出,仍可將港人對武力抗爭的支持,轉化做選票,壯大勇武本土路線的聲勢,並評估下屆立法會選舉的贏面;

三、長期目標:將梁天琦送入下屆立法會做四年。

簡言之,目標(一)難以實現;目標(二)及(三)均有可能,而目標(三)的實現與目標(二)無必然關係。若果本土支持者全數投票給梁天琦,而周浩鼎勝出,本土派會有甚麼損失呢?起碼有三項:

一、短期損失:若本土派錯估形勢,在缺乏準備下得票低落,會大挫勇武路線的正當性及氣勢;

二、長期損失:本土派將失去游離於泛民與本土之間的支持者,如上述,他們不排斥本土、甚至同情武力抗爭,有可能是未來本土派候選人的票源之一;

三、長期損失:政府有機會調動議程(我認為不能低估政府破壞規矩的可能),修改議事規則,再壓縮議會抗爭空間。

綜合以上目標與損失,本土派支持者除了含淚投票或單純表態之外,可以怎樣投票?本土派支持者不是蠢的,「顧全大局、投楊岳橋」當中除了大局之外,更為泛民免費提供政治權力及資源。故此,我認為本民前可以「exploit the uncertainty」,即利用梁天琦得票的不確性,去與泛民進行交易,爭取自身最大利益。泛民可能會想,梁天琦只可得數千票,無關痛癢,不用理會,但他們則要承受若果梁天琦得票數萬時的代價,包括泛民失去一席、無法順勢將政壇初哥楊岳橋送入立會爭取曝光等。此心理可為本民前創造籌碼,協商如下屆立法會泛民於新東要減省一張選票、楊岳橋改選其他議席等安排,確保下屆本土派可以送梁天琦入立法會,同時爭取時間組織支持者、建立宣傳團隊,更有把握取下未來九月的選戰。

此策略的難度不單在於泛民是否妥協,更在於意志高昂的本土派支持者及其領袖。我不知道泛民/本土派會否覺得我天真,我只知道泛民單純叫本土派顧全大局是更天真的事。而政治是一潭濁水的意思,就是它無可避免會涉及權術與妥協。

然而,旺角衝突與本民前參選立會的時間重疊,突然間選舉的結果上升至對武力抗爭及本土路線的追認,此關涉到本土派的路線存亡。若沒有更好的選項,如上文所指的泛民跟本民前之間的協調,本土派支持者(包括我)投梁天琦是合理、無可指責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