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含淚為福音盛會禱告

2016/3/4 — 14:0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已經對着電腦好幾個鐘頭,一直不知如何落筆。事實上,我曾經多次考慮不寫為妙,皆因此事牽連甚廣,怎樣寫也很難不得罪人。不過,這些我都不是很介意。最困擾我的其實是:我實在難以用八百字來精準表達自己正處於「同意」與「不同意」狹縫之間的困苦。

對於2017年的大型聚會,我是真心感覺自己含淚為這佈道會禱告。

公平點說,網上對某大型佈道會的批評並非全是公允的。

廣告

一)對我來說,福音從來都不能以成本計算。靈魂是無價的,就算花費二千萬只拯救一個靈魂都是值得。若我們單以果效衡量福音,二百年前西教士就沒有來華的理由了。

二)另外,若說佈道會某些工作成員「不堪入目」,雖然我的政治立場令我對此略有同感,但這也不構成反對佈道會的理由。三)有人說這佈道會的動機不純,好大喜功,這個我更不同意,最少我所認識的同工都是真心傳福音的人,都是真心打算做一件好事。

廣告

不過,這個「真心做好事」正是我流淚的原因。其實,另一邊廂,我也深感批評者的無奈。教會活在自己舊有的屬靈模式,抽離現實社會的窘局,以為重覆昔日的板斧就能解決一切。因此,整個問題的核心,我認為,其實不在於大型佈道會這佈道方式,而是整件事背後積壓多年的問題——教會與社會時代脫節。

不過,對於這「真心的好事」,我是不會反對的——我從不反對任何一個宣揚耶穌是主的機會——即或這聚會其實背着教會更深層次、更應處理的問題也好,杯葛這聚會不能改變教會的軟弱。更重要的是:教會的軟弱從來都不能阻擋福音的大能。這是我思想這課題時一直環繞我的經文:「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腓1:18)自從上年我寫這專欄開始,我不斷強調教會應離開舊有的屬靈模式,並更多以社會關懷作福音的見證。不過,若有教會仍然停留在舊地,甚至反對我的立場,我從都不否認福音的大能仍然在她身上彰顯——即使是膚淺的也好。

因此,這大概是我的猜測:到時候,2017年,大概有一些人真心信主,有些人表面地信了主,有些人從此改變他的生命,有些人加入了離地的教會,有些人以舊有的屬靈模式成為基督徒,日後被教導要「順服掌權者」,甚至,將來參與反對我的行列。不過,這又何妨呢?我實在含淚的說,這又何妨呢!

因此,我的禱告是:我祈求主愛臨香江,更祈求主光照教會。這是我的立場,求主幫助我。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