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克儉讀書狂言解毒

2015/12/7 — 10:51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資料圖片)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資料圖片)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早前表示,自己一個月會看30本書,搭一程十多小時飛機能看十幾本書,輿論譁然。謊言太爛,成為笑話。12月3日。他出席一個生涯規劃活動時,侃侃而談,滔滔大論,公開剖析他的讀書攻略,橫掃罵聲,自命不凡。原來他所謂「讀書」,其實包括「看書、雜誌、刊物」。他聲稱在1976年大學畢業後,一直要求自己每月都要閱讀30本書籍、雜誌、刊物。他認為有人會覺得讀書很辛苦,但他反問每天吃早、午、晚餐又是否辛苦。他指讀書已經成為自己生活一部分,一週讀完6本週刊,總之一個月就讀完24本,所以30本書根本就是「濕濕碎」。最近他吃飯時讀完兩本雜誌,沒有消化不良,其中一本是《今日中國》,讓他知道中國作家在世界科幻小說上取得佳績。然後,他反過來唾面自乾,認為讀多少本書根本毫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心涉獵不同範疇知識,又指閱讀雜誌對自己職業生涯很有幫助。



恭喜吳局長!從1976年至今,他已經看了超過14000本書。常言道: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一本書或雜誌或刊物,薄薄的至少也有100頁(其實很多書動輒400頁),以每頁至少200字計算(其實已經嚴重低估),一本就有至少20萬字,一個月看30本,平均一天看一本,扣除至少15小時正常工作、睡覺、如廁、吃飯時間,只有當大家假設他沒有任何家庭、朋友、雜務、運動、閒暇、寫作生活,才能做到平均每一秒鐘看至少6.2個字,趨近正常人的讀書速度。可以想見,如果吳局長很坦白,他一定是個孤獨精。不過,如果他把餐牌、賬單、墊枱紙當作刊物,那就會另當別論,而我們也會對他的語言偽術刮目相看。

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吳局長坐長途機公幹,就開始發揮他的小宇宙,平均一小時讀一本書20萬字,再假設他不吃不喝不撒不睡不打呵欠,平均每一秒鐘至少要看55.6個字。這種驚人速度只讓我立即想起毛魔王大躍進時代的衛星田。人有多大膽,腦有多大產,別人畝產萬斤,自己秒讀半百,真是濕濕碎。當然,如果他把飛機餐牌、購物指南、救生指南當作刊物,那也會另當別論。

對於有濃厚讀書興趣的一般上班族來說,每週看書500頁,持續數年,如有恆心,應該可以做得到,不過這已經是一個正常人閱讀速度的上限,無需強求增速,否則本末倒置。以我自己來說,所讀的書平均約有350頁,一個月從頭到尾讀完大約6本書,既不可能也不需要每月讀到30本書那麼多,以免讀書變成了苦差而非樂事。儘管我經常看報紙、雜誌、刊物、網上新聞、網上文章、辦公文件、餐牌、賬單、廣告、墊枱紙,但卻從來不把它們歸類為「讀書」的「書」,當然也不會把那些我只看過封面、目錄、序言的書稱為「讀完的書」。無論如何,讀書是興趣,不是義務;為求自我成長,不是用來對人炫耀,更不是用來對人撒謊、再撒謊,然後講句濕濕碎。

當然,我承認世上的確有不少讀書海量的人。一年讀完近千本書的,大有人在。但那些是每天花至少10小時連續讀2至3本書的作家或知識人,不可能是香港教育局局長。否則吳克儉恐怕要跟大家解釋一下他在正常上班時間究竟在幹些甚麼。吳局長每月讀完30本刊物、10小時航班上讀完10本刊物,根本是個不符身分的低級謊言。

以我的習慣而言,到書店後,找一些主題吸引的書,先看封面、封底、目錄、序、跋。有興趣的,就讀完整本書;沒興趣的,就會放下,然後找另一本。然而,我絕對不會聲稱自己剛剛讀完了那本書,否則自欺欺人。

這次他主動解釋何謂「書」,包括雜誌刊物,已夠令人瞠目結舌。其實,下次他也可以任意解釋何謂「讀」:看完封面、封底、目錄,瞄瞄序、跋,然後如洗撲克牌般嗅嗅書氣,讀完!如果他這樣做也算是「讀書」,每日一本,當然濕濕碎。如果你再跟他認真,你就輸了。嘴巴是長在他臉上的,隨他去吧。

不過,有一點還是不吐不快。讀甚麼書,成甚麼人。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只不過是自我陶醉的自大狂言。問題的關鍵根本不是很愛讀書,也不是讀很多書,而是讀甚麼書、以甚麼心態讀書。一個人的人格與成就,跟很愛讀書無關,跟讀很多書無關,而是跟讀甚麼書、以甚麼心態讀書直接相關。

毛澤東讀很多書,希特勒讀很多書,吳克儉也讀很多書。毛澤東讀二十四史、《資治通鑑》、《水滸傳》,擷取權謀與奇技淫巧,還要把書堆滿那張寬大的木板床,然後對文工團情婦大發淫威。他讀很多書,又學以致用,但卻是古往今來殺人數目最多的人。至於希特勒讀了甚麼書,可以參考美國民間學者賴貝克(Timothy Ryback)所著的《希特勒私人圖書館》(Hitler's Private Library)。從莎士比亞、叔本華、費希特到格蘭特(Madison Grant)的《歐洲歷史的激進基礎》(The Radical Basis of European History),希特勒每晩讀一本書,速度與吳局長相若,但觀其劃線與書內筆記,即可呈現一顆頑固閉塞的心靈。光復柏林前80天的希特勒地堡書單,尤其是把昔日弗德烈大帝的解圍投射到四面楚歌的自己身上,更是相當有趣,敗寇至死不悟。畢竟,心術不正的人讀再多的書、讀再好的書,都是沒有意義,因為他們只懂吸取糟粕,想入非非,不懂批判思辨,反省自己。遑論一大堆只有興趣讀劣質書籍的土包子。

極度崇拜毛澤東的習近平最愛讀的兩本書是張維為的《中國震撼: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以及金一南少將的中共黨史《輝煌苦難》。讀完之後,他還要找人批准出版一本「習語錄」《習近平經典引句解讀》,舞文弄墨一番:「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飯,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天下事有難易乎?為之,則難者亦易矣;不為,則易者亦難矣。」簡直廢話連篇!讀這些書,寫這些話,豈是大家的心靈雞湯?這些書,我翻一翻,笑一笑,放下來,不再看,以免浪費生命。真不知吳局長是否一直浪費自己的寶貴生命呢?

總而言之,我鼓勵大家讀好書、端好心,不是猛讀書、亂讀書。以我自己來說,今年至今,我僅讀了80本書左右,遠遠及不上吳局長,但我有把自己讀完的書名和作者記錄下來的習慣。翻閱之後,謹把在這年度我親自讀過的10本好書與讀者分享:Even Osnos《野心時代》、Samuel Laurent《ISIS大解密》、張振成《敬愛的領袖》、周榆瑞《徬徨與抉擇》、余杰《從順民到公民》、白邦瑞《2049百年馬拉松》、滕彪及王天成編《回到革命》、周保松《自由人的平等政治》、東野圭吾《當祈禱落幕時》、譽田哲也《一人靜》。我懇切期待吳局長的公開書單,應該對他不難,絕對是濕濕碎。除了那本國產《今日中國》雜誌之外,還有甚麼書、雜誌、刊物,願聞其詳。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